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营李家大院与他的历史岁月

老营李家大院与他的历史岁月

作者:肖正伟 文章来源:肖正伟学术创作网 点击数:5345 更新时间:2011/9/7 0:56:29

    从保山城乘车上高速公路往北行驶,不到20分钟,即可到达居住着700多户人家的老营村。其中至今建筑结构均尚完好的李家大院即座落于该村正中。这是一所充满100多年历史岁月的古宅大院,辉煌气派,古韵深深。

    李家大院,座西朝东,共有5院,每院均为四合院结构。因为主人家当时有5兄弟,每人为1院。老大李凤祥,老二李凤呈,老三李凤玉,老四李凤仪,老五李凤宝(赘子)。其中李凤祥、李凤呈、李凤仪、李凤宝(赘子)家4院建在一起,呈“田”字形结构,李凤祥家为西面南院(分前后两院,前院为三厢一照壁,照壁为前院房子的正房后墙,后院为四合院,后院前面的厢房为前后两院的公共房,后院正房左右两边建有耳房。),李凤呈家为西面北院(结构与李凤祥家同),李凤仪家为东面北院(四合院单院),李凤宝(赘子)家为东面南院(四合院单院,现仅存正房一幢)。而李凤玉家则建盖在该“4院”南侧约50米处,分为南北两院,南院为四合院单院,北院为西东二合院(现为新修建房)。这“5院”古宅则又形成了“一颗印”结构。不难看出,这是主人家当时建房非常讲究的结构形式。李凤祥家和李凤呈家这两院,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1951年)4代孙李福民、李正民、李绍民、李安民、李纯民时,被国家收归为老营区、公社、乡党委政府办公驻所,直到1998年搬迁后不再使用。而李凤仪、李凤宝(赘子)、李凤呈家3院,国家没有收归,一直由4代、3代孙李元民、李有才、李绍民等9兄弟沿住。但原房屋的古建筑结构和部分家用桌凳依然保存完好。

    这“5院”古宅,占地面积约5亩,共计主建筑房屋26幢,每院天井均为青石板砌成,楼上为转角楼,屋顶瓦面翘脊飞檐,梁柱门板雕花刻草。看到这些,莫不使你想起当年主人家的威风及其后面的沧桑历史。

    我们翻开清光诸《永昌府志》、民国《保山县志》、2001年编修的《老营乡志》等史志文献,综合起来这样记述道:

    李凤祥,字云伍,世居老营,世代务农。自清道光末年,回汉互斗事起,李凤祥兄弟号召一方群众,以保平安进行斗争。于清咸丰十一年(1861年),永昌(今保山)回将蔡七儿攻打永昌城(今保山城),李凤祥兄弟率地方群众600多人,从保山坝东山进攻,初战于大堡子,攻破回营18座,回族伤亡数百人,然后又继续攻破了回族四面堡垒,杀伤很多回族群众。蔡七儿当时忙于攻打西山一带,李凤祥又率众迎战,后枪伤左手,回到老营医治。这时,回族中郎将马国春固守永昌城,李凤祥手下官兵难以进攻,只有回老营平安保境。清同治元年(1862年)正月,回族起义首领杜文秀在大理指派大司冠李春芳(昭通人)率号称3万余人前来剿办,李春芳到北冲(今瓦房)听说李凤祥兄弟非常强悍,且地势奇险,难以进攻,便派人与李氏兄弟商和,最后结盟罢兵。杜文秀知道便大怒,欲崭杀李春芳,经人劝后作罢。但李凤祥又率军攻打回将马国春,后马国春与李氏兄弟讲和罢兵。同治二年(1863年)九月,又派北冲回族靖北将军刘政率大司卫姚得胜、大司马杨德明3路合攻山岗(今老营后西山梁子),李氏兄弟败后又攻占板桥。同治三年(1864年)春,刘政使用“诈降计”攻破山岗,李凤祥兄弟在混乱中失败,其父亲李得谱被擒带回永昌城关押。这时李凤祥兄弟一边心想父亲的死活情景,一边收容散兵1000多人退回老营白鹤岗。而回军则在老营前面浪田坝村筑永保城,监视李凤祥兄弟动静。同治六年(1867年)初,李凤祥战绩被清政府所看重,并委任代理永昌协,成为清政府的正式军队。同年七月初二日夜,李凤祥兄弟重整军队,攻破浪田坝永保城,十二日进攻至永昌城边,却被回军奋力猛扑,则又退回老营。八月中秋夜,李凤祥兄弟率军又将永昌城包围攻击,鏖战到九月中旬,双方大举增兵激战,但最后李凤祥兄弟仍败退回老营固守。直到同治十年(1871年)七月二十日,李凤祥兄弟再次率军进攻永昌城,此次从仁寿门攻入,先锋部队抵达新牌坊,与回军进行激烈巷战,因孤军深入难以进攻,于是又败退回来。不料当天夜里,仁寿门回军守将杨德麟因受大司马、大司武的训责,思想受委屈,于是出城投降李氏军队,让其攻进城池,冲破回族司冠衙署,直捣狱所,救出离别7年之久的父亲。李退回老营后,又率军先后进攻北冲(今瓦房)、旧州(属今云龙县)、漕涧(属今云龙县)、浪田坝、沙坝街、金鸡村、板桥街等处回军。紧接着又调集军队大举进攻永昌城,而回军将领杨德林见城外红旗如林,难以固守,便暗投李凤祥,引李氏军队攻破城墙激战,这次回军完全失败,李凤祥军队取得彻底胜利,从而永昌回汉械斗基本平息。基于这些战绩,清朝廷当年以功封任李凤祥副将衔、赏戴花翎、赐铿色巴图鲁称号,并调永昌府署任抚标参将,同时封任顺宁(今临沧凤庆)副将衔,不久死去。

    二弟李凤呈,号文龙,与兄一样英勇善战。随兄出征,屡见战功,曾率兵助功云龙、旧州等。在回将段成功率回军1万多人攻占施甸姚关时,李凤呈又率军星夜兼程前往攻击,取胜后回永昌城固守。清廷以此功为最大,便封任副将衔,赏戴花翎,调代任景蒙营游击,后赴越南征战。三弟李凤玉,字蕴山,随兄勇战,攻克永昌城,历著战功。清廷封任副将衔,赏戴花翎,后从征越南。四弟李凤仪,随兄作战有功,清廷封任参将,早卒。而李凤宝没有在保山地方史志文献上记载着,是当时李氏兄弟亲母死去较早,其父亲又娶第二个妻子生得一女儿,招进的入赘女婿,当时可能没有参与战斗。

    李氏兄弟是当时镇压杜文秀反清起义永昌地区的主力,从清政府角度看是“有功”的,所以始终得到了清政府的支持和奖赏。

     写到这里,你不禁要问,李家大院是怎么形成和建盖的呢?为此我们采访到李凤祥的4代孙李正民妻子车顺增(85岁,曾读过高中)及其儿子李宗毓和李凤呈4代孙李俊民(原为乡村医生)。首先给我们看到的是《李氏家谱》,里面这样记载说:“李氏家族,远追本亲,寻根问祖,其始祖是(甘肃)陇西李氏家族,后迁居南京,现江苏省上元县。明洪武间迁至永昌城北金竹林立足,后因宗支茂盛,在金竹林弟兄五支,来老营定居立足的是李长春。自清康熙年间至今已有三百多户。……到李凤祥为十一代孙。”可以看到李氏家族在老营是旺盛的。看了家谱后,李氏兄弟后代主人给我们介绍说:李氏兄弟没有文化,家境很贫寒,主要是靠到村后西山梁子烧木炭维持生活,平时还经常在衣兜里揣一只小口袋和亲戚邻居常借粮食,人称外号“小口袋家”。后永昌城回汉械斗,发展到整个永昌和滇西回汉矛盾尖锐化,导致回族首领杜文秀领导回、汉等各民族在滇西轰轰烈烈长达18年之久的反清起义斗争。而李氏兄弟则站在汉族和清朝政府这边率领地方群众平息了永昌境内的这场械斗。清廷认为“有功”,于是就免收了老营3年税收给李氏兄弟建盖了这5院房子,以及赏赐了老营、上江(今芒宽)、受辅屯等地大量土地,一时成了永昌显赫的富豪人家。

    主人家在谈到李凤祥的死时,说是他当时到顺宁(今临沧凤庆)任职,杀了一地痞头人,后知道说这家清廷有人,认为杀错了,清廷饶不了他,便服毒自杀,死时40余岁,埋葬在老营后山——西山梁子半山。为了更深入地了解,主人家带我们到西山看了李氏兄弟及其家族的墓地。李凤祥、李凤呈及其父亲李得谱的墓,均被盗墓者损毁,碑文也不存在了,现在的墓为后人重修。唯李凤玉、李凤仪、李凤宝(赘子)及其母亲的墓保存完好,碑文清晰可读。现在能看到最气派的墓地是李氏兄弟之母墓,葬在老营村后西山下岗凹一小半坡上,占地面积约2亩。据说是母亲当时逃难生病回家死在那里,即就地埋在那里。后李氏兄弟发迹,认为那里风水好,重新做了大的修复,并有清廷“李凤祥生母赏封碑”1块,于清光绪二年(1876年)李凤祥、李凤呈、李凤玉、李凤仪4兄弟刻立。碑已失额,高138厘米,宽75厘米。内容为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六月初十日同治皇帝赐予花翎副将衔尽先参将铿色巴图鲁李凤祥之生母“夫人”称号的诰封全文。共计250字,左为满文,现在墓地保存完好。另,李凤祥生母墓表也保存基本完好。该墓表刻立于光绪二年(1876年),碑有3块,现存第1、2块,第3块已佚。第1块,高92厘米,宽45厘米;第2块,高45厘米,宽80厘米。正中楷体直书阳文“诰封三品大夫人享五十上寿李母之墓”16字。全文800余字。内容记载李凤祥生母生平家史,主要介绍其子李凤祥在咸丰、同治年间镇压回民起义的情况,反映了封建时代“忠君”思想和“母以子贵”的观念。其次,李凤玉碑文保存也很完好,刻立于民国五年(1916年)三月,主要记载了当时李氏兄弟镇压回民起义的基本事迹,分为左右两边,左边为墓志,内容主要记述与兄英勇作战的基本情况,全文590字;右边为“云贵总督部堂、云南巡抚部院会折保奏”全文,内容主要记载对李凤玉功绩的评价,全文133字;中间直书“锡赐花翎武显将军尽先補用副将李老大人之墓”20字;其余还有诸多诗联赞语。李凤玉生于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正月二十八日,死于民国五年(1916年)三月初六日,时年75岁。我们感到,这两座古墓是有一定文物保护价值的,但愿其更好地永远保存下去。

    李氏兄弟从清咸丰十一年(1861年)率领地方群众进攻到清同治十年(1871年)基本平息结束,整整10年时间。而李氏兄弟被清廷赏受则是在同治十年(1871年),那么李家大院是何时建盖,虽无记载,也应当是在这个时间建盖的。据此推算,该古宅至今也有130余年历史了。在保山象这样历史较远,并且基本没有修善过,保持原风貌,而又那么庞大状观的古民居建筑群,恐怕是曲指第一的。为了开发其历史文化价值,目前在修复着的李家大院是原国家收归为区、公社、乡党委政府办公驻所的李凤祥和李凤呈家那两院。虽年久失修,有所损坏,但主体建筑结构状况是好的。现由周建元先生出资修善打造。李家大院,将重放出历史文化的灿烂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