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山公路旧事

保山公路旧事

作者:刘义马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380 更新时间:2012/9/12 22:36:00

保山地处云南西部,东与临沧市接壤,东北与大理白族自治州相连,北与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紧依,西南与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毗邻,西北和正南与缅甸交界,是云南省西部大开发计划连接东南亚与南亚国际大通道的桥头堡。
  如今,保山的公路就像一张不断编织着的蜘蛛网一样,连通了国内与国外,连通了市内与市外,连通了城市与乡村,连通了生产与消费,每天都有大批的客流与物流流进流出,使保山成为滇西交通一大枢纽。
  回顾保山公路的建设史,你会发现,保山公路建设始于1937年的那场抗日战争。为此修筑的滇缅公路和中印公路粉碎了日军封锁中国并吞中国的企图。
  保山在二十世纪初,都还是没有公路的,1930年保山坝才修起了马车路。潞江土司线光天兄弟年轻时曾从缅甸仰光购得一辆英国产的轿车,居然是用人抬回潞江坝的,当工人费尽艰辛把车子抬回潞江坝,线氏土司也只能在自家门口,开挖出一公里多长的路面来回消遣。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日本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抗日战争爆发。日军迅速占领了中国北方的京津地区、南方的南京、上海、汉口、广州等华东、华中和华南地区。中国沿海几乎所有的港口都落入了日本人的手中。
  如此一来,不仅摧毁了中国本来就十分可怜的国防工业,还堵死了国际上援助中国的海上通道。
  旅居在海外的华侨得知祖国遭遇日本侵略后,纷纷捐款捐物,筹集了大批的国内急需的物资。国民政府还拿出极为珍贵的外汇从西方购买了大量的汽车、石油、军火等,一起堆放在越南的海防港。
  海防港是前法国殖民地———越南的一个港口,也是滇越铁路的起点,这条铁路从海防港到云南的昆明。但是从安全、实际的角度看,中国应该在大后方———云南建设一条通往印度洋的交通线。
  正是出于以上考虑,在抗战刚刚爆发的1937年8月,云南省主席龙云向国民党政府提交《建设滇缅公路和滇缅铁路的计划》,建议各修筑一条从昆明出发,经云南西部到缅甸北部,最后直通印度洋的铁路和公路。
  龙云提出修筑滇缅铁路和滇缅公路,固然是基于抗日救亡的考虑。但另一方面,他也是想借此来发展云南的地方经济。
  1937年11月,国民政府同云南省政府确定了滇缅公路由昆明经下关、保山、龙陵、芒市、畹町出国,然后在缅甸的腊戌与缅甸的中央铁路接通,直通仰光这一路线。
   由于国民党政府抵抗不力,短短几个月里,日军已经封锁了我国的沿海交通,抗战局势急转直下。由云南经缅甸、越南的交通线,立即成为支援中国抗战的主要国际通道。正计划修建的滇缅公路一下子成了全国关注的焦点。
  1938年1月,滇缅公路总工程处在保山紧急成立。我国动员数十万滇西民工日夜赶修滇缅公路。这些民工无论男女老少,都深明大义,不计得失,不怕艰苦,不怕牺牲,集中全力昼夜赶修。靠砍刀、锄头挖山开路,肩挑人背,日夜不停。没有水泥,就地烧石灰、烧黏土做土水泥修建桥涵。
  当时的龙陵县县长王锡光和滇黔绥靖主任龙云特派少将在督修滇缅公路时写下了《滇缅公路歌并引》与《筑路励民歌》,其中写到:
  “修公路,大建树,凿山坡,就坦途;造桥梁、利济渡。裹粮荷锄潞江边,那管老弱与妇孺……”
  “筑路难!筑路难!切山坡,就平洋,遇江河,造桥梁,滇缅路遥千里,百日工程不计短与长……”
  在修建滇缅公路的过程中,因爆破、坠岩、落江、恶疾等死亡的民工有3000多人,有8位工程技术人员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可以说这条路是滇西沿途20多万民工和技术人员的血汗铸成的,单是保山市的昌宁、隆阳、龙陵、腾冲就出动了50000多人。
  8月31日,滇缅公路从昆明到畹町段全长959.4公里全线通车。陈嘉庚先生所领导的南洋救国会组织上千名华侨机工迅速投入滇缅公路抢运。保山著名的爱国将领梁金山先生捐献卡车80多辆,并且自出运费雇佣私车抢运。大批国际援华抗战的军火、物资源源运来,滇缅公路成了中国抗战的主要输血管,发挥了极其重要的战略作用。
  1940年,英国屈从于日本的压力,在东京签订了为期三个月的“封闭缅甸路线”协议。10月18日封闭期满滇缅公路通车的当天,日本不惜代价对昌淦桥、功界桥和惠通桥进行了狂轰滥炸。
  为了打破日军对滇缅公路的封锁,谋求另一条出海通道,国民党交通部决定以今天的隆阳大官市为起点,经惠人桥到达腾冲,越中缅边界28号界桩抵达缅甸密支那的公路为保密公路正线,另取滇缅公路龙陵至腾冲为保密公路支线。保密公路正线三次修建皆因故停建,支线后来由日军修通,全长78.8公里。
  1941年12月,云南省政府为修滇缅铁路命令修云县至保山的云保公路,全长211公里,区内长132公里。
  1942年5月4日和5日两天,保山城被日机轰炸,死伤不计其数,尸骨横飞、血流成河。怒江以西的腾冲、龙陵、芒市、畹町失守,为阻止日军进犯保山重镇,守桥工兵总指挥马崇六奉命指挥守桥宪兵炸毁惠通桥东岸桥塔主索,惠通桥桥面随爆炸声迅即沉入江中。于是怒江这道天险把日本鬼子罪恶的脚步阻挡在了西岸。“昆明行营国防工程处”成立“滇西破路工程处”,省公路总局参加负责征工,首先破坏滇缅公路保山小官市附近至怒江东岸路段。尤其对惠通桥东岸的10余座桥梁全部破坏,公路则要破坏40多处,致使唯一的国际通道中断了一年之久。昌宁到保山的公路也全部中断,保山交通基本瘫痪。
  1944年9月14日,收复腾冲,开始抢修滇缅公路。同年11月3日,收复龙陵,腾龙公路于11月18日通车。此后,一直在修保腾公路,但因为气候原因,因雨水冲蚀,没有修通。
  1949年11月9日,为截断国民党溃退逃窜缅甸,我军朱家壁部队奇袭惠通桥,卸下桥上固定的钢索螺帽,将大桥沉入江中。
  至此,保山境内通车里程为325.8公里。
  云南和平解放后,全省公路职工联合会成立,发表宣言,号召全省职工参加建设,发展公路运输事业。保山党委政府将公路建设事业作为巩固国防、巩固新生政权、恢复发展国民经济的基础工程来抓,于是保山的公路建设迎来了新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