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抒胸臆对平坡

直抒胸臆对平坡

作者:江边蚊子… 文章来源:保山日报 点击数:4145 更新时间:2011/9/5 2:21:52

完全可以断言
当平坡
把澜沧江的涛声
煮在锅里
喂养过路马帮
和马锅头的时候
平坡
也就不自相矛盾了

平坡
平还叫坡
既然是坡
又怎么会平呢

岁月之后
祖先留给我们
许多模拟两可的东西
如平坡
这个地名

平坡
南方丝绸之路
最凸凹的部分
我却弄不清
它是霁虹桥的头
还是霁虹桥的尾

平坡的句子
和曲子
谱写在跋涉中
两千年
行进的速度
不卑不亢

不能说平坡
高高在上
平坡却是罗岷山
丰满的胸
诱惑澜沧江
一浪急于一浪

古道
走到平坡
跨越两条大江
稍事休息
也就一夜的功夫
又得上路

夷方
还很远
路的吸引力
聚在马蹄上
马睡不着
马锅头却把梦
交给客栈
加了一把铜锁

古道的气味
是一罐土制的酒
后劲很大
让两千年的赶马人
醉了一生
不嫌多
继续叫后代前赴后继

平坡的蹄印里
响彻着马锅头的鼾声
这份声音
比马蹄声清脆
比澜沧江水激越
比赶马调悠远

当博南古道
把征服的旗帜
交给平坡
永昌古道就从容
迈步前行了
水寨等着它
板桥等着它
青岗坝等着它
双虹桥等着它
高黎贡山等着它
更远的路
等着它

平坡的寓意
不言自明
道路
有平坦笔直的
也有上坡下坎的
什么路
我们都得走
没有挑拣地走下去
走出步伐的气质来

走在古道
或者生旅之路上
汗水就是汗水
汗水又不是汗水啊
汗水不等于血液
可是
汗水比血液
还要鲜红

这是古道
千年的寿龄
给我的启发
还是暗示
在我的气息中
有马粪的呛人味道
这不奇怪啊
我是马锅头的子孙

小湾电站截流
兰津古渡
霁虹桥
即将成为江底
发光的鱼
让我及更多的人
去猜想和揣摩
当年的摩崖石刻
跃水而出
用文化的光芒
暖热人心

平坡半数的人
将迁移到怒江畔
澜沧江喂养大的民族
难道能够
轻易适应怒江
更挑剔的涛声

从瘦瘦的澜沧江
迁徙到肥沃的潞江坝
土地虽然肥了
人的根须
真的能够随之肥起来吗
肥起来的思乡情结
又会是什么模样

平坡啊
地方太小
却是让我的思绪
无限放大
完整的发亮的石板路
就是我的灵感吗
就是我的情绪吗
就是我的作品吗

应该是啊
应该都不是
我不能把祖先的光辉
据为己有
借此亮了自己
而暗了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