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刘治生

“文化人”刘治生

作者:周向东 文章来源:保山日报 点击数:3833 更新时间:2011/9/7 0:56:00

    他14岁就参加滇桂黔边纵七支队闹革命的“红小鬼”,亲身经历和见证了保山从解放至今近60年的沧桑巨变。做为保山一位离休干部,他离而不休,从岗位上退下来之后的这十多年间,他醉心于对保山文化的探寻和传播,现今已成为一名对保山文化研究卓有成效的追梦人。
  今年72岁的刘治生被别人称呼为“文化人”。但他很忌讳别人说他是“文化老人”。他认为自己在保山文化的学习和探寻中还只是个新手。即使是对一个老人的尊重,他也避谈“老”字,他坚持自己仍然年轻,充满活力,因为他永远都有着一颗年轻的充满着梦想的心。
  这就是72岁的“文化人”刘治生多年来给记者最直接的一个印象。
  既然是“文化人”,刘治生又是如何和文化扯上关系的呢?
  实际上,从1995年刘治生离休后,他便一头扎进了自己从小就热爱并一直未能熄灭的“文学梦”里,他先后积极为保山市委宣传部主办的《活水》、《保山宣传手册》、《保山乡情》等期刊写稿,直到1999年到隆阳区文联主办的《永昌文学》任特约编辑至今,在这其中,他一边学习写作一边编辑稿件,成效显著,至今他已经在省内外各类文学期刊和报纸杂志上发表了多种文学作品近30万字。其中2005年他撰写的《杨振鸿辛亥永昌起义》一文在“全国城市一体化建设科学发展和谐社会”研讨中获一等奖;2006年,他撰写的《辛亥革命烈士彭冥之墓考》一文又在“新世纪科学发展优秀文选”中获一等奖。鉴于刘治生辛勤笔耕的奋斗精神,2007年4月4日,在隆阳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刘治生以最高年龄获得了由隆阳区委政府颁发的2004年—2006年度优秀文艺工作者的光荣称号。
  谈起自己在离休后投身文学创作的这段历程,刘治生深有感触地说,学习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保山这块热土,需要我们去认知和感受的东西太多了,他只是感到自己比以前更忙了,时间反而不够用了。
  而对于解放保山的一位亲历者和见证者,刘治生对58年前的那段辉煌岁月尤为刻骨铭心。他说有那么多先烈们用鲜血和生命打下的江山,做为当年革命队伍中的一名参予者,他有责任把那段历史真实的记录下来,告诉后人。所以,对那段峥嵘岁月的回忆和缅怀,实际上成为刘治生60岁后开始写作的一个奠基石。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他满怀激情的写出了《半个世纪前的历史风云》和《太阳点燃的青春》等反映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七支队解放保山前后的多篇长篇纪实文学作品。他的作品以真实的力量感人肺腑,文笔技巧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要将那段历史告诉现在的人们。在《太阳点燃的青春》中,他向我们描述了1950年元月9日这一天,保山城第一面五星红旗在保岫广场升起的激动心情。他说:“一个新的时代到来了。”
  据了解,和刘治生同时代的离休干部中,目前只有50多位还活着。刘治生的众多以保山解放为题材的文学纪实作品作为珍贵的文献资料已被保山多个相关资料库进行了保存收录。目前,刘治生准备了多年的以保山解放为题材的一部长篇纪实文学作品已近尾声,我们希望这部作品能早日与读者见面。
  在写解放题材的同时,刘治生还将自己的视线投向保山这方神奇土地所蕴含的独特的风土人情和人文景观上,见物思情,抒发对这块热土的一片深情。在《云南日报》、《保山日报》和其他文学期刊上发表了众多的文学作品。
  如今的刘治生每天早晨6点钟准时起床,锻炼身体,养花种草。然后,8点钟准时到《永昌文学》编辑部上班。下午的时间则在家里潜心研读历史文化和文学写作,每天的时间都排得满满当当。比起同龄的很多人,大家都说,刘治生的精神最好。他却说,活到老学到老就是他活得年轻的最佳法宝。
  今年5月份,刘治生还随同省文联组织的考察团到欧洲六国做了一次巡访,感受颇深。他说到外面看一看,长长见识。而这次去欧洲考察文化学习虽说是他自费,但他的4个子女和老伴都坚决支持,只是耽心他的身体。实际上,据隆阳区文联主席白利斌讲,他在这些考察团员中跑前跑后,是最勤快最活跃的一位团员。“他永远充满活力,永远有一颗年轻人的心。”白利斌这样评价刘治生。目前,刘治生撰写的近2万字的《走近文艺复兴的发源地———赴欧洲6国学习考察记》即将在今年《永昌文学》第4期上全文发表。
  在《永昌文学》做编辑的这八年时间里,刘治生不计得失,不计报酬,全凭一腔热血和一个梦想。他说,物质上的东西对他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这里,天天跟文化沾边,跟文学碰头,心里就觉得踏实,生活也很充实,这样的日子会让我越活越有劲。
  我相信,这是“文化人”刘治生的心里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