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王屯:滇西抗战大本营

马王屯:滇西抗战大本营

作者:杨晓富  …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461 更新时间:2012/9/12 22:39:02

    板桥镇马王村历史悠久,三国时,诸葛亮武侯南征,军马粮草曾扎营于此,称“马房屯”,后来从车家湾搬入头上镶有骏马的“天王神像”一尊,故此将“马房屯”更名为“马王屯”。1943年秋,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指挥怒江抗日反攻战役,把中国远征军长官部由楚雄向西推进移至保山马王屯,抗战胜利后,称马王屯为“立煌营”,而当地百姓却仍习惯叫它为“马王屯”。
    马王屯坐落在保山坝东北的山坡上,背倚东山,面朝坝子,连接公路,四周松林蔽日,极具掩蔽性。这个原本不起眼的小山村,因卫立煌将军设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部于此,坐镇指挥滇西大反攻,成了滇西抗战的大本营。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寇先后占领了缅甸和泰国,继而进逼中国和印度。1942年3月,国民政府组织10万中国远征军出国作战。杜聿明率第5军先头部队仓促入缅,由于统帅部的失策、英军亚历山大(Alexander)的掣肘及其他原因,缅北同古作战失败,英缅军被打垮,中国军队损失惨重,10万远征军的归国退路被切断,杜聿明和戴安澜被迫率残部翻越野人山,孙立人率新1军随约瑟夫·史迪威(Joseph  Stilwell)辗转印度兰姆伽集训。5月1日,日寇占领畹町,5日抵达怒江惠通桥,并派出54架战机对滇西重镇保山实施狂轰滥炸。惠通桥守桥工兵总指挥马崇六当机立断,下令炸桥,阻敌西岸。当时中国唯一的对外交通线——滇缅公路亦被截断,怒江以西国土全部落入敌手。
    1943年4月,蒋介石决定再度组建中国远征军。7月,在成都赋闲的卫立煌被蒋介石召回到重庆,亲自接见,恢复上将军衔,让他出任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远征军司令长官部原设在楚雄,卫立煌到任后,为便于靠前指挥,将司令长官部移至滇西保山县板桥马王屯,仅距怒江前线70余公里。这里原是战略物资仓库群,保山“五·四”被炸后,战略物资运走一空,余下30多间空房。远征军司令长官部设在马王屯南面山坡,共占营房10间,设有100门电话、电台及其他军事设施,北面山头是武器弹药库,东面山头驻守高炮防空部队。史迪威派来的盟军顾问窦恩(Dorn)准将和联络组住在董家山的长凹子,共占营房6间。卫立煌将一座库房略加改造后,作为他的办公室兼寝室,近两年时间里,他在马王屯积极策划滇西大反攻,制定作战方案,下达反攻命令,直至抗战胜利。
    1944年5月10日,远征军各路参战部队集结怒江东岸,等候长官部的命令。5月11日凌晨,马王屯远征军长官部灯火辉煌,人影穿梭,作战部、参谋部、情报处、军需处紧张异常,一片繁忙。指挥部里,卫立煌目不转睛地看着手表,终于拿起电话,庄严下达作战命令——“中国远征军滇西大反攻强渡怒江战役现在开始!命令第二十集团军所部、第十一集团军策应部队即刻渡江,限拂晓前全部到达西岸,迅速向高黎贡山挺进!”
    伟大的滇西反攻战役打响了!
    滇西大反攻的首战是高黎贡山拉锯战。进军的号角吹响,第二十集团军在霍揆彰总司令率领下,冒着枪林弹雨,瘴毒虫豸,分左、右两路挺进高黎贡山,左路攻击大塘子、南斋公房、灰坡等敌人主要据点,右路攻击冷水沟、北斋公房、马面关、桥头等敌人主要据点。敌人在山上修筑永久性、半永久性防御工事,居高临下,火力凶猛,我军伤亡过重;经数日鏖战,几度冲杀,5月14日,第116师收复烫习阵地,第130师攻占大塘子,乘胜追击逃窜之敌,相继占领斋公房、冷水沟等阵地,将敌人压向江苴、龙川江一带,至此,我军已对腾冲守敌形成犄角夹击之势。
    夺下高黎贡山,战斗转入腾冲“焦土抗战”。腾冲是日军148联队藏重康美的指挥部所在地,驻敌军3000余人。7月中旬,马王屯长官部下达腾冲的总攻命令。第二十集团军第53军、第54军分东、北两路直趋腾冲坝子,相继拔掉了日军在宝峰山、飞凤山、来凤山等高地上构建的外围阵地,将守敌全部压缩到不足3平方公里的腾冲城内。美第十四航空队(陈纳德飞虎队)利用腾冲郊外临时机场,出动战斗机、轰炸机混合机群约60架进行低空扫射轰炸,同时又以每天5000发炮弹的炮击和大量火焰喷射器喷射,在强大火力的威慑下,8月3日,腾冲城墙西南角被我军撕开一个缺口。卫立煌为指挥腾冲围攻战,马王屯长官部昼夜办公,深夜灯火通明,他要求战斗进展以米计算,逐级向上呈报。8月17日,第53军攻进城东门,第54军攻进城西门;19日,攻城部队发起三次总攻,通过飞机大炮轮番集注轰炸和组织工兵掘壕爆破,再逐街逐巷、逐房逐院肉搏巷战,各个击破敌人构筑的街垒,攻城进入白热化阶段,摧毁敌人数百座堡垒。战至31日,城内西南的日军已被肃清,占领东南门外的海关大楼和北城门。9月13日,马王屯长官部获悉:日军大本营已向腾冲148联队残部发出“玉碎”指令。敌指挥官开始焚烧军旗、密电码本,组织集体自杀。9月14日上午,中国远征军收复了腾冲。
    腾冲“焦土抗战”打得最激烈的时候,松山血战也开始了。松山位于龙陵腊勐,由大小10余个山头组成,主峰海拔2267米,是滇缅公路的咽喉要道,人称“东方直布罗陀”。6月初,马王屯远征军长官部正式下达松山攻击命令。第十一集团军第71军新编28师82团、83团由打黑渡、七道河渡江,向松山守敌发动进攻。6月5日,新28师将士向腊勐和阴登山进攻,猛冲猛打,敌人凭借坚固工事顽强死守,三面暗堡火力交叉扫射,新28师伤亡惨重。7月5日,第8军接替新28师向松山发起主攻,先后攻占了日军数个高地,多次击退敌人反冲锋,战斗异常惨烈。第82师246团和工兵营采用坑道作业,从主峰前侧150米处开凿一条直通山顶的隧道,将120箱TNT炸药填埋坑道,两道药室同时引爆,巨大的爆炸将敌堡化为碎片,终将敌人彻底歼灭,收复了松山,打开了大反攻的前进通道。
    整个滇西大反攻中,时间跨度最长、变数最大的可谓龙陵会战。5月22日,马王屯远征军长官部下达命令:着第十一集团军渡过怒江,攻击龙陵。第71军钟彬部及第6军新39师为右翼,主攻龙陵;第2军王凌云部为左翼,主攻芒市。我军在扫除敌人南翼象达防线的基础上,第71军和第2军从东、北、南三面围攻龙陵,卫立煌接前线情报,日军从芒市派出增援大部队向龙陵疯狂反扑,攻击失败。9月7日,因宋希濂误报战果,被蒋介石召回陆军大学,黄杰接任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重新调整部署,充分发挥远征军在人员武器和盟军空中火力的优势,三面夹击,向龙陵城发起第三次进攻,经五昼夜激战,我军攻占了篱笆坡、红木树、文笔塔、赵家祠堂等阵地,阻断芒龙公路,绝了敌人援兵后路,残敌仓皇撤退芒市。11月3日上午,中国远征军终于收复了龙陵。
    龙陵攻克后,中国远征军奉马王屯长官部命令,主力部队沿滇缅公路大举南下,追歼逃亡之敌。11月22日,前敌总指挥黄杰向长官部卫立煌电告,远征军收复了芒市,日军第56师团长仓皇率残部向中缅边境的勐戛、遮放、畹町一带退逃。1945年1月22日,卫立煌奉军委会命令率长官部和各路将领,代表国民政府到畹町举行升旗典礼,我国国旗重新飘扬在国门上空。1月27日,远征军第2军军长王凌云与驻印军新1军军长孙立人在缅甸小镇芒友胜利会师,标志着滇缅公路正式打通。至此,沦陷三年之久的滇西国土,完全回到祖国怀抱。
    1945年2月,重庆成立由天主教主教于斌任团长的全国慰劳团,率团到保山对远征军将士进行慰问。慰劳团倡议将马王屯改名立煌营,于斌撰《立煌营记》:“立煌营原名马王屯,我滇西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将军驻节处也。为崇将军功并以我军远征胜利示来兹,全国慰劳总会滇缅远征军慰劳团为之改今名……”
马王屯——立煌营!山坡上那片硝烟熏熟的青松林,屯里人称作“将军林”,昨天曾经烽火的洗礼,今天在和平的阳光照射下,更加熠熠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