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山“五贵桥”的传说

保山“五贵桥”的传说

作者:文广体局…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612 更新时间:2016/6/12 9:52:49

  在保山民间流传着一个“五贵桥”的传说,这个传说和保山历史上的袁氏街的袁文典、袁文揆五兄弟有关,现在保山市第二人民医院南面下水河路口还有一家商店叫“五贵桥商店”。

  袁家是明代前期自江南上元移民到保山的,袁家的先辈是来保山做官的,到清乾隆年间已经成了名门望族。当时的老保山城有条街就叫袁氏街,其旧址为今天正阳南路起与上下巷街相交汇处(今百货大楼前)的十字街、北止与保岫东西路相交汇处(今攀月楼前)的大十字街这一阶段。在1942年保山“五四”被炸才被炸毁。

  话说袁氏街内的一个叫袁枫溪的大户人家娶了两房夫人,生了五个儿子,个个能诗善文,才华横溢,远近闻名。其中大哥袁文典、五弟袁文揆尤为著名,人称“二袁”,在清代云南文学史上有着重要的影响。但袁枫溪的这五个儿子都是二房夫人侯氏生的,正房夫人郑氏一个也没有生得,个中自有原委。

  袁枫溪成人后就迎娶了门当户对的郑氏,小俩口在生活中也恩恩爱爱,但就是不见郑氏的肚子大起来。春去秋来,一晃多年,虽然到处寻医访药,却不见效果。眼看就要过不惑之年,家族里的长辈急了,说服了郑氏,为袁枫溪娶了个二房夫人侯氏。郑氏倒也把自己的希望寄托给了侯氏,待她如姐妹。

  自打侯氏进了袁家的门,袁家上上下下就全都看着她的肚子。谁知侯氏的肚子也像郑氏的一样,一天又一天也不见大起来。

  袁枫溪见娶了新夫人也不见肚子大起来,只得到处求神拜佛,谁知拜遍了保山坝子周围的寺庙道观还是不济事。他暗自郁闷,自己好好的身体,咋就不能留个种呢?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难道自己真的要做一个不孝子吗?于是积郁成疾,病倒在床。家人见主心骨病倒了,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到处抓药给袁枫溪,却不见效。

  一天一个走江湖的算命先生走进袁氏街,走累了就在袁枫溪家的门楼下歇息。恰巧被大夫人郑氏看到,郑氏便问这个衣着粗旧满脸倦容的算命先生说:“先生从何而来,为何坐到我家门前?”

  算命先生摇摇手中的幌子说:“这位大姐,我是从西山北冲出来混饭吃的。谁知道进城两天了都没有开张,这又热又渴的只得在你家门前歇一下,不知能否给瓢水喝?”

  大夫人郑氏倒是个菩萨心肠的人,见这个算命先生说了实话,并把他邀请进家门,给他端出来了茶水饭菜。

  算命先生吃了好心人给的茶水饭菜,一下子就恢复了精神,说:“感谢老大姐,不知如何回报你的好心肠,我这身上还真的一个铜板也没有了。就给你家看个风水算个命什么的,算是回报吧。”

  大夫人郑氏听了,便把丈夫因为不能生育而积郁成疾的事情给算命先生说了。算命先生便叫郑氏扶着袁枫溪出来,为他把了脉看了相。然后说:“我看袁大哥的身体并无大恙,家中风水也阴阳协调。待我在你家周围走上一圈,看看大的风水格局。”

  算命先生出来转了一圈再回到袁家,便对袁枫溪和郑氏说:“大哥大姐,我出了你家往南看,一条阳关大道往南去,那代表着你们家的子嗣之路是贯通的,只是上下水河像一条青龙一样,拦腰冲断了这条阳关大道。你们家应该去河上架道石板桥,把子嗣之路连接起来。”

  算命先生走后,袁家便请人到河上架桥。架桥的工匠抬来了一块石板,袁枫溪说:“太窄了,既然做好事,就要做到底。这南来北往的人马车辆相遇,在桥上要能够错身而过的。”架桥的工匠一连抬来了五块石板,袁枫溪才觉得桥面宽度适中。

  谁知道世上还有这么灵验的事情,桥才架好,二夫人侯氏的肚子就大了起来。在袁枫溪四十一岁时,侯氏终于为他生下了一个大胖儿子。这一生还不打紧,在后来的岁月里,又连续生了四个儿子。

  袁枫溪的这五个儿子,个个知书达理,有的中了秀才,有的中了举人,成了百姓眼中的达官贵人。于是老百姓提起袁家架设的石板桥时,就把这座原本无名的石板桥叫成了“五贵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