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朴实的老者———梁金山

一个朴实的老者———梁金山

作者:和建元 文章来源:保山日报 点击数:4140 更新时间:2011/9/7 0:58:21

    一九五二年,我在保山军分区秘书处工作。有一天,领导向我和另外一位保山籍的战友交代了一项任务:接待著名的大华侨梁金山先生。领导简单地介绍了梁金山先生的一些情况,爱国华侨,上层人物等,并说他喜欢讲英语,要我们也同他讲英语。还再三说明,这次接待是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必须圆满完成,绝对不能出问题。
  第二天,我们二人就去见梁金山先生,开始执行接待任务。我们与梁先生同吃同住同学习同游玩,一起游易罗池,登梨花坞,看哀牢碑,讨论时事。有关单位请他座谈,吃饭,我们也陪着他。当时保山农村已开展减租退押工作,我们也约他到附近农村去参加群众大会,了解减租退押工作进行情况。我们相处了十多天,直到他离开保山去昆明参与侨务工作。在与梁先生相处的日子里,有几件事,至今仍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第一是他平易近人。我们两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去接待一个“大华侨”,心中不免有些顾虑。第二天见到梁先生后,看他已是六、七十岁的老者了,更增添了我们的顾虑,十分谨拘的开始和他交谈,但一下被他的长者风度消除了我们的顾虑。他一脸笑容问我们二人的年龄,籍贯,家庭情况,个人经历,在军中的工作情况等。他也简单的作了自我介绍,没有一点夸张。交谈中他还讲了几句缅音很重的英语,态度随和,没有任何“大华侨”的架子,使我们很快拉近了距离,有了共同语言。
  第二是他生活俭朴。遵照领导的安排,我们都是请梁先生到保山较好的餐馆就餐,因为他是“大华侨”,第一次我们叫了八菜一汤,且多数是荤菜,没有等菜上齐,梁先生就说菜太多了,造成浪费,吃着也不愉快,现在新中国刚成立不久,国家还有困难,应该艰苦奋斗;政府工作人员和解放军都是很节俭的,我们不能大吃大喝,三个人三菜一汤就够了。我们以后就照此办理,每餐三菜一汤,二荤一素。梁先生说这样就好了。
  第三是他为人谦虚。我们曾听说过梁先生在抗日战争期间在云南办了三件大事:一是出资为900多公里长的滇缅公路铺柏油,昆明、下关、保山、芒市四个地方同时动工,抗战胜利后,部份路段未铺完;二是出资买了二百辆美国的“大道奇”货车和一架飞机,无偿运送盟军作战物资和器材,有力的支持了抗日战争;三是出资修建惠通桥。我们就对他说这三件事非常可贵,有力的支援了抗日战争,十分难得等。梁先生马上谦虚地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是我作为一个国民应该做到的事,不应该夸奖我。
  第四是他知恩回报。我们曾听到群众中流传,梁先生早年丧父,家境贫寒。他小时候老家蒲缥街上有一位妇女开铺子卖凉粉,少年梁金山很想吃一碗凉粉,但就是没有钱买,就经常到铺子旁边窥看。有一天卖凉粉的妇女问他是不是想吃凉粉,他说很想吃就是没有钱买,那位妇女一时萌生怜悯之心,就送给他一碗,他狼吞虎咽的吃完后说太好吃了,谢谢你了,却仍然依依不舍地站在那儿,卖凉粉的妇女问他是不是还想吃,少年梁金山不便开口,只是一脸憨笑,她就再给了他一碗,吃完后再道一声谢谢就高高兴兴地回家去了。到上世纪四十年代梁金山先生因在缅甸经营银矿发了财,成了大富翁,就来到蒲缥给那位卖凉粉的妇女建盖了一幢四合院房屋,又买三十亩田送给她,回报她贫穷时送给他吃凉粉的恩情,我们问他有没有这个事,他笑着说:“可能有吧。做人应该知恩回报,恩情是难能可贵的,是不能用金钱来计算的。”
  第五是他送子参军。梁先生有两个小儿子高中毕业,当时的政策可以保送读大学,我们建议他叫两个儿子去上大学,他却说先送到解放军中锻炼两年再去上学。后来由保山军分区办手续,到昆明入伍去了。
  第六是他拥护党的政策。我们约他去附近农村参加减租退押的群众大会,了解工作的进行情况,梁先生连说合情合理,应该很快进行土地改革,实现“耕者有其田”。
  后来,梁金山先生到昆明去了,我也转业到地方工作,由于种种原因,未能与梁先生再次见面,深感遗憾。现在梁先生作别已三十年了,昨天看到《生活新报》关于“爱国侨胞梁金山,抗日救国美名扬”的长篇报导,有感而写这篇短文,聊表对梁金山先生的崇敬和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