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牵梦萦的青华海

魂牵梦萦的青华海

作者:邱德衡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513 更新时间:2011/9/7 0:55:53

    远古伊始,怒山山脉渐渐隆起,无数个日日夜夜后,方圆170多平方公里的哀牢湖盆上升并镶嵌在了东经99°、北纬25°附近的崇山峻岭之中。湿暖的海风从遥远的南方涌来,在不断北移的进程中,渐渐凝聚为漫天层云,北高南低的怒山山脉使云层畅然北上并普降时雨,于是,山泉、涧水和溪流轻盈地流淌,在一条由北而南的叫做禁水的古河的引领下,水流向低洼的湖盆之中汇集,湖盆中开始水光滟潋并恣肆汪洋。
  数千年前,湖边已有滇西古人渔猎劳作、繁衍生息。一个叫沙壹的女子,在水中捕鱼时被幻化为沉木的神龙所触,遂生育十子并以第十子九隆为王建立了西南边地广袤的哀牢古国。哀牢故地的古湖碧波荡漾数千载,外溢的湖水沿南方溪谷奔流,哀牢子民也随流水迁徙并广泛分布于西南边地的溪谷之间。斗转星移后,成就古湖的禁水因位于保山古城之东而在唐代易名为东河,哀牢古湖也由明代一个叫杨升庵的名人更改为青华海,湖、河之名虽然变更,但哀牢的根、哀牢的源却与哀牢山的金井、玉泉一起永远地深植于斯,无法改易。
  水土肥美的哀牢故地富饶殷实而民生祥和,但秀美富饶也导致了纷扰跌起,自汉代开始,内地汉民逐渐迁入,明代以后,大规模的屯垦戍边更使这方故土平川受到大肆开垦,哀牢故地的青华海此时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坎坷。清代康熙之后,一次次地对古湖之南海尾河的开挖,迫使湖水大量外泄,千万年流淌不息的东河水,在人的势力不断蔓延的时候,河床被截弯取直并拓宽挖深,河湖之水只能无奈地往遥远的南方郁郁而去。当此之时,哀牢古湖和蜿蜒的东河在坝区人口激增后已屡遭冷眼,为生计而劳碌奔波的民众一心地只认为:蜿蜒的东河只会带来洪涝和水患,浩淼的湖泊还不如能耕种稼穑的良田。可他们并不知道,河与湖其实是大地山川的魂灵,洪涝灾患往往是因为人对自然的轻慢而造成,他们只知道没完没了地报怨而从不反省自己的行为,他们不仅对古湖短视地围垦和疏浚,还对周边的山岭原野大肆地砍伐和开挖,他们并不知道川泽时雨相生相息循环往复的内在法则。
  时光流转后,愚钝的人们在时代的发展中渐渐醒悟,蓦然回首,彼时的鱼米之乡和碧莲红荷是多么地令人怀想,人们在怀念中开始了自责,自责之余,渐渐产生了让哀牢古湖重现和青华之海回归的渴盼。永昌古郡山川的魂灵,保山坝区人文的根源,圣洁的古湖,你所养育的子民终于开始了让你重现和回归的构想。
  曾经的青华西海,莲池藕塘星罗棋布;曾经的青华东海,千亩莲藕叶根相连。哀牢故地已开始努力地叙写对秀美古湖的切切思念,这种叙写已使丰饶的坝区呈现出了崭新的姿容。
  接天莲叶无穷碧的时候,一群圣洁的白鹭翩翩而来,它们带着自然之神的使命,在哀牢湖盆的原野上审视盘旋。龟裂干涸、污浊恶臭已然不在,莲碧荷红、水乡泽国已渐渐显现,这里已开始湿润秀美、丰饶明媚。随着环保意识的增强,人们尊崇自然的观念大大提升,白鹭使者翩翩而来的时候,没有野蛮的追打,没有凶残的猎杀,只有,一双双欣喜湿润的眼,一张张激动期待的脸,人们激动地自语着焦急渴望的心声:留下吧,自然的使者,我们已没有恶意,请不要嫌弃我们;留下吧,可爱的白鹭,这里虽不是太美,但已可以栖身;这里不只是属于我们,同样地也属于你们,这里是大伙共同的家园。白鹭开始往返流连,最终认可了隆阳人民不断努力和苦苦期盼的虔诚。于是,哀牢故地银翅飞舞美景流动,银翅飞舞感慨保山气候甲天下,美景流动称颂隆阳环境渐宜人。
  山川泽润之时,波光潋滟之日,故国神山仰卧的巨佛已渐渐苏醒。或许,当曾经的古湖水雾茫茫、波光鳞鳞之时,当曾经的渔村晾网晒鱼、传唱渔歌之日,哀牢巨佛将和着渔歌念动真言为曾经的哀牢首邑之地祈福驱灾,届时,山川更润泽,气候更宜人,古湖将以荡漾的水波笑迎八方来宾重演蒲僰会祭,故郡将以崭新的容颜喜庆隆阳呈瑞再现百舸争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