隆阳乡耕作品展(十二)丨舌尖上的乡愁——瓦窑松花

隆阳乡耕作品展(十二)丨舌尖上的乡愁——瓦窑松花

作者:王菊凤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73 更新时间:2020/7/29 15:59:51

  ​松花是瓦窑人的味蕾记忆,一年不吃几次松花,日子就像丢了魂一样。

  松花,顾名思义就是松树的花朵。但是,我现在所说的松花并不是泛指,而是专指马尾松的花。每年二月左右,马尾松枝头就会长出许许多多毛茸茸的柱状花苞,上面长满了刚成型的玉米似的颗粒。

  在春风的轻轻抚摸下,松花苞渐渐长大,进入三月不久,松花就可以陆续采摘了。采摘松花可有讲究了,不能见苞就摘,得看苞上的籽粒。如果籽粒顶端还有橙黄色的“松毛”,那就说明松花还没有成熟,也就是老人们俗称的“布布条”,抖不出花粉,摘回家就是白费力气。只有那种籽粒溜溜光滑、饱胀得要破裂似的,呈紫红或 “橄榄绿”的花苞才是完全成熟的,这种花苞抖出来的花粉瓷实香甜,又多又纯。

  童年时期,采摘松花苞是我们的最大乐趣。早晨一放学,刚刚踏出教室门的几个小伙伴就嘀嘀咕咕相互邀约。生怕耽误了采摘时间,于是,中午的教室外面就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挎篮。只要老师一声宣布放学,我们就箭一般飞出教室,背上挎篮冲向松林,猴也似的爬上松树,各显神通摘松花苞。霎时,欢声笑语在山间激荡,和着沙沙的松风,美了山乡,幸福了童年。夕阳西下,我们披着余辉、绽着笑颜满载而归。

  接下来就是抖松花粉了。抖松花粉可有学问了,先将一篮子采好的花苞用一块完整的塑料布包住,这叫给花苞“发酵”。发酵后的花苞更容易把花粉完全释放,但发酵的时间不宜过长,如果掌握不好“火候”,发酵过程中产生的水蒸气凝结在塑料布上,先跑出来的花粉粘在上面抖不下来,至少一半的辛苦劳动成果就付之东流了。

  抖好的松花粉十分轻滑,颜色金黄金黄的,一下侍弄不好,调皮的它就会随着微风溜走了。所以呀,就得像照顾婴儿一样地进行晾晒,它才会乖乖地挥发掉水分,留下来供我们享用。晾晒好的松花粉属上等食物,是大自然赐予我们的珍馐美味。

  在瓦窑,食用松花最美莫过于炸松花饼了。

  将晾晒好的松花粉,用水搅成糊状,搁置一会儿,就会凝成一个粉饼,再把粉饼小心翼翼地捞出来与糯米粉按1:1的比例混合,用水和成面团,然后做成小饼用油炸。和面团时加水的多少是个技术性很强的经验活,水少了饼不粘合,水多了粘手放不下。水的多少不但影响松饼的形状,而且决定松饼的口感。恰好的水分在油温的催促下,慢慢地从饼里钻出来,悠悠地飘散,带着阵阵香风钻进小孩子的鼻孔,化成满嘴的渴望咕嘟咕嘟咽下肚子,油水儿走过的路,在饼上留下细密的小孔,使松花饼酥脆松软。

  松花饼最好用自家的核桃油炸。刚下炸的时候会“哧溜”乱响,所以有人戏称它为“哧儿粑”。另外一种说法是刚出锅的松花粑粑金黄油亮,燎泡爬的满满的,一口下去咬破上面的“燎泡”发出哧儿的响声,所以叫哧儿粑。有人就好这一口!我想在那个年代一来是馋涎欲滴按捺不住,二来是肚里清汤寡水急需下肚吧!

  炸松花饼一直是故乡瓦窑的大典。过去,由于生活物资困乏,很多人家精打细算过日子,松花粑粑不是想吃就做了吃的。只有逢年过节时,才炸一大盘饱饱口福。如果过年过节也不炸,那么说明这家人确实是穷得厉害了!或者说小气(吝啬)得比葛朗台还厉害!现在是外出打拼的人归家时要炸松花饼,金黄的松花是浓浓的乡恋,香甜的滋味是归家的幸福。无论走得多远,松花饼总是瓦窑人味蕾的思念,想起她,就想起巍峨的道人山、奔腾的澜沧江。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松花粉只能与糯米面骖合做粑粑吃。近几年才发现,松花粉有多种吃法,怎么吃按现代流行语就是“百搭”!怎么吃也香!我知道很多人和我一样,都是“通吃”的人!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松花粉不仅有“美人井”的传说,还有作为贡品,每年春季向皇上进贡的记载。文人诗圣们更是对酒当歌,抒发情怀,留下了不朽的诗篇。

  松花粉不光可以吃,还可以入药。花粉对皮肤的作用在众多的典籍里均有记载,清朝医学家吴仪洛在《本草从新》中指出松花粉“善糁诸痘疮伤损并湿烂不痂。”《本经逢原》也认为“松花润心肺。益气除风湿。今医治痘疮湿烂。取其凉燥也。”在1985年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明确指出“松花粉燥湿,收敛止血。用于湿疹、黄水疮、皮肤糜烂,脓水淋漓,外伤出血;尿布性皮炎。”

  我们都知道婴儿湿疹是免疫系统疾病,在发病期间,症状时轻时重,反复发作,孩子发育健全后,湿疹一般会自动痊愈。湿疹有两个主要的表现:一是皮肤红肿,一是皮肤瘙痒。小孩会忍不住用手去抓痒,往往容易抓破皮肤引起感染。而目前市面上用于湿疹的药品,大多是激素类、抗生素类或是收敛性化学药物,副作用较大。

  未破壁的松花粉有很强的吸水性,可燥湿收敛止血,外用可祛风止血、爽身消炎,对皮肤无刺激、无过敏等副作用。松达婴儿护肤松花粉良好的吸湿性,可以迅速排除皮肤的湿气,吸收因湿气而产生的外露的组织液,保持创面的干爽,促进创面的愈合,最主要的是松花粉中的黄酮成分具有显著的消炎止痒的作用,可减轻孩子的痛苦,有效地控湿疹的症状。而松花粉中富含维生素、氨基酸、微量元素、酶类等多种生物活性成分,能够全面补充肌肤发育所需的营养,减少湿疹发病的频率。正如宋·苏东坡《松粉歌》中所说:“一斤松花不可少,八两蒲黄切莫炒,槐花杏花各五钱,两斤白蜜一起捣,吃也好,浴也好,红白容颜直到老。”

  勤劳的百姓靠山吃山,过去是用大自然的馈赠养命,现在是用来养心养性。正所谓: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煮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