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哀牢古国”

寻访“哀牢古国”

作者:周向东  … 文章来源:保山日报 点击数:6264 更新时间:2011/9/7 0:56:10


  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历来就是山水旅游的魂魄所在。               
  距今有2000多年历史、被誉为“横断山水多民族的历史涛声”的哀牢文化无疑是保山旅游文化的一个重要品牌,众多散布在保山坝内与哀牢密不可分的旅游景点的情况如何?我们又将如何在历史文化与旅游消费的结合点上找到文化产业发展更为广阔的创新之路呢?

  在新近由云南省社会科学联合会与云南省文化体制改革和文化产业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编写出版的《云南特色文化》中,被誉为“横断山水多民族的历史涛声”的哀牢文化在云南历史文化篇中排在了继史前文化、古滇文化之后,名列第三。从入选的八个云南历史文化的排位来看,地处哀牢文化发源地的保山的重量可见一斑。而20多年致力于哀牢文化的研究探索并最终确立其理论体系的我市历史学家耿德铭先生也由此在去年获得了由省委政府颁发的有突出贡献的哲学社会科学专家的光荣称号,支撑他成功的摘取这项殊荣的根本就是他付出了20多年艰苦努力最终获得省内外一致确认的哀牢文化研究体系。哀牢文化因为耿德铭而成为保山乃至滇西更广阔领域的一个重要文化品牌。保山的文化家底有多厚实呢?翻开哀牢文化你就知道做一个哀牢后代的自豪和骄傲。
  然而,面对哀牢文化香飘省内外的状况,面对众多外人冲着神秘的哀牢文化来游览了解保山时,我们是不是有了足够的信心让他们在哀牢文化的巨大魅力之下在保山坝住上两天?而针对一些人提出的哀牢文化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一层历史迷雾的疑惑时,我们又做出了哪些必然的回应和措施呢?72岁的耿德铭说,他用了20年的时间撰写了几百万字的学术著作,就是要告诉世人,哀牢文化的遗存和血脉无处不在。
  为此,记者决定进行一次神秘的哀牢古国游,去用心感受哀牢魂灵带给我们的心灵震撼,去看,去摸,哀牢的遗风无所不在——

哀牢山的树多了绿多了

  山还是那座山。但因为知道古老的哀牢王宫就曾驻足此山,心里便有了不一样的情感。这就像路南石林里有了阿诗玛和阿黑,大理有了阿鹏和金花一样,人类的美好情感赋予了这些沉默的山林无限的想象空间,这就是神奇的由来。这更加证明一个道理,人文永远都是山水的灵魂。
  关于这座山,耿德铭曾写过一篇精彩的文章《三座哀牢山与一个哀牢国》来论证它是哀牢古国的中心所在。我们不是考古学家,我们就是普通的旅人,我们去观山水听故事游哀牢,我们心境平和不想去争个你死我活,我们就是出来散心旅游图个乐子。
  我们从保山城出发进河图向东边的哀牢山直奔,金秋的暖阳照在身上感觉真好。在这片昔日的湖面上行驶,我们就想起了那个叫沙壹的哀牢妇人。她住在哀牢山下,靠打鱼为生。某一天,她在水中捕鱼时与一根不知哪来的木头相撞了一下,不久就神奇的怀孕,并最终神奇的生下了十个儿子。那沉木有一日忽然就变成了一条巨龙,并开口问沙壹,你为我生的十个儿子,现在何处?其他儿子看到巨龙都吓得跑到一边去,独有老九背龙而坐。巨龙亲昵的呵护他,并对其母沙壹说,谓背为九,谓坐为隆,就叫他九隆吧。九隆长大后诸兄都因巨龙父亲特别爱护过他而推举其为哀牢王。后来哀牢山下有一对夫妇生下了十个姑娘,九隆兄弟便皆娶其为妻。从此,这一群龙的传人便在这哀牢山下世代相传,生生不息。
  好美的一个神话传说故事。这个故事可不是作者编的,而是来自在东汉时期杨终所著的《哀牢传》。而保山隆阳城的隆阳二字也正是取“九隆之阳”的意思而形成的,这也正是隆阳城内那个著名的九龙雕塑的文化源头。
  有了这样一个神奇的极富世俗生活色彩的故事做铺垫,上哀牢山的旅程变得更为轻松。一座哀牢山,山上有金井、哀牢寺,山下有大官庙、小官庙,还有玉泉。所有的遗存都还存留着古国的气息,连吹来的风都还残留着哀牢古湖上海风淡淡的咸味。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和尚……”用这句话来形容如今的哀牢山哀牢寺那是再恰当不过了。这座唐代天宝年间由大理南诏国第十一代国王隆舜来建造的寺庙,设计巧妙,取哀牢山上现成的一处悬崖为寺庙的一厦,而依崖建殿。它是大理隆舜王来哀牢认祖先祭祖先而专门修建的,因为大理南诏国的祖先是哀牢王。所以,当时大殿塑“哀牢娘娘”沙壹和哀牢王九隆像。明朝时期,徐霞客到哀牢寺时记载哀牢寺的主要特点是:“寺倚层岩下,西南向,其上崖势层叠而起”,可见其壮观程度。
  如今的哀牢寺还是那个哀牢寺,但现今供奉的却不是“哀牢娘娘”和“哀牢王”,而是请进了一尊玉佛。我们发现山上寺里都缺水,奇怪的是位于哀牢山顶的哀牢金井却一年四季被一汪清水覆盖,你又不得不惊叹造物主的神奇和玄妙。
  哀牢金井是去哀牢山一定要去看的地方,理由只有一个,就是它的奇。这个伫立在山顶的一块石头上的井,怎么凭空会从石头里冒出来一股水呢?据同行的河图镇副镇长杨明说,每年立春时节,镇上的老人都会到金井来看水,据说看立春那天的金井水的情况可以预测当年的收成和气候,而且绝对准确。这个习俗已经沿袭千年,算是哀牢先人留下的习俗之一吧。而看哀牢金井的另一个原因,就是站在这里可以纵览保山坝的全景。只有站在这里,你才能体会到哀牢祖先选择这块风水宝地做为他们的栖息地的真正原因。在哀牢山正前方你可以看到九隆山像一条巨龙横卧在保山坝,气势雄伟;望北你可以看到著名的光尊寺、龙王塘,尽收眼底的是土地肥沃、水源充足、气候宜人、被誉为“滇西粮仓”的保山坝。浮想当年,地域覆盖今滇西和缅北广大地区的哀牢国农业发达,山河壮丽,森林无边,是中国大陆至东南亚和太平洋至印度洋以及南亚、西亚的“世界十字路口”,哀牢文化亦成为古代云南重要的区域性历史文化,是中国西南、华南史前史、文明史、民族史的重要组成部分。
  时事轮回,如今保山这块哀牢故地已成为中国走向南亚的第一市,一个千年的梦想已在哀牢后代的不懈努力下变成事实。
  谈到哀牢山昔日的美景,耿德铭向记者讲述他幼时记忆中的哀牢山。那时的哀牢山满目葱绿,生机勃勃,山下大官庙和小官庙香火旺盛,做为哀牢王宫的雏形保留完整。大官庙前的玉泉有近30亩左右的宽阔水域。玉泉水从一处独有的水源处流出,一边出热水,一边出冷水,水清如镜,景色宜人。同时,在这玉泉里还生活着世上少有的令人惊奇的“比目鱼”。耿德铭向我们描绘“比目鱼”就是一公一母两条鱼,一条鱼一只眼睛,两条鱼两只眼睛步调一致的并肩游行在水里,连转弯时也一齐行进,那真是叫夫唱妇随、情意绵绵,如天仙般的一对鱼儿了。那时候的大官庙后面还有近五亩多的寿桃园,把整个哀牢王宫的遗迹包围得严严实实,每当桃花盛开时简直是桃花满天红。而到六七月间荷花盛开时,那东海子上更是荷花映出笑脸朵朵,一派艳阳天。
  森林、古寺、金井、玉泉、比目鱼、寿桃园、哀牢古湖,好一个哀牢盛景呀!简直就是一个人间天堂。然而,1958年大跃进把这一切都毁了。哀牢山的茂密森林不见了,砍光了,哀牢寺里则被洗劫一空,玉泉的大片水域被填平造田只剩可怜的一小潭水,要命的是“比目鱼”从此销声匿迹,再也不见其踪影。与此同时,玉泉出水处的一冷一热间相隔的石泉也被人炸开了。两股冷热不同的水由此变成了混合水。哀牢山的和谐被大跃进砸碎了。
  今天的玉泉看上去像一个小水潭,少许塑料袋飘浮其间,让人叹息。
  只是让人倍感欣慰的是哀牢山上的树多了,绿也多了。据了解,今年植树节期间市委书记熊清华带领市级领导及部委办局领导干部2300多人在哀牢山上栽下了香樟、小叶榕、荆黑欢和四叶枫树12000多株,长势良好。同时,在这几年间,河图镇也在哀牢山上大搞植树造林,也才有了现在的势头。我们又得知,河图镇82岁的刘定中老人自动成立了哀牢文化研究中心,他说其他的事情他不一定办得成,但号召近5万名河图乡亲一起上山植树的事情他还在坚持做。
  哀牢山有希望了。

“哀牢古湖”重现保山坝

  “哀牢古湖”一直就存在于保山坝,到明代时来了个杨升庵,给这湖取了个文绉绉的名字“青华海”,但老百姓还是叫它东海子,也有叫东湖的。俗话说,一个地方有了水就有了灵气,杭州有西湖,昆明有滇池,大理有洱海,丽江有黑龙潭,保山哀牢故地有东湖。从前保山外八景之一,有叫“东湖夜月”的。说的是每到月光如水的夜晚,两只小船一同驶入东海子荷花深处,静静的欣赏湖中月色的美景。那的确可以想见,是多么美好的一个夜晚呀。
  然而,1958年大跃进,保山的东海子被填平了,“哀牢古湖”不见了踪影。
  如今,地处哀牢古国中心的河图镇欲重振哀牢雄风,将河图打造成保山城“后花园”的主题策划已经进入实施阶段。
  从哀牢山出来,我们便发现目前正在修建的哀牢大道的两旁是全部被荷叶覆盖的宽阔水域,足有2000多亩,风光的确不错。
  同行的河图镇党办主任张延朋说,河图镇计划近几年之内大力发展莲藕、茨菇、鱼类等水产品,将水域面积进一步扩大,让万亩荷花盛开在哀牢故地的美好前景变成现实。
  副镇长杨明说,这样做有三大好处,一是发展水产品增加了农民的收入,二是改善了生态环境,三是促进河图镇哀牢故地的旅游业,让河图这个“后花园”真正成为在保山哀牢文化旅游产业中获益的支柱产业。
  在这条正在修建的哀牢大道旁,一些眼光独到的河图人已经开始在大道沿线搞起了“农家乐”。在新近开业的“东湖港湾”农家乐处,负责人张大伦说,有水就有鱼,有鱼就有乐。所以,他把自己的这个农家乐设计成哀乐部落的原生状态,让人耳目一新。他说我们哀牢的后代龙的传人,老祖宗留给我们的智慧,我们不好好的充分理解它用好它,那就太对不起我们的这张哀牢文化的品牌了。
  张大伦说,在这条大道旁,目前已有五家农家乐围绕其间,开始做“哀牢古湖”的大文章了。
  相信不久,“东湖夜月”的美景将重现保山坝。
 

“哀牢古国”的路好走了

  现今“哀牢古国”河图的路真是大变样了。此次哀牢古国游,从保山城到河图再到哀牢山上,道路除正在修建的哀牢大道和上哀牢山的路为土路外,其余的大部分都变成了柏油路面和水泥路面。
  记者出游的当天恰逢党的十七大胜利闭幕,也正是河图乡亲盼望已久的环湖公路全线竣工的日子。当天,河图镇锣鼓喧天,彩旗飞舞,鞭炮齐鸣。在这条长4.2公里、宽10米的乡村公路上,河图乡亲载歌载舞,舞龙耍狮,由衷地表达心中的喜悦,金竹林村80岁的张文珍老人激动地告诉记者:“感谢共产党。我这个小脚老奶出门就走上宽宽敞敞的水泥路了!”河图镇党委书记张锁柱说:“改善道路基础设施是从2002年10月党的十六大以来这五年我们河图镇社会经济建设的重中之重,也是关系到群众切身利益的最大的民心工程,环湖路今天全线贯通是全镇人民齐心协力共同修筑的,也算是献给党的十七大的一份礼物吧!”
  古时的河图为哀牢古湖所在地,1958年围湖造田后才形成现今的河图。由于地势低洼,每到雨季,整个乡镇道路泥泞,寸步难行,群众怨声载道。这五年来,随着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不断推进,以及哀牢文化热的持续升温,地处城郊结合部的河图道路建设显得越来越重要。从2002年党的十六大到2007年党的十七大这五年间,河图镇开启了放手发动群众,自力更生大干道路基础设施建设的热潮,如今已形成了“政府发动、干部带动、社会知名人士推动、群众积极主动”的建路格局。五年来,投入资金达2500万元,改扩硬化6条干线道,支砌挡墙53007立方米、浇筑混凝土70032立方米。去年,该镇将改善农村道路作为新农村建设的重点工作来抓,相继成立了东金、上官、环湖、哀牢及村组道路建设指挥部,共筹措资金997.7万元,支砌挡墙16420立方米、浇筑混凝土35630立方米,涉及里程30余公里。
  今天的河图,这个昔日的哀牢古国如今已旧貌换新颜,人居环境大为改善,全镇已基本实现村内道路全部硬化。随着哀牢文化、观光旅游经济进一步发展,河图打造保山城“后花园”的美好蓝图已渐渐变成了现实。由于河图镇干群齐心,合力修路成效显著,今年8月20日,河图作为保山市的唯一代表光荣的参加了在临沧召开的全省农村公路建设工作会,并作交流发言,他们广泛筹措建设资金群策群力的创新工作思路得到了省委省政府有关部门领导的高度关注和赞赏。
  为了将河图哀牢古国的旅游文化产业推上新台阶,河图镇将解决道路基础设施建设作为突破口,切切实实的为民众解决了大问题。他们通过放手发动群众,开展“一事一议”,逐步形成了民主筹资、村寨互助、社会捐助、单位赞助、上级补助等集资模式。2006年,河图镇筹集道路建设资金765万元,其中:农民集资287万元、社会捐助168.6万元、单位赞助42万元、镇内干部及教师捐款24万元、村寨互助55.4万元、镇政府投入38.6万元、村组集体资金投入97.4万元、上级补助52万元。同时,号召群众弘扬“一村建设,村村支援”的互助精神,在道路建设公益事业上,各村在财力、物力上互相给予支援。硬化东金公路时,青阳、董官、化美等村给打渔村人均20—40元的支持;到硬化环湖公路时,打渔、化美等村又给魏家、金竹林相应的支持。
  在道路建设上,河图镇没有现成的建设资金,处于“等米下锅”境况,每一笔资金都要靠工作人员去筹集,因此尤其重视道路指挥部组织建设。镇主要领导对每条农村道路带头捐一个月工资、副职领导捐款500元以上,道路建设村的村组干部捐出一个月工资,镇干部及镇内各中小学教师捐款人均不低于200元。指挥部镇村干部放弃节假日,吃住在工地,风里来、雨里去,顶寒风、战酷暑,为道路建设含辛茹苦。
  镇长孔万军说:“为了节约建路资金,指挥部的工作人员拿着斧子、铁锹扯平路基,驾驶农用车拉砂石回填路基。镇干部不怕脏、不怕苦,长年累月到村组清理生活垃圾,用实际行动与老百姓建立了深厚感情。老百姓一切都看在眼里,佩服在心里,提高了群众参与道路建设的积极性。”
  目前,从隆阳城直通哀牢山脚下的哀牢大道正在紧锣密鼓的施工当中,这条横穿哀牢古湖的大道两边汇集了保山坝目前最知名的风景名胜和最有影响的农家乐,可以预料的是建成后的河图哀牢大道必将成为一条融汇隆阳城区旅游观光、休闲娱乐、和谐美满奔小康的幸福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