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马:流于民俗的一方慰藉

甲马:流于民俗的一方慰藉

作者:杨建桂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030 更新时间:2016/7/11 8:39:41

  逢年过节,红白喜事,祭祖拜佛,保山人都会恭敬虔诚地焚烧一些包钱纸火,同时口中念念有词,诸如祈祷家运繁昌、身体安康一类的祷辞。随着纸火的熊熊燃烧,仿佛祈愿已在冥冥之中被诸神接纳,随之,一种释然,一份慰藉便会由心而生。至此,你或许便会产生一种疑问:这种在民间广泛使用的包钱纸火究竟从哪里来?不瞒你说,它们全都出自于本文正在述说的甲马。何谓甲马?一句话,这就是你我非常熟悉的用于祭拜神灵与祖先的纸火印制版本。除却少部分由小商贩们从外地购入,目前,我市市面上广泛流通的甲马大多出自于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张元文之手。

  走入古籍,你会发现,甲马,古已有之,且保山的甲马历史绝不少于500年。明初,古永昌迎来了历史上的最大一次移民潮,中原地区的民俗文化、礼仪,包括甲马也随之传入。至此,你或许又会产生某种疑问:在现代文明广泛充斥于每一个方寸,人们的每一个生活细节无不打上科学烙印的今天,甲马这一仅仅游走于人们自我慰藉境界的产物又何以能够穿越茫茫历史时空且几近原汁原味地流传至今呢?民俗专家们研究发现,民俗文化是以人们的信仰为核心的一种心理活动与操作行为,而甲马文化便是最最典型的代表。专家们就此解释道: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可在民间宗教信仰观念里,人生中的诸多不如意之事都是因为开罪了自然之神才引得这些神灵迁怒于人的。于是人们虔诚地敬仰这些神灵,给这些神灵贡奉祭品,祈望神灵的护佑,从而在心理上获得战胜困难的精神慰藉而继步向前、生生不息。此外,甲马文化其实也是劳动人民智慧的体现。黎民百姓的祈愿方式既要简单又要方便,同时又能直白他们的心愿。于是,他们将想象中的特定神灵刻绘在纸上,将心愿写在对神灵的膜拜中,通过焚烧写满了祈愿的种种纸火以期达到与神灵的沟通。他们相信,神灵一定会下凡人间保佑他们。这样,祈愿者便可以在未来的人生旅程上轻装上阵,走好自己余下的每一步。于是,就算现代文明已深入到千家万户,可只要这种民俗信仰还根植于民间,甲马文化就不会消亡。走入民间,你会发现,什么样的神灵可以帮助你渡过什么样的难关,什么样的甲马制品可以实现你什么样的祈愿,几乎每一个虔诚的祈愿者都可以与你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如若说,甲马是靠着强大的精神慰籍力量而长存于民间的,那么甲马人张元文的苦旅人生便让人心生敬畏了。

  笔者走访获悉,张元文为隆阳区板桥镇卧佛村人氏,1953年出生。28岁那年,因不慎从脚手架上跌落导致下肢瘫痪,从此,与床笫为伍便成了他一生的注定。可在现实中的折翅却并没有让他自暴自弃,为了生存,从人们纷纷为神灵、先祖与亡灵的祭拜上,他首先想到了制作甲马。没有木板,便尝试着在小木凳的背面镌刻。尽管此间的镌刻根本就是那么一回事,可那毕竟是他甲马人生的头一遭,也是其人生转折的一个新坐标。床笫上,他忽而身若犁杖,忽而高昂头颅,俨然一位拓荒者,且这一干,就是整整34年。伴着刨花与木屑的满床飞舞,一双奇大无比的手渐渐变得骨节粗大。其摇晃的床榻也在他满是厚茧的手中成了不是作坊的作坊。各种各样的凿刀彰显着他艰难的一生,一如其床头孤悬的那一盏灯。

  张元文告诉笔者,按正常工序,镌刻一块甲马大约需要两天时间,可为了生计,他却必须日夜加班。而如此劳作一年,他竟能镌刻400多块。累了,困了,两眼一闭,头枕床沿昏昏睡去,有时手被刻刀划得鲜血直流也浑然不觉。34年如一日,且始终以一个仰卧的姿势持刀劳作,时至今日,经其手镌刻的甲马作品已达100余种1000余件。正所谓“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走入其卧榻,同时也是他的作坊,你会发现,他的甲马雕刻,线条流畅,笔力遒劲,其神灵与各种神兽的造型栩栩如生,大有巧夺天工之妙,且由此达到了精神与物质、审美与实用的完美统一。在小商小贩们眼里,他的甲马作品不过是一个印制工具,可在众多民间收藏家眼里,他的甲马其实就是板画,就是艺术珍品,并纷纷抢购与收藏。一个羸弱的残疾之躯,为了生存竟能暴发出如强大的生命力。他的故事让人为之动容,也让诸多自暴自弃者为之赧颜。如若甲马本身就是人生的一种自我慰藉,那么,他自强不息,由甲马至达的艺术境界就当是透过甲马,生活回馈于他的另外一种至高无上的慰藉了。如此,面对朗朗晴空,你我又有什么理由可以终日抱怨命运的不公而怨天尤人的呢?

  甲马堪称民族民间文化的活化石,而作为我省甲马文化的传承人,张元文也自当受到人们的敬重。敬重本身首先是一种肯定,因为他不仅传承了甲马文化,同时也在这种传承中养活了自己。如此,2014年,云南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将其评为“全省自强模范”也就不足为怪了。

  甲马因张元文而璀璨,张元文因甲马而存美留芳。

  日月如梭,沧海桑田在民俗的精神境界里,人们不会忘记甲马,自然也不会忘甲马人张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