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人山:无尽的雄浑与苍茫

道人山:无尽的雄浑与苍茫

作者:杨冬燕  … 文章来源:保山日报 点击数:5063 更新时间:2011/9/5 2:21:52

    雨在撕天扯地的下着,弥漫着未知的道人山之旅。3655.9米之上的云海与佛光,似乎是一个遥远的神话,我不能抗拒牵引。
  或者是带着无限的向往而去的。在准备前往道人山的几天里,读了些关于道人山英雄儿女的故事。临行前的夜,在梦里,看到唐朝战火中的六匹神驹,在空旷的黄土高原上四蹄交替,拉开一道道雪练;又出现荆轲易水之滨的吟咏,悲怆的曲调,萧瑟的风。等到天明的光催开双眼,胸口一半是热烈的沸腾,一半是隐约的疼痛。我不知道这些远去的人和事与我的行程将有怎样的联系,只能空洞的看着那雨,下得恢弘而缠绵。回想起曾经有过的登山经历,那种在体力和意志交替抗争中的磨砺,对即将攀爬的高度我甚至产生了无以名状的畏惧。
  在淅沥的雨中,我们开始向上攀越。我的想象似乎连山的高度也无法抵达,于是脚步便慢了重了,只是在眼角缓缓掠过无穷无尽的绿。雨大了起来,打得思想也有些僵硬,人声飘渺,人影也渐渐虚无,我需要安静的睡着……而这时,梦里两个命运千差万别的人从思绪的两极一快一慢的走近。一个是李世民,一个是荆轲,都在行进,都在征服。两个人最终都企及了殿堂,只是一个殿堂属于胜利,而另外一个,则有些凝重。不明白此次苦旅我想找寻什么,只好一喜一悲的更换着双脚和思想的速度,终于来到山腰。
  这里是方圆数十里的原始森林。我的惊叹不成文字。这几乎是一个密封的世界,每一棵植物都仿佛一个精灵,单纯而透彻的享受清新的风和雨。因为与世相隔,大树显得厚实;因为与世相隔,花草显得淳朴;因为与世相隔,山溪显得明净。这是大自然最最真实和质朴的舞台,只要你愿意,不计较动作,不计较节奏,都可以来炫出生命的从容和精彩。这是世界之外的世界么?除了惊叹,我别无选择,疲惫在惊叹中风干。大自然仪态万千的丰姿让我顿觉哪怕再多的苦和累,都是值得的。
  路的高度在延续,直至山顶。山顶上有苍茫延伸的草原,还有被岁月丝丝缕缕剥蚀的岩石。季风又起,六匹神骏以头相偎、湿眸沉沉的场景和荆轲决绝、壮烈、高旷的表情生生浮现。骏马移步,将一代天骄李世民送上帝王之位;荆轲剑动,却舞得壮士惨死的悲剧。这风,到底是胜利的凯歌,还是失败的挽歌?站于这山巅,是得胜王者豪迈击节高唱,还是悲情壮士感慨哀伤歌咏?或许都可以罢!这逶迤绵延的山峦,本是最终的归宿。谁在唱起《神话》,那穿着荷花衣裳的女子,就震撼而感伤的舞蹈在云雾里,似太虚鸿蒙般的荒寂,又似灿烂西霞般的热烈。我在这个飘渺的世界,为远去的人寂寞神伤。秋风烈烈,丛林寺庙,心里藏满令人哽咽的伤愁。生死两茫然,只有蒿草深深。呼呼的风,低低的云,厚厚的雨,黑黑的岩。这最原始的境界,渐渐将你缩小成一粒黑点,和千万粒黑点融会在一起。你会突然感到造物主的伟大,继而感到莫名的自卑和胆怯,对人生的进退突生茫然和疑惑,遁世的消极,一瞬间就装满了红尘心。只好双手合十,任某些逃避的念头刺穿心脏。在这山顶,群山叩首,万兽皈依,江山如画。芸芸众生身躯和灵魂的过往,仅仅只是旷野一缕风、一滴雨。在雄浑与苍茫之间,隐约浮现几许恬静与平淡。
  马铃声渐近。这是专为我们驮运登山物品的马,与我梦中闪着光亮的骏马似乎有些出入,因为雨水将它们冲刷得有些狼狈。它们低头赶路,脚步沉缓,没有将什么英雄豪杰驮在背上,也没有将谁或谁送往什么彼岸,只是背负着登山队伍平淡无奇的生活用品,用一样平淡无奇的步伐一点点接近宿营地。说不上是悲凉或是萧瑟,这大山里来来去去的马帮,用一生重复的辛劳和无语,将多少故事驮来又驮去,可最终它们不是主角,只在屋外安静的吃草,以及等待新的出发。但在岁月更替、历史轮回的无数悲喜剧中,谁又是真正的主角?或许本身就没有主角。芸芸众生,纷纷扰扰,那些你方唱罢我登场的表演,在天目暗窥中,或许只是一场场无聊的闹剧罢了。事实上,道人山的风景,永远且忠贞的属于那些马帮、那些纯朴的山民,而我们对于道人山,只能是一个匆匆的过客。在道人山的夜里怀想人生,远了纷争,远了喧嚣,在空旷和静谧中悠远了生活,一切归于平静和淡定。
  雨彻底停下的时候,我静静睡去,思想的尽头没有谁再来感伤的造访,只传来依稀的歌:千年的怅惘,已淡了淡了;尘世的悲伤,已散了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