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峡谷  苍鹰

大峡谷 苍鹰

作者:左进征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097 更新时间:2011/9/21 10:23:02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我喜欢做的事就是离开吵闹的城市,去亲近大自然,在阳光、树木、沙滩、山岗上散步,实在是一种莫大的享受。在山中听泉饮茶,吟欧阳修《醉翁亭记》,感受山水之趣,感受二十一个“也”宇的一唱三叹,如高山流水,一泻千里,令我着迷。于是“踏石弄清流,寻源人深谷”,盼望着遇到欧阳修笔下的胜景……:“泉傍野人旁,四面深簧竹,溉稻满存畴,鸣渠绕茅屋,生长饮泉甘,荫泉载美木,潺暖无春东,日夜响山曲,自言今白首,未惯逢朱毂;顾我应可怪,没来听不足。”
    我极望找到这样的地方,去体味欧阳公潇洒的慷慨和爱的缠绵。但此景不可得,此味难找寻。直到一个夏日的中午,我在一只苍鹰的指引下,从静静的书斋走出,和几位朋友一起走进了潞江坝,走入了高黎贡山。
大自然的禀赋中不可抗拒的诱惑往往最容易引发人们观赏与游览的欲望。此刻,怒江大峡谷,正以他的绵长深邃涌入我的视野,我怀着朝圣般的虔城,用灵感触摸大峡谷的神奇与壮丽。我久久的注视着它,为它的雄奇所震撼,感觉自己就像怒江中一滴小小的水沫,沙滩上的一粒沙,天空中的一片飞羽,显得那样渺小,那样微不足道。鹰又在顶上盘旋,巨翅彷佛要遮满整个峡谷,它如威严的上帝,默默地注视着我,目光炯炯,令我透不过气来。我就如此刻的怒江,脸上平静,内心深处却热情澎湃。
    在峡谷与苍鹰前面,我的想象力显得如此苍白。鹰高深莫测的面容,超越了一切诗歌和宗教。我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但我知道,它已深刻地印入了我的生命中,指引我走向精神的家园。
    大峡谷,让我领略了大自然的巨大魅力与惊心动魄;苍鹰,赋予我俯视世界的高度。无比艳丽的太阳从两山的夹缝中一缕一缕地印在悬崖上,沙滩上,使整个大峡谷如同一幅五彩斑斓的油画,诱你走入画中,像崇拜生命和崇拜爱情那样,崇拜美的极致。我呆呆的望着它,直至黄昏降临,一串诗句一下子从脑海里冒出来。我浑身颤抖,赶紧伏在沙滩上,用芦苇杆记下那潮水般涌来的句子。

  走过峡谷

故乡的怒江

是鹰们自由的天空

太阳在高山之巅

注视那些强健的生命

像父亲注视着顽皮的孩子

这伟大的景象

使我热泪盈眶

一个偶然的季节

我的灵魂随黄昏无定的节奏

走过怒江那些波动着梦幻的峡谷

一个个月淡星稀的夜晚

我曾把许多邮票  信封和一些具体的话题

邮给我日夜思念的怒江

却不曾收到它的只字片语

鹰搏击水面的声音

绕山而来   微微颤抖

像祖父和父亲精心设计的一幅场景

融入一种灵魂与生命的抽象意识

怒江如晚年的康德

把忧患写在书上

而脸很平静

踱着方步  悠悠然然

游历云南的高山和峡谷

灰色山岗如含情的眼睛  一闪而过

留下一些风景的印象

在每一个季节

深深地怀念

     写完这些诗句,我的心恢复了宁静,抬头看时,一轮明月透过峡谷,正缓缓迎我而来,满天星斗似乎一伸手就可以摘到,怒江平息了怒气,只轻轻地喘着,顿觉一颗心与天地贴在了一起,只觉得灵魂在飞,在升腾,心智默然透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