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山战乱时期生活全景实录

保山战乱时期生活全景实录

作者:王琨楼  … 文章来源:保山日报 点击数:5737 更新时间:2011/9/5 2:21:48


———读《马力生日记》(节选)


青年时期的马力生

  2002年度感动中国十大新闻人物王选女士于2003年2月14日上午到马力生病榻前看望马力生。

  在纪念滇西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马力生的日记被公诸于世,并由此引起了社会各界及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 2006年仲秋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马先生之子马德寿将其父1940至1943年间所写的约20多万字的日记交与我。捧着这些醮着血和泪写就的文字,60多年前的一幕幕又闪现在我的眼前。相对于战场上枪林弹雨的壮烈来说,先生的日记更具体、更生动也更真实,因日记以一个平民百姓的视角,记录了那场战争,有更广阔的社会背景。
  《马力生日记》不仅记述了1940年到1943年间其家庭在战乱中所经历的一切,也记叙了当时社会的方方面面。包括旧中国的司法、婚恋、教育等。对经历、对见闻、对人对事的记述与描写均真实、具体、生动、细致、绘声绘色,构成了60多年前战时保山社会政治、军事、文化生活的全真图景,其史料价值自不待言。
  1937年11月11日,上海沦陷。日军控制了中国全部的海岸线,抢占、封锁中国沿海对外交通,不仅摧毁了中国本来就十分可怜的国防工业,还堵死了国际上援助中国的海上通道。
  中国急需国际援助,云南省主席龙云建议修建滇越铁路和滇缅公路,国民政府采纳了这一建议。上海沦陷前十多天,国民政府官员赶到昆明,确定滇缅公路由昆明经下关、保山、龙陵、芒市、畹町出国,然后在缅甸的腊戌与缅甸的中央铁路接通、直通仰光。
  1938年1月,滇缅公路总工程处紧急成立。滇西28个县共10万多人走上了筑路工地,用最原始的生产工具,仅用了9个月的时间就开辟出一条穿过中国最坚硬的山区,跨越中国最湍急的河流,蜿蜒上千公里的运输干道———滇缅公路。
  滇缅公路成了日本帝国主义的眼中钉,截断滇缅公路成了日军在中国进行侵略战争的当务之急。1940年9月,日军登陆越南北方海防港,10月7日在越南河内成立了“滇缅路封锁委员会”,以河内为基地,利用其空中优势,对滇缅公路进行狂轰滥炸,给沿线人民造成了极大的恐慌和灾难。1942年1月,日军占领缅甸,5月侵入滇西,企图越过怒江,挺进昆明,从陆路上彻底封锁滇缅公路。滇西人民因此丧失了几十万同胞,损失了不计其数的金钱物资,成千上万的人承受着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巨大痛苦。
  《马力生日记》就诞生于这样的历史背景之下,它是一个饱受战乱之苦的既为人子,又为人父,且为人夫的青年用血和泪写成的。《马力生日记》是私人日记,却具有世界性意义。因为滇西抗日战争是全国抗日战争的一部分,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全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对战乱生活的真实记录

  关于滇西抗战的资料很多,但大多是记录了双方交战的实况,表现的是人们在面对生死抉择,面对流血和屠戮,面对尊严和屈辱时精神上、心理上和生理上的痛苦。对于那些冲杀在战火之中的军人,面对死亡是一种越磨越钝的感觉,甚至于慷慨赴死也是一种积极的选择;而对于生活在战争恐怖之下的平民百姓,每天都在担惊受怕,死亡的气息与恐惧就像浓雾一样弥漫在空气里挥之不去。《马力生日记》以平民百姓的视觉,于细小的平凡琐事、飘浮不定的人间烟火中记述了滇西人民在极端特殊的处境之下的惶恐与抗争,从而具有了一种凝重而沉厚的悲剧色彩。
   “抽中指,打午时,打了午时又五十,江边飞来个铁斑鸠,不吃江边草,要吃人骨头。”《马力生日记》从一开始就记下了保山上空出现的被当地百姓称之为“铁斑鸠”的鸟。“1940年10月18日,到学校里时已有十二点钟,把朱先生请来与同事们正谈着话,一个学生忽然跑来,说有飞机声,同事连忙跑去四面一听,声音更大了,接着几妇人跑来呼子喊弟,我心一动,就立刻带了学生到田野疏散。危险呀!死亡神真的到了,由牛角关山头九架一队,九架一队相继飞来,有一只鹞鹰大小,浓浓的响声,使人听着害怕……索命的鬼来了。”“滇缅公路自开放以后道路就不得安静,敌机随时来找着轰炸,它首先注意的就是桥梁,所以炸功果桥,连今天三次。”“1941年1月4日,才一进城门,便觉有异常的味,刚至二福街口,就见墙倒屋落,一棺南面停着,张培书老师家门前街心落一弹,入地八九尺,宽丈许。弹落近东廊,一层东向,背墙及顶屋被(炸)去,只有向东门窗尚存。复行至酒街东口,呀!竟成一片瓦砾……又走到通商巷,才一跨进北头街口,就见两廊房屋不正,约行经一街之半时,喂!可怕的空(袭)呀!我不禁暗暗喊着,但见两廊所有房子没有一间成个样子,都变成木屑焦土。这样的一直到了南头街口,只见死尸枕藉。听说此地除掘出者外,尚不知还有几许埋于土中。出巷西上朱市街,左右之屋歪斜倾倒,无一间完全,一直到关庙附近皆然。后来到丽泉家里,不料他家屋顶竟被机枪射成碗大一洞。我于是沿大街直下到范福崇那里,他家虽免,但门窗受震动坍下……我怕又有敌机袭来,急匆匆出城,午后到校上课,把所见一切向学生讲了。”
  最惨烈的轰炸是1942年5月4日:“这天正值‘五四运动’纪念日,突来敌机数十架滥肆轰炸,城内死伤巨重,后闻吾兄沙明及侄儿永全二人丧命,此外岳丈刘学斋亦死。”就在同一天,马力生后来的妻子袁一芝,系旅缅华侨,从缅甸逃难途经保山亦被炸成重伤,腹中胎儿流产,她的丈夫以及她的弟弟、妹妹均被炸死。
  保山五四被炸,近一万人丧生。马先生所记皆亲见,描述具体,是《马力生日记》不同于一般滇西抗战史料的地方。
  1942年5月,日军在轰炸滇缅公路沿线中,公然违反国际公约,向保山等集镇投放细菌弹,导致云南58个县霍乱暴发,老百姓只能用放手指血、刮痧等方法自救,收效甚微。马力生的舅母、妻子、姐姐、儿子恩元、女儿环儿、玉儿因霍乱而死亡。毫无凝问,这一段人生经历对于马先生来说是刻骨铭心的。到了第二天,他的小女环儿也染病了:“今天吾因出外疏散,见二嫂牵环儿与恩元亦先在疏散地。两孩子见吾,即来吾身边玩,后吾将之领回。至住处后,环儿即病泻肚,知染霍乱,立将之戳手,把沙气水与之吃,……后二哥又喂邦碧腊,终无效。”“5月28日,一早吾疾行至家去领教宗述孔,而他亦束手无策。吾七处搜得几种治痧的单方,如杉板屑、乌梅、高粮、酸木瓜、黄杨木等东西,疾折身转家,孰知环儿已被拿出至村西乾河中。吾至她身边时,母亲与大舅妈在旁泪眼相视,环儿在一块木板上,用一条棉毯覆盖,吾去将毯扯开,她两眼转过望着吾而已无光,然还在唉声的哼出最后的一声,这代表着喊她难割难舍的爹爹。”一个活泼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三个多月后,马先生的姐姐也因染上霍乱而撒手人寰。中秋节到了。马老先生在日记里这样记到:“1942年9月24日,又是一年的中秋,去年今日月相同,今年少了去年人。少了的是亲爱的弟弟马周、可怜的珍莲妻、可爱的玉环儿、年老的舅母、锦上花的大姐,一家人就死去他们几个,于是睹景伤心。”
  这样的灾难并非只降临在马老先生一家,全滇西人民都在遭受着同样的苦难。在保山城被日机狂轰滥炸后的几个月里,保山死于霍乱的人数达6万多人。有的朝病夕亡,十室九空,有些人家绝门绝户,甚至有的寨子从此再无人烟。

日记的文学价值

  《马力生日记》是生活实录,也是一种见证。真实而不加掩饰地记述了作者当时的日常生活和他对社会的观察与思考。展示了他特立独行的价值观、世界观和对纷乱人世的感悟。虽说日记不是小说,可马先生的日记却和小说一样引人入胜。
  马先生以画出名,同时也是一位很有成就的散文家。他的日记洋洋洒洒20余万字,在保山所有与世谋面的日记中当推长篇巨著。其所记时日虽只是四个年头,但篇幅之浩大,内容之宏富,皆为保山古今第一。
  《马力生日记》的艺术特点在于真。它没有文人墨客的矫揉造作,无虚拟之词,无雕饰之痕,语言朴素,文笔清新流畅,以真切、质朴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保山在日军的细菌战中,平民百姓死于霍乱者不计其数,作者为给死去的姐姐打制盖材石经过红土坡竟看到了这样一幅惨景:“9月19日,本天午后吾去红土坡看平滩石匠打来的盖坑石。一路走去,就见红土坡上横七竖八的新坟,被狗扒了,尸骨暴露在外,看到甚惨。”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
  日记最忌成为流水账,《马力生日记》却没有这样的文病。随着日子的过去,生活中的故事也层层向前推进。每天的记述各有详略,前后互为照应。一些戏剧性的情节,则预埋伏笔,在以后的日记中相继铺承开来。日记中使用了很多俚言俗语,使文笔显得生动、活跃,对保山读者乃至滇西读者来说颇感亲切和有吸引力,譬如“我就开噪起来”中的“噪”,方言有“批评人”的意思,完整的意思只有保山或是滇西人才能够心领神会。
  马先生的纂物写人皆生动而形象。如描写侨中女生:“到会场时已近午,游人疏落不多,较数年前少多了,不过现象不一样罢了。这天侨中女生有几个,衣裤紧紧,帽儿飞飞,满是些孩子脾气。”略略几笔,侨中女生的模样让读者如同亲见。又如对其弟马周的记述也颇为生动:“5月18日,我不知为了何故随时想同人生气,马周他于昨日由腾冲走起回来了,才一进门就见他歪戴着一顶草帽,身上穿一件起花的汗衣,裤子是由家就穿去,腰间挎着一个七包八包的裹肚,口角上吊着一根纸烟,一见人就叫,而烟是忽上忽下的在动着,我见了他这点样子心里就早已冷下去了,于是我就把脸一沉不由的头朝这方转过来了。
  《马力生日记》中的诸色人等在其笔下亦如文学典型般个性鲜明,栩栩如生。而这所有的人物中,形象最饱满、色彩最丰富、思想最充实的,无疑就是日记的主人公马先生本人。读者从这些每天必记的日记中尽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个活生生的马力生是如何度过他在战乱中的每一天,每一个小时,及至了解他是如何看待祖国的苦难,如何看待所遭受的磨难,如何读书和作画,如何面对社会的动荡的。对那些欲探知60多年前保山之社会、中国之社会的读者而言,《马力生日记》无疑是一份不可多得且无法替代的第一手资料。

读书、作画即生命

  马先生从小就表现出对字画的情有独钟和绝佳的天赋才能。幼儿时既爱哭又爱闹,只要把他抱到字画前,片刻便安静下来,还会对着字画咿咿呀呀。四五岁时便开始涂鸦,竟也字有筋骨,画有棱角,显山露水。
  少年时期的马先生非常顽劣,却因对书法绘画的爱好而刻苦有加,虽然因处战乱年代而无师可从,却因刻苦而有所成,青年时期已是当地稍有名气的画师了。除却书法绘画之外,马先生还嗜书如命,郁达夫的作品,艾思奇的《大众哲学》是他案头必备之书,并抄录了大量的名人名言和为人处世的格言警句作为座右铭,这些无疑对他世界观的形成起了重要作用,也提高了他写作的情趣。这并不等于说要有传世的作品。这种爱好,实则是一种生活方式,是因为他对文学与艺术充满了热情。为防空袭而准备疏散时,他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自己喜爱的书收拾成两箱,以便在逃难中能快速携走。
  保山虽不是血肉横飞的战场,但也决不是后方,是战争的前沿阵地。马先生也没有亲临战场杀敌,但他用手中的画笔,一样与日本帝国主义作战。“10月20日,自空袭警报发生以后,东河两岸,东一簇,西一簇的妇孺,或坐或立,或俯或仰的在东张西望,但是穿着很漂亮的白衣裳,孩子们的头上戴着通红的帽子,像这样明显的服饰可说是出去找死。有见于此,我就连夜写画了几张防空简易常识壁报,与防空画报一起贴在街面上,给大家一点防空知识。”
  日军为掐断滇缅公路这条关乎中国生死存亡的生命线,派重兵越过中南半岛,从泰国攻入缅甸。中国远征军为拒敌于国门之外而出征缅甸,只可惜事与愿违,援缅失败,中国远征军溃退回国,日军长驱直入,于1942年5月强占了怒江以西现德宏州各地及保山所属龙陵、腾冲大片国土。作为一个文人,他能做些什么呢?“12月21日,万大荣几次跑来,请求我给他画几幅壁画,我原不想画,过后仔细一想,画壁画是我感化大众的良机。好久未执笔了,刚开动画的时候,有点手生,后来画顺了,横扫直刷的一刹时就成功一图“中西风景”,稍停又继续写了一幅“怒鹫”,这两幅画虽不算欺了造物,已稍似物化之作。”
  随后,马先生参加了地方抗日自卫队作宣传工作。“1942年7月6日,吾所渴望的工作今已得到,即写公文,挥墙标画壁画,过团体生活,知友相互砥励,大家在一块工作过活,按时间、守纪律、规定个人自修章则,则不已如愿以偿了吗?并因得跳出陷阱,走上光明的路。当此国难严重得能如此,可为不幸中之幸。”他以120度的热血投入抗战工作,主要就是作抗战宣传画,给自卫队上政治时事课,他把自己当作号角,希望能唤起大众,为保卫家园而战。然而好景不长,不及两月,自卫队宣告解散。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马先生在大理结识了因日军占领缅甸而举家逃回国内,途经保山时遭遇日机轰炸,三位亲人被炸得尸骨无存,自己也被炸成重伤的归国华侨袁一芝,经人说合结为夫妇。1949年新中国成立,马先生执教于保山第一中学,满腔热血投身于人民的教育事业。

精神家园的守护者

  透过日记,我们看到的已经不是具体的人和事,而是马先生的“精神家园”。处于青年时期的马先生论及家园是痛苦的,外敌入侵,希冀能上战场杀敌以报效国家,却无奈身陷囹圄,这让正在对人生进行思考与探索的马先生陷入了迷惘。自家的房产被骗卖,道理在自家一边,却被下到狱中;前方战事吃紧,家园危在旦夕之间,成立自卫队本是保家卫国之举,却在瞬间即逝,拿起笔作刀枪的理想成为一枕黄梁梦。而亲人一个又一个在霍乱肆虐中相继死去,无疑是一次又一次沉重的打击。现实世界是惨酷的,追求美好又是人的天性。然而,人生的美好在哪里?家园的美丽在哪里?处于青年时期的马老先生,经历的是在空袭的阴影下跑警报,看到的是新坟压旧坟的战乱景象。
  于是,马先生只能在书本和绘画中寻找自己的理想,从精神家园中寻找慰藉。马先生在其日记中一次又一次提到了精神力的作用。他认为精神能孕育出不朽的思想和情感,生成知识和美德,生成对美、正义和善的尊重。他对于精神至善境界的追求,对于理想的向往,有着“柏拉图式”的痴迷。也正因为如此,“精神家园”在其心中变得愈来愈完美。他人的“精神家园”抑或只是一种理想,或只存在于臆想之中,而马先生的“精神家园”却是值得他为此付出一生代价的———
  1943年是马先生的而立之年。8月13日,他按照中国传统的“三十而立”的观念,制定贯彻一生的“立志—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修身大纲》,并发誓要“做世界上极伟大的人,做世界上极伟大的事!”且“大志立定即在枪林弹雨、人山血海中丝毫不恐惧,就是太平洋之大,喜马拉雅山之高都要跳过去、走过去丝毫不疑虑,若遇到天翻地覆的时候,拿脚踏,头顶起来就是,无第二念头!”继而又写道:“不做到尽善尽美的人,污辱的活着,不如干脆的死去!”
  曾经有那么一刻,我认为马先生是个唯意志论者。然而,在反复读了他的日记之后,我却理解了他,尤其是在得知他后来所走过的曲折人生道路时,我才知道这不是说着玩的,他用以后所有的岁月践行着这一誓言。很多时候,只要他能稍稍变通一下,就很有可能不用再受那么多的苦难,可他却没有那样做,为此,如同许多殉道者,他在未来的岁月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的这种坚持到底的精神,用当时的语言来说就是“顽固不化”。事实上,坚持到底和顽固不化具有同样的蕴含,只不过是一褒一贬和从什么阵营的人口中说出来罢了。
  当然,他没有成为“世界上极伟大的人”,也没有做成“世界上极伟大的事”。但他在亲朋好友、他所有的学生及熟识他的人生经历的人眼中,他是其信念最有力的执行者,也是信念的殉道者,他于悲壮的坚持中透出惊人的意志和力量,是一般人难以做到的。
  思想意识是一切行为的前导,也是构成一个人世界观的基础。要全面地理解马先生的思想,就应该溯本探源,发现他的个性特征及其形成的条件。处在战乱的年代,生活的一切都不能依着自己的意愿,总是无奈地被社会那无序的力量裹挟着。青壮年时期就经历了父逝、妻死、弟亡、子失的痛苦及牢狱之灾,经受了因战乱而拉家携口的躲避空袭,看够了因霍乱泛滥而“万户萧疏鬼唱歌”的社会现状,他报国无门,救家无路,于是只有躲到书本之中寻求精神的寄托。
  与许多同时代同一条道路的人相比,马先生比他们多了许多的苦难。其“不做到尽善尽美的人,屈辱的活着,不如干脆的死去”的信念,虽尝尽苦头却始终不低头,确实非一般人能为。


  在日机轰炸中死去的袁一芝的弟妹。


  马力生妻子袁一芝。

  袁一芝在保山“五·四”被炸中双脚致残。

  幼年时期的马力生。

  马力生青年时期的牢狱写生。



———读《马力生日记》(节选)


青年时期的马力生

  2002年度感动中国十大新闻人物王选女士于2003年2月14日上午到马力生病榻前看望马力生。

  在纪念滇西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马力生的日记被公诸于世,并由此引起了社会各界及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 2006年仲秋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马先生之子马德寿将其父1940至1943年间所写的约20多万字的日记交与我。捧着这些醮着血和泪写就的文字,60多年前的一幕幕又闪现在我的眼前。相对于战场上枪林弹雨的壮烈来说,先生的日记更具体、更生动也更真实,因日记以一个平民百姓的视角,记录了那场战争,有更广阔的社会背景。
  《马力生日记》不仅记述了1940年到1943年间其家庭在战乱中所经历的一切,也记叙了当时社会的方方面面。包括旧中国的司法、婚恋、教育等。对经历、对见闻、对人对事的记述与描写均真实、具体、生动、细致、绘声绘色,构成了60多年前战时保山社会政治、军事、文化生活的全真图景,其史料价值自不待言。
  1937年11月11日,上海沦陷。日军控制了中国全部的海岸线,抢占、封锁中国沿海对外交通,不仅摧毁了中国本来就十分可怜的国防工业,还堵死了国际上援助中国的海上通道。
  中国急需国际援助,云南省主席龙云建议修建滇越铁路和滇缅公路,国民政府采纳了这一建议。上海沦陷前十多天,国民政府官员赶到昆明,确定滇缅公路由昆明经下关、保山、龙陵、芒市、畹町出国,然后在缅甸的腊戌与缅甸的中央铁路接通、直通仰光。
  1938年1月,滇缅公路总工程处紧急成立。滇西28个县共10万多人走上了筑路工地,用最原始的生产工具,仅用了9个月的时间就开辟出一条穿过中国最坚硬的山区,跨越中国最湍急的河流,蜿蜒上千公里的运输干道———滇缅公路。
  滇缅公路成了日本帝国主义的眼中钉,截断滇缅公路成了日军在中国进行侵略战争的当务之急。1940年9月,日军登陆越南北方海防港,10月7日在越南河内成立了“滇缅路封锁委员会”,以河内为基地,利用其空中优势,对滇缅公路进行狂轰滥炸,给沿线人民造成了极大的恐慌和灾难。1942年1月,日军占领缅甸,5月侵入滇西,企图越过怒江,挺进昆明,从陆路上彻底封锁滇缅公路。滇西人民因此丧失了几十万同胞,损失了不计其数的金钱物资,成千上万的人承受着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巨大痛苦。
  《马力生日记》就诞生于这样的历史背景之下,它是一个饱受战乱之苦的既为人子,又为人父,且为人夫的青年用血和泪写成的。《马力生日记》是私人日记,却具有世界性意义。因为滇西抗日战争是全国抗日战争的一部分,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全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对战乱生活的真实记录

  关于滇西抗战的资料很多,但大多是记录了双方交战的实况,表现的是人们在面对生死抉择,面对流血和屠戮,面对尊严和屈辱时精神上、心理上和生理上的痛苦。对于那些冲杀在战火之中的军人,面对死亡是一种越磨越钝的感觉,甚至于慷慨赴死也是一种积极的选择;而对于生活在战争恐怖之下的平民百姓,每天都在担惊受怕,死亡的气息与恐惧就像浓雾一样弥漫在空气里挥之不去。《马力生日记》以平民百姓的视觉,于细小的平凡琐事、飘浮不定的人间烟火中记述了滇西人民在极端特殊的处境之下的惶恐与抗争,从而具有了一种凝重而沉厚的悲剧色彩。
   “抽中指,打午时,打了午时又五十,江边飞来个铁斑鸠,不吃江边草,要吃人骨头。”《马力生日记》从一开始就记下了保山上空出现的被当地百姓称之为“铁斑鸠”的鸟。“1940年10月18日,到学校里时已有十二点钟,把朱先生请来与同事们正谈着话,一个学生忽然跑来,说有飞机声,同事连忙跑去四面一听,声音更大了,接着几妇人跑来呼子喊弟,我心一动,就立刻带了学生到田野疏散。危险呀!死亡神真的到了,由牛角关山头九架一队,九架一队相继飞来,有一只鹞鹰大小,浓浓的响声,使人听着害怕……索命的鬼来了。”“滇缅公路自开放以后道路就不得安静,敌机随时来找着轰炸,它首先注意的就是桥梁,所以炸功果桥,连今天三次。”“1941年1月4日,才一进城门,便觉有异常的味,刚至二福街口,就见墙倒屋落,一棺南面停着,张培书老师家门前街心落一弹,入地八九尺,宽丈许。弹落近东廊,一层东向,背墙及顶屋被(炸)去,只有向东门窗尚存。复行至酒街东口,呀!竟成一片瓦砾……又走到通商巷,才一跨进北头街口,就见两廊房屋不正,约行经一街之半时,喂!可怕的空(袭)呀!我不禁暗暗喊着,但见两廊所有房子没有一间成个样子,都变成木屑焦土。这样的一直到了南头街口,只见死尸枕藉。听说此地除掘出者外,尚不知还有几许埋于土中。出巷西上朱市街,左右之屋歪斜倾倒,无一间完全,一直到关庙附近皆然。后来到丽泉家里,不料他家屋顶竟被机枪射成碗大一洞。我于是沿大街直下到范福崇那里,他家虽免,但门窗受震动坍下……我怕又有敌机袭来,急匆匆出城,午后到校上课,把所见一切向学生讲了。”
  最惨烈的轰炸是1942年5月4日:“这天正值‘五四运动’纪念日,突来敌机数十架滥肆轰炸,城内死伤巨重,后闻吾兄沙明及侄儿永全二人丧命,此外岳丈刘学斋亦死。”就在同一天,马力生后来的妻子袁一芝,系旅缅华侨,从缅甸逃难途经保山亦被炸成重伤,腹中胎儿流产,她的丈夫以及她的弟弟、妹妹均被炸死。
  保山五四被炸,近一万人丧生。马先生所记皆亲见,描述具体,是《马力生日记》不同于一般滇西抗战史料的地方。
  1942年5月,日军在轰炸滇缅公路沿线中,公然违反国际公约,向保山等集镇投放细菌弹,导致云南58个县霍乱暴发,老百姓只能用放手指血、刮痧等方法自救,收效甚微。马力生的舅母、妻子、姐姐、儿子恩元、女儿环儿、玉儿因霍乱而死亡。毫无凝问,这一段人生经历对于马先生来说是刻骨铭心的。到了第二天,他的小女环儿也染病了:“今天吾因出外疏散,见二嫂牵环儿与恩元亦先在疏散地。两孩子见吾,即来吾身边玩,后吾将之领回。至住处后,环儿即病泻肚,知染霍乱,立将之戳手,把沙气水与之吃,……后二哥又喂邦碧腊,终无效。”“5月28日,一早吾疾行至家去领教宗述孔,而他亦束手无策。吾七处搜得几种治痧的单方,如杉板屑、乌梅、高粮、酸木瓜、黄杨木等东西,疾折身转家,孰知环儿已被拿出至村西乾河中。吾至她身边时,母亲与大舅妈在旁泪眼相视,环儿在一块木板上,用一条棉毯覆盖,吾去将毯扯开,她两眼转过望着吾而已无光,然还在唉声的哼出最后的一声,这代表着喊她难割难舍的爹爹。”一个活泼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三个多月后,马先生的姐姐也因染上霍乱而撒手人寰。中秋节到了。马老先生在日记里这样记到:“1942年9月24日,又是一年的中秋,去年今日月相同,今年少了去年人。少了的是亲爱的弟弟马周、可怜的珍莲妻、可爱的玉环儿、年老的舅母、锦上花的大姐,一家人就死去他们几个,于是睹景伤心。”
  这样的灾难并非只降临在马老先生一家,全滇西人民都在遭受着同样的苦难。在保山城被日机狂轰滥炸后的几个月里,保山死于霍乱的人数达6万多人。有的朝病夕亡,十室九空,有些人家绝门绝户,甚至有的寨子从此再无人烟。

日记的文学价值

  《马力生日记》是生活实录,也是一种见证。真实而不加掩饰地记述了作者当时的日常生活和他对社会的观察与思考。展示了他特立独行的价值观、世界观和对纷乱人世的感悟。虽说日记不是小说,可马先生的日记却和小说一样引人入胜。
  马先生以画出名,同时也是一位很有成就的散文家。他的日记洋洋洒洒20余万字,在保山所有与世谋面的日记中当推长篇巨著。其所记时日虽只是四个年头,但篇幅之浩大,内容之宏富,皆为保山古今第一。
  《马力生日记》的艺术特点在于真。它没有文人墨客的矫揉造作,无虚拟之词,无雕饰之痕,语言朴素,文笔清新流畅,以真切、质朴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保山在日军的细菌战中,平民百姓死于霍乱者不计其数,作者为给死去的姐姐打制盖材石经过红土坡竟看到了这样一幅惨景:“9月19日,本天午后吾去红土坡看平滩石匠打来的盖坑石。一路走去,就见红土坡上横七竖八的新坟,被狗扒了,尸骨暴露在外,看到甚惨。”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
  日记最忌成为流水账,《马力生日记》却没有这样的文病。随着日子的过去,生活中的故事也层层向前推进。每天的记述各有详略,前后互为照应。一些戏剧性的情节,则预埋伏笔,在以后的日记中相继铺承开来。日记中使用了很多俚言俗语,使文笔显得生动、活跃,对保山读者乃至滇西读者来说颇感亲切和有吸引力,譬如“我就开噪起来”中的“噪”,方言有“批评人”的意思,完整的意思只有保山或是滇西人才能够心领神会。
  马先生的纂物写人皆生动而形象。如描写侨中女生:“到会场时已近午,游人疏落不多,较数年前少多了,不过现象不一样罢了。这天侨中女生有几个,衣裤紧紧,帽儿飞飞,满是些孩子脾气。”略略几笔,侨中女生的模样让读者如同亲见。又如对其弟马周的记述也颇为生动:“5月18日,我不知为了何故随时想同人生气,马周他于昨日由腾冲走起回来了,才一进门就见他歪戴着一顶草帽,身上穿一件起花的汗衣,裤子是由家就穿去,腰间挎着一个七包八包的裹肚,口角上吊着一根纸烟,一见人就叫,而烟是忽上忽下的在动着,我见了他这点样子心里就早已冷下去了,于是我就把脸一沉不由的头朝这方转过来了。
  《马力生日记》中的诸色人等在其笔下亦如文学典型般个性鲜明,栩栩如生。而这所有的人物中,形象最饱满、色彩最丰富、思想最充实的,无疑就是日记的主人公马先生本人。读者从这些每天必记的日记中尽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个活生生的马力生是如何度过他在战乱中的每一天,每一个小时,及至了解他是如何看待祖国的苦难,如何看待所遭受的磨难,如何读书和作画,如何面对社会的动荡的。对那些欲探知60多年前保山之社会、中国之社会的读者而言,《马力生日记》无疑是一份不可多得且无法替代的第一手资料。

读书、作画即生命

  马先生从小就表现出对字画的情有独钟和绝佳的天赋才能。幼儿时既爱哭又爱闹,只要把他抱到字画前,片刻便安静下来,还会对着字画咿咿呀呀。四五岁时便开始涂鸦,竟也字有筋骨,画有棱角,显山露水。
  少年时期的马先生非常顽劣,却因对书法绘画的爱好而刻苦有加,虽然因处战乱年代而无师可从,却因刻苦而有所成,青年时期已是当地稍有名气的画师了。除却书法绘画之外,马先生还嗜书如命,郁达夫的作品,艾思奇的《大众哲学》是他案头必备之书,并抄录了大量的名人名言和为人处世的格言警句作为座右铭,这些无疑对他世界观的形成起了重要作用,也提高了他写作的情趣。这并不等于说要有传世的作品。这种爱好,实则是一种生活方式,是因为他对文学与艺术充满了热情。为防空袭而准备疏散时,他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自己喜爱的书收拾成两箱,以便在逃难中能快速携走。
  保山虽不是血肉横飞的战场,但也决不是后方,是战争的前沿阵地。马先生也没有亲临战场杀敌,但他用手中的画笔,一样与日本帝国主义作战。“10月20日,自空袭警报发生以后,东河两岸,东一簇,西一簇的妇孺,或坐或立,或俯或仰的在东张西望,但是穿着很漂亮的白衣裳,孩子们的头上戴着通红的帽子,像这样明显的服饰可说是出去找死。有见于此,我就连夜写画了几张防空简易常识壁报,与防空画报一起贴在街面上,给大家一点防空知识。”
  日军为掐断滇缅公路这条关乎中国生死存亡的生命线,派重兵越过中南半岛,从泰国攻入缅甸。中国远征军为拒敌于国门之外而出征缅甸,只可惜事与愿违,援缅失败,中国远征军溃退回国,日军长驱直入,于1942年5月强占了怒江以西现德宏州各地及保山所属龙陵、腾冲大片国土。作为一个文人,他能做些什么呢?“12月21日,万大荣几次跑来,请求我给他画几幅壁画,我原不想画,过后仔细一想,画壁画是我感化大众的良机。好久未执笔了,刚开动画的时候,有点手生,后来画顺了,横扫直刷的一刹时就成功一图“中西风景”,稍停又继续写了一幅“怒鹫”,这两幅画虽不算欺了造物,已稍似物化之作。”
  随后,马先生参加了地方抗日自卫队作宣传工作。“1942年7月6日,吾所渴望的工作今已得到,即写公文,挥墙标画壁画,过团体生活,知友相互砥励,大家在一块工作过活,按时间、守纪律、规定个人自修章则,则不已如愿以偿了吗?并因得跳出陷阱,走上光明的路。当此国难严重得能如此,可为不幸中之幸。”他以120度的热血投入抗战工作,主要就是作抗战宣传画,给自卫队上政治时事课,他把自己当作号角,希望能唤起大众,为保卫家园而战。然而好景不长,不及两月,自卫队宣告解散。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马先生在大理结识了因日军占领缅甸而举家逃回国内,途经保山时遭遇日机轰炸,三位亲人被炸得尸骨无存,自己也被炸成重伤的归国华侨袁一芝,经人说合结为夫妇。1949年新中国成立,马先生执教于保山第一中学,满腔热血投身于人民的教育事业。

精神家园的守护者

  透过日记,我们看到的已经不是具体的人和事,而是马先生的“精神家园”。处于青年时期的马先生论及家园是痛苦的,外敌入侵,希冀能上战场杀敌以报效国家,却无奈身陷囹圄,这让正在对人生进行思考与探索的马先生陷入了迷惘。自家的房产被骗卖,道理在自家一边,却被下到狱中;前方战事吃紧,家园危在旦夕之间,成立自卫队本是保家卫国之举,却在瞬间即逝,拿起笔作刀枪的理想成为一枕黄梁梦。而亲人一个又一个在霍乱肆虐中相继死去,无疑是一次又一次沉重的打击。现实世界是惨酷的,追求美好又是人的天性。然而,人生的美好在哪里?家园的美丽在哪里?处于青年时期的马老先生,经历的是在空袭的阴影下跑警报,看到的是新坟压旧坟的战乱景象。
  于是,马先生只能在书本和绘画中寻找自己的理想,从精神家园中寻找慰藉。马先生在其日记中一次又一次提到了精神力的作用。他认为精神能孕育出不朽的思想和情感,生成知识和美德,生成对美、正义和善的尊重。他对于精神至善境界的追求,对于理想的向往,有着“柏拉图式”的痴迷。也正因为如此,“精神家园”在其心中变得愈来愈完美。他人的“精神家园”抑或只是一种理想,或只存在于臆想之中,而马先生的“精神家园”却是值得他为此付出一生代价的———
  1943年是马先生的而立之年。8月13日,他按照中国传统的“三十而立”的观念,制定贯彻一生的“立志—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修身大纲》,并发誓要“做世界上极伟大的人,做世界上极伟大的事!”且“大志立定即在枪林弹雨、人山血海中丝毫不恐惧,就是太平洋之大,喜马拉雅山之高都要跳过去、走过去丝毫不疑虑,若遇到天翻地覆的时候,拿脚踏,头顶起来就是,无第二念头!”继而又写道:“不做到尽善尽美的人,污辱的活着,不如干脆的死去!”
  曾经有那么一刻,我认为马先生是个唯意志论者。然而,在反复读了他的日记之后,我却理解了他,尤其是在得知他后来所走过的曲折人生道路时,我才知道这不是说着玩的,他用以后所有的岁月践行着这一誓言。很多时候,只要他能稍稍变通一下,就很有可能不用再受那么多的苦难,可他却没有那样做,为此,如同许多殉道者,他在未来的岁月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的这种坚持到底的精神,用当时的语言来说就是“顽固不化”。事实上,坚持到底和顽固不化具有同样的蕴含,只不过是一褒一贬和从什么阵营的人口中说出来罢了。
  当然,他没有成为“世界上极伟大的人”,也没有做成“世界上极伟大的事”。但他在亲朋好友、他所有的学生及熟识他的人生经历的人眼中,他是其信念最有力的执行者,也是信念的殉道者,他于悲壮的坚持中透出惊人的意志和力量,是一般人难以做到的。
  思想意识是一切行为的前导,也是构成一个人世界观的基础。要全面地理解马先生的思想,就应该溯本探源,发现他的个性特征及其形成的条件。处在战乱的年代,生活的一切都不能依着自己的意愿,总是无奈地被社会那无序的力量裹挟着。青壮年时期就经历了父逝、妻死、弟亡、子失的痛苦及牢狱之灾,经受了因战乱而拉家携口的躲避空袭,看够了因霍乱泛滥而“万户萧疏鬼唱歌”的社会现状,他报国无门,救家无路,于是只有躲到书本之中寻求精神的寄托。
  与许多同时代同一条道路的人相比,马先生比他们多了许多的苦难。其“不做到尽善尽美的人,屈辱的活着,不如干脆的死去”的信念,虽尝尽苦头却始终不低头,确实非一般人能为。


  在日机轰炸中死去的袁一芝的弟妹。


  马力生妻子袁一芝。

  袁一芝在保山“五·四”被炸中双脚致残。

  幼年时期的马力生。

  马力生青年时期的牢狱写生。



  1941年1月3日,保山首次遭到日机轰炸,这是马力生的现场写生。图中文字为:残酷的轰炸,折栋断梁,血肉横飞,繁盛的都世,顿成瓦砾,平民的住宅变为废墟。


———读《马力生日记》(节选)


青年时期的马力生

  2002年度感动中国十大新闻人物王选女士于2003年2月14日上午到马力生病榻前看望马力生。

  在纪念滇西抗战胜利60周年之

———读《马力生日记》(节选)


青年时期的马力生

  2002年度感动中国十大新闻人物王选女士于2003年2月14日上午到马力生病榻前看望马力生。

  在纪念滇西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马力生的日记被公诸于世,并由此引起了社会各界及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 2006年仲秋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马先生之子马德寿将其父1940至1943年间所写的约20多万字的日记交与我。捧着这些醮着血和泪写就的文字,60多年前的一幕幕又闪现在我的眼前。相对于战场上枪林弹雨的壮烈来说,先生的日记更具体、更生动也更真实,因日记以一个平民百姓的视角,记录了那场战争,有更广阔的社会背景。
  《马力生日记》不仅记述了1940年到1943年间其家庭在战乱中所经历的一切,也记叙了当时社会的方方面面。包括旧中国的司法、婚恋、教育等。对经历、对见闻、对人对事的记述与描写均真实、具体、生动、细致、绘声绘色,构成了60多年前战时保山社会政治、军事、文化生活的全真图景,其史料价值自不待言。
  1937年11月11日,上海沦陷。日军控制了中国全部的海岸线,抢占、封锁中国沿海对外交通,不仅摧毁了中国本来就十分可怜的国防工业,还堵死了国际上援助中国的海上通道。
  中国急需国际援助,云南省主席龙云建议修建滇越铁路和滇缅公路,国民政府采纳了这一建议。上海沦陷前十多天,国民政府官员赶到昆明,确定滇缅公路由昆明经下关、保山、龙陵、芒市、畹町出国,然后在缅甸的腊戌与缅甸的中央铁路接通、直通仰光。
  1938年1月,滇缅公路总工程处紧急成立。滇西28个县共10万多人走上了筑路工地,用最原始的生产工具,仅用了9个月的时间就开辟出一条穿过中国最坚硬的山区,跨越中国最湍急的河流,蜿蜒上千公里的运输干道———滇缅公路。
  滇缅公路成了日本帝国主义的眼中钉,截断滇缅公路成了日军在中国进行侵略战争的当务之急。1940年9月,日军登陆越南北方海防港,10月7日在越南河内成立了“滇缅路封锁委员会”,以河内为基地,利用其空中优势,对滇缅公路进行狂轰滥炸,给沿线人民造成了极大的恐慌和灾难。1942年1月,日军占领缅甸,5月侵入滇西,企图越过怒江,挺进昆明,从陆路上彻底封锁滇缅公路。滇西人民因此丧失了几十万同胞,损失了不计其数的金钱物资,成千上万的人承受着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巨大痛苦。
  《马力生日记》就诞生于这样的历史背景之下,它是一个饱受战乱之苦的既为人子,又为人父,且为人夫的青年用血和泪写成的。《马力生日记》是私人日记,却具有世界性意义。因为滇西抗日战争是全国抗日战争的一部分,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全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对战乱生活的真实记录

  关于滇西抗战的资料很多,但大多是记录了双方交战的实况,表现的是人们在面对生死抉择,面对流血和屠戮,面对尊严和屈辱时精神上、心理上和生理上的痛苦。对于那些冲杀在战火之中的军人,面对死亡是一种越磨越钝的感觉,甚至于慷慨赴死也是一种积极的选择;而对于生活在战争恐怖之下的平民百姓,每天都在担惊受怕,死亡的气息与恐惧就像浓雾一样弥漫在空气里挥之不去。《马力生日记》以平民百姓的视觉,于细小的平凡琐事、飘浮不定的人间烟火中记述了滇西人民在极端特殊的处境之下的惶恐与抗争,从而具有了一种凝重而沉厚的悲剧色彩。
   “抽中指,打午时,打了午时又五十,江边飞来个铁斑鸠,不吃江边草,要吃人骨头。”《马力生日记》从一开始就记下了保山上空出现的被当地百姓称之为“铁斑鸠”的鸟。“1940年10月18日,到学校里时已有十二点钟,把朱先生请来与同事们正谈着话,一个学生忽然跑来,说有飞机声,同事连忙跑去四面一听,声音更大了,接着几妇人跑来呼子喊弟,我心一动,就立刻带了学生到田野疏散。危险呀!死亡神真的到了,由牛角关山头九架一队,九架一队相继飞来,有一只鹞鹰大小,浓浓的响声,使人听着害怕……索命的鬼来了。”“滇缅公路自开放以后道路就不得安静,敌机随时来找着轰炸,它首先注意的就是桥梁,所以炸功果桥,连今天三次。”“1941年1月4日,才一进城门,便觉有异常的味,刚至二福街口,就见墙倒屋落,一棺南面停着,张培书老师家门前街心落一弹,入地八九尺,宽丈许。弹落近东廊,一层东向,背墙及顶屋被(炸)去,只有向东门窗尚存。复行至酒街东口,呀!竟成一片瓦砾……又走到通商巷,才一跨进北头街口,就见两廊房屋不正,约行经一街之半时,喂!可怕的空(袭)呀!我不禁暗暗喊着,但见两廊所有房子没有一间成个样子,都变成木屑焦土。这样的一直到了南头街口,只见死尸枕藉。听说此地除掘出者外,尚不知还有几许埋于土中。出巷西上朱市街,左右之屋歪斜倾倒,无一间完全,一直到关庙附近皆然。后来到丽泉家里,不料他家屋顶竟被机枪射成碗大一洞。我于是沿大街直下到范福崇那里,他家虽免,但门窗受震动坍下……我怕又有敌机袭来,急匆匆出城,午后到校上课,把所见一切向学生讲了。”
  最惨烈的轰炸是1942年5月4日:“这天正值‘五四运动’纪念日,突来敌机数十架滥肆轰炸,城内死伤巨重,后闻吾兄沙明及侄儿永全二人丧命,此外岳丈刘学斋亦死。”就在同一天,马力生后来的妻子袁一芝,系旅缅华侨,从缅甸逃难途经保山亦被炸成重伤,腹中胎儿流产,她的丈夫以及她的弟弟、妹妹均被炸死。
  保山五四被炸,近一万人丧生。马先生所记皆亲见,描述具体,是《马力生日记》不同于一般滇西抗战史料的地方。
  1942年5月,日军在轰炸滇缅公路沿线中,公然违反国际公约,向保山等集镇投放细菌弹,导致云南58个县霍乱暴发,老百姓只能用放手指血、刮痧等方法自救,收效甚微。马力生的舅母、妻子、姐姐、儿子恩元、女儿环儿、玉儿因霍乱而死亡。毫无凝问,这一段人生经历对于马先生来说是刻骨铭心的。到了第二天,他的小女环儿也染病了:“今天吾因出外疏散,见二嫂牵环儿与恩元亦先在疏散地。两孩子见吾,即来吾身边玩,后吾将之领回。至住处后,环儿即病泻肚,知染霍乱,立将之戳手,把沙气水与之吃,……后二哥又喂邦碧腊,终无效。”“5月28日,一早吾疾行至家去领教宗述孔,而他亦束手无策。吾七处搜得几种治痧的单方,如杉板屑、乌梅、高粮、酸木瓜、黄杨木等东西,疾折身转家,孰知环儿已被拿出至村西乾河中。吾至她身边时,母亲与大舅妈在旁泪眼相视,环儿在一块木板上,用一条棉毯覆盖,吾去将毯扯开,她两眼转过望着吾而已无光,然还在唉声的哼出最后的一声,这代表着喊她难割难舍的爹爹。”一个活泼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三个多月后,马先生的姐姐也因染上霍乱而撒手人寰。中秋节到了。马老先生在日记里这样记到:“1942年9月24日,又是一年的中秋,去年今日月相同,今年少了去年人。少了的是亲爱的弟弟马周、可怜的珍莲妻、可爱的玉环儿、年老的舅母、锦上花的大姐,一家人就死去他们几个,于是睹景伤心。”
  这样的灾难并非只降临在马老先生一家,全滇西人民都在遭受着同样的苦难。在保山城被日机狂轰滥炸后的几个月里,保山死于霍乱的人数达6万多人。有的朝病夕亡,十室九空,有些人家绝门绝户,甚至有的寨子从此再无人烟。

日记的文学价值

  《马力生日记》是生活实录,也是一种见证。真实而不加掩饰地记述了作者当时的日常生活和他对社会的观察与思考。展示了他特立独行的价值观、世界观和对纷乱人世的感悟。虽说日记不是小说,可马先生的日记却和小说一样引人入胜。
  马先生以画出名,同时也是一位很有成就的散文家。他的日记洋洋洒洒20余万字,在保山所有与世谋面的日记中当推长篇巨著。其所记时日虽只是四个年头,但篇幅之浩大,内容之宏富,皆为保山古今第一。
  《马力生日记》的艺术特点在于真。它没有文人墨客的矫揉造作,无虚拟之词,无雕饰之痕,语言朴素,文笔清新流畅,以真切、质朴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保山在日军的细菌战中,平民百姓死于霍乱者不计其数,作者为给死去的姐姐打制盖材石经过红土坡竟看到了这样一幅惨景:“9月19日,本天午后吾去红土坡看平滩石匠打来的盖坑石。一路走去,就见红土坡上横七竖八的新坟,被狗扒了,尸骨暴露在外,看到甚惨。”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
  日记最忌成为流水账,《马力生日记》却没有这样的文病。随着日子的过去,生活中的故事也层层向前推进。每天的记述各有详略,前后互为照应。一些戏剧性的情节,则预埋伏笔,在以后的日记中相继铺承开来。日记中使用了很多俚言俗语,使文笔显得生动、活跃,对保山读者乃至滇西读者来说颇感亲切和有吸引力,譬如“我就开噪起来”中的“噪”,方言有“批评人”的意思,完整的意思只有保山或是滇西人才能够心领神会。
  马先生的纂物写人皆生动而形象。如描写侨中女生:“到会场时已近午,游人疏落不多,较数年前少多了,不过现象不一样罢了。这天侨中女生有几个,衣裤紧紧,帽儿飞飞,满是些孩子脾气。”略略几笔,侨中女生的模样让读者如同亲见。又如对其弟马周的记述也颇为生动:“5月18日,我不知为了何故随时想同人生气,马周他于昨日由腾冲走起回来了,才一进门就见他歪戴着一顶草帽,身上穿一件起花的汗衣,裤子是由家就穿去,腰间挎着一个七包八包的裹肚,口角上吊着一根纸烟,一见人就叫,而烟是忽上忽下的在动着,我见了他这点样子心里就早已冷下去了,于是我就把脸一沉不由的头朝这方转过来了。
  《马力生日记》中的诸色人等在其笔下亦如文学典型般个性鲜明,栩栩如生。而这所有的人物中,形象最饱满、色彩最丰富、思想最充实的,无疑就是日记的主人公马先生本人。读者从这些每天必记的日记中尽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个活生生的马力生是如何度过他在战乱中的每一天,每一个小时,及至了解他是如何看待祖国的苦难,如何看待所遭受的磨难,如何读书和作画,如何面对社会的动荡的。对那些欲探知60多年前保山之社会、中国之社会的读者而言,《马力生日记》无疑是一份不可多得且无法替代的第一手资料。

读书、作画即生命

  马先生从小就表现出对字画的情有独钟和绝佳的天赋才能。幼儿时既爱哭又爱闹,只要把他抱到字画前,片刻便安静下来,还会对着字画咿咿呀呀。四五岁时便开始涂鸦,竟也字有筋骨,画有棱角,显山露水。
  少年时期的马先生非常顽劣,却因对书法绘画的爱好而刻苦有加,虽然因处战乱年代而无师可从,却因刻苦而有所成,青年时期已是当地稍有名气的画师了。除却书法绘画之外,马先生还嗜书如命,郁达夫的作品,艾思奇的《大众哲学》是他案头必备之书,并抄录了大量的名人名言和为人处世的格言警句作为座右铭,这些无疑对他世界观的形成起了重要作用,也提高了他写作的情趣。这并不等于说要有传世的作品。这种爱好,实则是一种生活方式,是因为他对文学与艺术充满了热情。为防空袭而准备疏散时,他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自己喜爱的书收拾成两箱,以便在逃难中能快速携走。
  保山虽不是血肉横飞的战场,但也决不是后方,是战争的前沿阵地。马先生也没有亲临战场杀敌,但他用手中的画笔,一样与日本帝国主义作战。“10月20日,自空袭警报发生以后,东河两岸,东一簇,西一簇的妇孺,或坐或立,或俯或仰的在东张西望,但是穿着很漂亮的白衣裳,孩子们的头上戴着通红的帽子,像这样明显的服饰可说是出去找死。有见于此,我就连夜写画了几张防空简易常识壁报,与防空画报一起贴在街面上,给大家一点防空知识。”
  日军为掐断滇缅公路这条关乎中国生死存亡的生命线,派重兵越过中南半岛,从泰国攻入缅甸。中国远征军为拒敌于国门之外而出征缅甸,只可惜事与愿违,援缅失败,中国远征军溃退回国,日军长驱直入,于1942年5月强占了怒江以西现德宏州各地及保山所属龙陵、腾冲大片国土。作为一个文人,他能做些什么呢?“12月21日,万大荣几次跑来,请求我给他画几幅壁画,我原不想画,过后仔细一想,画壁画是我感化大众的良机。好久未执笔了,刚开动画的时候,有点手生,后来画顺了,横扫直刷的一刹时就成功一图“中西风景”,稍停又继续写了一幅“怒鹫”,这两幅画虽不算欺了造物,已稍似物化之作。”
  随后,马先生参加了地方抗日自卫队作宣传工作。“1942年7月6日,吾所渴望的工作今已得到,即写公文,挥墙标画壁画,过团体生活,知友相互砥励,大家在一块工作过活,按时间、守纪律、规定个人自修章则,则不已如愿以偿了吗?并因得跳出陷阱,走上光明的路。当此国难严重得能如此,可为不幸中之幸。”他以120度的热血投入抗战工作,主要就是作抗战宣传画,给自卫队上政治时事课,他把自己当作号角,希望能唤起大众,为保卫家园而战。然而好景不长,不及两月,自卫队宣告解散。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马先生在大理结识了因日军占领缅甸而举家逃回国内,途经保山时遭遇日机轰炸,三位亲人被炸得尸骨无存,自己也被炸成重伤的归国华侨袁一芝,经人说合结为夫妇。1949年新中国成立,马先生执教于保山第一中学,满腔热血投身于人民的教育事业。

精神家园的守护者

  透过日记,我们看到的已经不是具体的人和事,而是马先生的“精神家园”。处于青年时期的马先生论及家园是痛苦的,外敌入侵,希冀能上战场杀敌以报效国家,却无奈身陷囹圄,这让正在对人生进行思考与探索的马先生陷入了迷惘。自家的房产被骗卖,道理在自家一边,却被下到狱中;前方战事吃紧,家园危在旦夕之间,成立自卫队本是保家卫国之举,却在瞬间即逝,拿起笔作刀枪的理想成为一枕黄梁梦。而亲人一个又一个在霍乱肆虐中相继死去,无疑是一次又一次沉重的打击。现实世界是惨酷的,追求美好又是人的天性。然而,人生的美好在哪里?家园的美丽在哪里?处于青年时期的马老先生,经历的是在空袭的阴影下跑警报,看到的是新坟压旧坟的战乱景象。
  于是,马先生只能在书本和绘画中寻找自己的理想,从精神家园中寻找慰藉。马先生在其日记中一次又一次提到了精神力的作用。他认为精神能孕育出不朽的思想和情感,生成知识和美德,生成对美、正义和善的尊重。他对于精神至善境界的追求,对于理想的向往,有着“柏拉图式”的痴迷。也正因为如此,“精神家园”在其心中变得愈来愈完美。他人的“精神家园”抑或只是一种理想,或只存在于臆想之中,而马先生的“精神家园”却是值得他为此付出一生代价的———
  1943年是马先生的而立之年。8月13日,他按照中国传统的“三十而立”的观念,制定贯彻一生的“立志—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修身大纲》,并发誓要“做世界上极伟大的人,做世界上极伟大的事!”且“大志立定即在枪林弹雨、人山血海中丝毫不恐惧,就是太平洋之大,喜马拉雅山之高都要跳过去、走过去丝毫不疑虑,若遇到天翻地覆的时候,拿脚踏,头顶起来就是,无第二念头!”继而又写道:“不做到尽善尽美的人,污辱的活着,不如干脆的死去!”
  曾经有那么一刻,我认为马先生是个唯意志论者。然而,在反复读了他的日记之后,我却理解了他,尤其是在得知他后来所走过的曲折人生道路时,我才知道这不是说着玩的,他用以后所有的岁月践行着这一誓言。很多时候,只要他能稍稍变通一下,就很有可能不用再受那么多的苦难,可他却没有那样做,为此,如同许多殉道者,他在未来的岁月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的这种坚持到底的精神,用当时的语言来说就是“顽固不化”。事实上,坚持到底和顽固不化具有同样的蕴含,只不过是一褒一贬和从什么阵营的人口中说出来罢了。
  当然,他没有成为“世界上极伟大的人”,也没有做成“世界上极伟大的事”。但他在亲朋好友、他所有的学生及熟识他的人生经历的人眼中,他是其信念最有力的执行者,也是信念的殉道者,他于悲壮的坚持中透出惊人的意志和力量,是一般人难以做到的。
  思想意识是一切行为的前导,也是构成一个人世界观的基础。要全面地理解马先生的思想,就应该溯本探源,发现他的个性特征及其形成的条件。处在战乱的年代,生活的一切都不能依着自己的意愿,总是无奈地被社会那无序的力量裹挟着。青壮年时期就经历了父逝、妻死、弟亡、子失的痛苦及牢狱之灾,经受了因战乱而拉家携口的躲避空袭,看够了因霍乱泛滥而“万户萧疏鬼唱歌”的社会现状,他报国无门,救家无路,于是只有躲到书本之中寻求精神的寄托。
  与许多同时代同一条道路的人相比,马先生比他们多了许多的苦难。其“不做到尽善尽美的人,屈辱的活着,不如干脆的死去”的信念,虽尝尽苦头却始终不低头,确实非一般人能为。


  在日机轰炸中死去的袁一芝的弟妹。


  马力生妻子袁一芝。

  袁一芝在保山“五·四”被炸中双脚致残。

  幼年时期的马力生。

  马力生青年时期的牢狱写生。



  1941年1月3日,保山首次遭到日机轰炸,这是马力生的现场写生。图中文字为:残酷的轰炸,折栋断梁,血肉横飞,繁盛的都世,顿成瓦砾,平民的住宅变为废墟。

际,马力生的日记被公诸于世,并由此引起了社会各界及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 2006年仲秋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马先生之子马德寿将其父1940至1943年间所写的约20多万字的日记交与我。捧着这些醮着血和泪写就的文字,60多年前的一幕幕又闪现在我的眼前。相对于战场上枪林弹雨的壮烈来说,先生的日记更具体、更生动也更真实,因日记以一个平民百姓的视角,记录了那场战争,有更广阔的社会背景。
  《马力生日记》不仅记述了1940年到1943年间其家庭在战乱中所经历的一切,也记叙了当时社会的方方面面。包括旧中国的司法、婚恋、教育等。对经历、对见闻、对人对事的记述与描写均真实、具体、生动、细致、绘声绘色,构成了60多年前战时保山社会政治、军事、文化生活的全真图景,其史料价值自不待言。
  1937年11月11日,上海沦陷。日军控制了中国全部的海岸线,抢占、封锁中国沿海对外交通,不仅摧毁了中国本来就十分可怜的国防工业,还堵死了国际上援助中国的海上通道。
  中国急需国际援助,云南省主席龙云建议修建滇越铁路和滇缅公路,国民政府采纳了这一建议。上海沦陷前十多天,国民政府官员赶到昆明,确定滇缅公路由昆明经下关、保山、龙陵、芒市、畹町出国,然后在缅甸的腊戌与缅甸的中央铁路接通、直通仰光。
  1938年1月,滇缅公路总工程处紧急成立。滇西28个县共10万多人走上了筑路工地,用最原始的生产工具,仅用了9个月的时间就开辟出一条穿过中国最坚硬的山区,跨越中国最湍急的河流,蜿蜒上千公里的运输干道———滇缅公路。
  滇缅公路成了日本帝国主义的眼中钉,截断滇缅公路成了日军在中国进行侵略战争的当务之急。1940年9月,日军登陆越南北方海防港,10月7日在越南河内成立了“滇缅路封锁委员会”,以河内为基地,利用其空中优势,对滇缅公路进行狂轰滥炸,给沿线人民造成了极大的恐慌和灾难。1942年1月,日军占领缅甸,5月侵入滇西,企图越过怒江,挺进昆明,从陆路上彻底封锁滇缅公路。滇西人民因此丧失了几十万同胞,损失了不计其数的金钱物资,成千上万的人承受着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巨大痛苦。
  《马力生日记》就诞生于这样的历史背景之下,它是一个饱受战乱之苦的既为人子,又为人父,且为人夫的青年用血和泪写成的。《马力生日记》是私人日记,却具有世界性意义。因为滇西抗日战争是全国抗日战争的一部分,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全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对战乱生活的真实记录

  关于滇西抗战的资料很多,但大多是记录了双方交战的实况,表现的是人们在面对生死抉择,面对流血和屠戮,面对尊严和屈辱时精神上、心理上和生理上的痛苦。对于那些冲杀在战火之中的军人,面对死亡是一种越磨越钝的感觉,甚至于慷慨赴死也是一种积极的选择;而对于生活在战争恐怖之下的平民百姓,每天都在担惊受怕,死亡的气息与恐惧就像浓雾一样弥漫在空气里挥之不去。《马力生日记》以平民百姓的视觉,于细小的平凡琐事、飘浮不定的人间烟火中记述了滇西人民在极端特殊的处境之下的惶恐与抗争,从而具有了一种凝重而沉厚的悲剧色彩。
   “抽中指,打午时,打了午时又五十,江边飞来个铁斑鸠,不吃江边草,要吃人骨头。”《马力生日记》从一开始就记下了保山上空出现的被当地百姓称之为“铁斑鸠”的鸟。“1940年10月18日,到学校里时已有十二点钟,把朱先生请来与同事们正谈着话,一个学生忽然跑来,说有飞机声,同事连忙跑去四面一听,声音更大了,接着几妇人跑来呼子喊弟,我心一动,就立刻带了学生到田野疏散。危险呀!死亡神真的到了,由牛角关山头九架一队,九架一队相继飞来,有一只鹞鹰大小,浓浓的响声,使人听着害怕……索命的鬼来了。”“滇缅公路自开放以后道路就不得安静,敌机随时来找着轰炸,它首先注意的就是桥梁,所以炸功果桥,连今天三次。”“1941年1月4日,才一进城门,便觉有异常的味,刚至二福街口,就见墙倒屋落,一棺南面停着,张培书老师家门前街心落一弹,入地八九尺,宽丈许。弹落近东廊,一层东向,背墙及顶屋被(炸)去,只有向东门窗尚存。复行至酒街东口,呀!竟成一片瓦砾……又走到通商巷,才一跨进北头街口,就见两廊房屋不正,约行经一街之半时,喂!可怕的空(袭)呀!我不禁暗暗喊着,但见两廊所有房子没有一间成个样子,都变成木屑焦土。这样的一直到了南头街口,只见死尸枕藉。听说此地除掘出者外,尚不知还有几许埋于土中。出巷西上朱市街,左右之屋歪斜倾倒,无一间完全,一直到关庙附近皆然。后来到丽泉家里,不料他家屋顶竟被机枪射成碗大一洞。我于是沿大街直下到范福崇那里,他家虽免,但门窗受震动坍下……我怕又有敌机袭来,急匆匆出城,午后到校上课,把所见一切向学生讲了。”
  最惨烈的轰炸是1942年5月4日:“这天正值‘五四运动’纪念日,突来敌机数十架滥肆轰炸,城内死伤巨重,后闻吾兄沙明及侄儿永全二人丧命,此外岳丈刘学斋亦死。”就在同一天,马力生后来的妻子袁一芝,系旅缅华侨,从缅甸逃难途经保山亦被炸成重伤,腹中胎儿流产,她的丈夫以及她的弟弟、妹妹均被炸死。
  保山五四被炸,近一万人丧生。马先生所记皆亲见,描述具体,是《马力生日记》不同于一般滇西抗战史料的地方。
  1942年5月,日军在轰炸滇缅公路沿线中,公然违反国际公约,向保山等集镇投放细菌弹,导致云南58个县霍乱暴发,老百姓只能用放手指血、刮痧等方法自救,收效甚微。马力生的舅母、妻子、姐姐、儿子恩元、女儿环儿、玉儿因霍乱而死亡。毫无凝问,这一段人生经历对于马先生来说是刻骨铭心的。到了第二天,他的小女环儿也染病了:“今天吾因出外疏散,见二嫂牵环儿与恩元亦先在疏散地。两孩子见吾,即来吾身边玩,后吾将之领回。至住处后,环儿即病泻肚,知染霍乱,立将之戳手,把沙气水与之吃,……后二哥又喂邦碧腊,终无效。”“5月28日,一早吾疾行至家去领教宗述孔,而他亦束手无策。吾七处搜得几种治痧的单方,如杉板屑、乌梅、高粮、酸木瓜、黄杨木等东西,疾折身转家,孰知环儿已被拿出至村西乾河中。吾至她身边时,母亲与大舅妈在旁泪眼相视,环儿在一块木板上,用一条棉毯覆盖,吾去将毯扯开,她两眼转过望着吾而已无光,然还在唉声的哼出最后的一声,这代表着喊她难割难舍的爹爹。”一个活泼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三个多月后,马先生的姐姐也因染上霍乱而撒手人寰。中秋节到了。马老先生在日记里这样记到:“1942年9月24日,又是一年的中秋,去年今日月相同,今年少了去年人。少了的是亲爱的弟弟马周、可怜的珍莲妻、可爱的玉环儿、年老的舅母、锦上花的大姐,一家人就死去他们几个,于是睹景伤心。”
  这样的灾难并非只降临在马老先生一家,全滇西人民都在遭受着同样的苦难。在保山城被日机狂轰滥炸后的几个月里,保山死于霍乱的人数达6万多人。有的朝病夕亡,十室九空,有些人家绝门绝户,甚至有的寨子从此再无人烟。

日记的文学价值

  《马力生日记》是生活实录,也是一种见证。真实而不加掩饰地记述了作者当时的日常生活和他对社会的观察与思考。展示了他特立独行的价值观、世界观和对纷乱人世的感悟。虽说日记不是小说,可马先生的日记却和小说一样引人入胜。
  马先生以画出名,同时也是一位很有成就的散文家。他的日记洋洋洒洒20余万字,在保山所有与世谋面的日记中当推长篇巨著。其所记时日虽只是四个年头,但篇幅之浩大,内容之宏富,皆为保山古今第一。
  《马力生日记》的艺术特点在于真。它没有文人墨客的矫揉造作,无虚拟之词,无雕饰之痕,语言朴素,文笔清新流畅,以真切、质朴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保山在日军的细菌战中,平民百姓死于霍乱者不计其数,作者为给死去的姐姐打制盖材石经过红土坡竟看到了这样一幅惨景:“9月19日,本天午后吾去红土坡看平滩石匠打来的盖坑石。一路走去,就见红土坡上横七竖八的新坟,被狗扒了,尸骨暴露在外,看到甚惨。”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
  日记最忌成为流水账,《马力生日记》却没有这样的文病。随着日子的过去,生活中的故事也层层向前推进。每天的记述各有详略,前后互为照应。一些戏剧性的情节,则预埋伏笔,在以后的日记中相继铺承开来。日记中使用了很多俚言俗语,使文笔显得生动、活跃,对保山读者乃至滇西读者来说颇感亲切和有吸引力,譬如“我就开噪起来”中的“噪”,方言有“批评人”的意思,完整的意思只有保山或是滇西人才能够心领神会。
  马先生的纂物写人皆生动而形象。如描写侨中女生:“到会场时已近午,游人疏落不多,较数年前少多了,不过现象不一样罢了。这天侨中女生有几个,衣裤紧紧,帽儿飞飞,满是些孩子脾气。”略略几笔,侨中女生的模样让读者如同亲见。又如对其弟马周的记述也颇为生动:“5月18日,我不知为了何故随时想同人生气,马周他于昨日由腾冲走起回来了,才一进门就见他歪戴着一顶草帽,身上穿一件起花的汗衣,裤子是由家就穿去,腰间挎着一个七包八包的裹肚,口角上吊着一根纸烟,一见人就叫,而烟是忽上忽下的在动着,我见了他这点样子心里就早已冷下去了,于是我就把脸一沉不由的头朝这方转过来了。
  《马力生日记》中的诸色人等在其笔下亦如文学典型般个性鲜明,栩栩如生。而这所有的人物中,形象最饱满、色彩最丰富、思想最充实的,无疑就是日记的主人公马先生本人。读者从这些每天必记的日记中尽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个活生生的马力生是如何度过他在战乱中的每一天,每一个小时,及至了解他是如何看待祖国的苦难,如何看待所遭受的磨难,如何读书和作画,如何面对社会的动荡的。对那些欲探知60多年前保山之社会、中国之社会的读者而言,《马力生日记》无疑是一份不可多得且无法替代的第一手资料。

读书、作画即生命

  马先生从小就表现出对字画的情有独钟和绝佳的天赋才能。幼儿时既爱哭又爱闹,只要把他抱到字画前,片刻便安静下来,还会对着字画咿咿呀呀。四五岁时便开始涂鸦,竟也字有筋骨,画有棱角,显山露水。
  少年时期的马先生非常顽劣,却因对书法绘画的爱好而刻苦有加,虽然因处战乱年代而无师可从,却因刻苦而有所成,青年时期已是当地稍有名气的画师了。除却书法绘画之外,马先生还嗜书如命,郁达夫的作品,艾思奇的《大众哲学》是他案头必备之书,并抄录了大量的名人名言和为人处世的格言警句作为座右铭,这些无疑对他世界观的形成起了重要作用,也提高了他写作的情趣。这并不等于说要有传世的作品。这种爱好,实则是一种生活方式,是因为他对文学与艺术充满了热情。为防空袭而准备疏散时,他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自己喜爱的书收拾成两箱,以便在逃难中能快速携走。
  保山虽不是血肉横飞的战场,但也决不是后方,是战争的前沿阵地。马先生也没有亲临战场杀敌,但他用手中的画笔,一样与日本帝国主义作战。“10月20日,自空袭警报发生以后,东河两岸,东一簇,西一簇的妇孺,或坐或立,或俯或仰的在东张西望,但是穿着很漂亮的白衣裳,孩子们的头上戴着通红的帽子,像这样明显的服饰可说是出去找死。有见于此,我就连夜写画了几张防空简易常识壁报,与防空画报一起贴在街面上,给大家一点防空知识。”
  日军为掐断滇缅公路这条关乎中国生死存亡的生命线,派重兵越过中南半岛,从泰国攻入缅甸。中国远征军为拒敌于国门之外而出征缅甸,只可惜事与愿违,援缅失败,中国远征军溃退回国,日军长驱直入,于1942年5月强占了怒江以西现德宏州各地及保山所属龙陵、腾冲大片国土。作为一个文人,他能做些什么呢?“12月21日,万大荣几次跑来,请求我给他画几幅壁画,我原不想画,过后仔细一想,画壁画是我感化大众的良机。好久未执笔了,刚开动画的时候,有点手生,后来画顺了,横扫直刷的一刹时就成功一图“中西风景”,稍停又继续写了一幅“怒鹫”,这两幅画虽不算欺了造物,已稍似物化之作。”
  随后,马先生参加了地方抗日自卫队作宣传工作。“1942年7月6日,吾所渴望的工作今已得到,即写公文,挥墙标画壁画,过团体生活,知友相互砥励,大家在一块工作过活,按时间、守纪律、规定个人自修章则,则不已如愿以偿了吗?并因得跳出陷阱,走上光明的路。当此国难严重得能如此,可为不幸中之幸。”他以120度的热血投入抗战工作,主要就是作抗战宣传画,给自卫队上政治时事课,他把自己当作号角,希望能唤起大众,为保卫家园而战。然而好景不长,不及两月,自卫队宣告解散。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马先生在大理结识了因日军占领缅甸而举家逃回国内,途经保山时遭遇日机轰炸,三位亲人被炸得尸骨无存,自己也被炸成重伤的归国华侨袁一芝,经人说合结为夫妇。1949年新中国成立,马先生执教于保山第一中学,满腔热血投身于人民的教育事业。

精神家园的守护者

  透过日记,我们看到的已经不是具体的人和事,而是马先生的“精神家园”。处于青年时期的马先生论及家园是痛苦的,外敌入侵,希冀能上战场杀敌以报效国家,却无奈身陷囹圄,这让正在对人生进行思考与探索的马先生陷入了迷惘。自家的房产被骗卖,道理在自家一边,却被下到狱中;前方战事吃紧,家园危在旦夕之间,成立自卫队本是保家卫国之举,却在瞬间即逝,拿起笔作刀枪的理想成为一枕黄梁梦。而亲人一个又一个在霍乱肆虐中相继死去,无疑是一次又一次沉重的打击。现实世界是惨酷的,追求美好又是人的天性。然而,人生的美好在哪里?家园的美丽在哪里?处于青年时期的马老先生,经历的是在空袭的阴影下跑警报,看到的是新坟压旧坟的战乱景象。
  于是,马先生只能在书本和绘画中寻找自己的理想,从精神家园中寻找慰藉。马先生在其日记中一次又一次提到了精神力的作用。他认为精神能孕育出不朽的思想和情感,生成知识和美德,生成对美、正义和善的尊重。他对于精神至善境界的追求,对于理想的向往,有着“柏拉图式”的痴迷。也正因为如此,“精神家园”在其心中变得愈来愈完美。他人的“精神家园”抑或只是一种理想,或只存在于臆想之中,而马先生的“精神家园”却是值得他为此付出一生代价的———
  1943年是马先生的而立之年。8月13日,他按照中国传统的“三十而立”的观念,制定贯彻一生的“立志—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修身大纲》,并发誓要“做世界上极伟大的人,做世界上极伟大的事!”且“大志立定即在枪林弹雨、人山血海中丝毫不恐惧,就是太平洋之大,喜马拉雅山之高都要跳过去、走过去丝毫不疑虑,若遇到天翻地覆的时候,拿脚踏,头顶起来就是,无第二念头!”继而又写道:“不做到尽善尽美的人,污辱的活着,不如干脆的死去!”
  曾经有那么一刻,我认为马先生是个唯意志论者。然而,在反复读了他的日记之后,我却理解了他,尤其是在得知他后来所走过的曲折人生道路时,我才知道这不是说着玩的,他用以后所有的岁月践行着这一誓言。很多时候,只要他能稍稍变通一下,就很有可能不用再受那么多的苦难,可他却没有那样做,为此,如同许多殉道者,他在未来的岁月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的这种坚持到底的精神,用当时的语言来说就是“顽固不化”。事实上,坚持到底和顽固不化具有同样的蕴含,只不过是一褒一贬和从什么阵营的人口中说出来罢了。
  当然,他没有成为“世界上极伟大的人”,也没有做成“世界上极伟大的事”。但他在亲朋好友、他所有的学生及熟识他的人生经历的人眼中,他是其信念最有力的执行者,也是信念的殉道者,他于悲壮的坚持中透出惊人的意志和力量,是一般人难以做到的。
  思想意识是一切行为的前导,也是构成一个人世界观的基础。要全面地理解马先生的思想,就应该溯本探源,发现他的个性特征及其形成的条件。处在战乱的年代,生活的一切都不能依着自己的意愿,总是无奈地被社会那无序的力量裹挟着。青壮年时期就经历了父逝、妻死、弟亡、子失的痛苦及牢狱之灾,经受了因战乱而拉家携口的躲避空袭,看够了因霍乱泛滥而“万户萧疏鬼唱歌”的社会现状,他报国无门,救家无路,于是只有躲到书本之中寻求精神的寄托。
  与许多同时代同一条道路的人相比,马先生比他们多了许多的苦难。其“不做到尽善尽美的人,屈辱的活着,不如干脆的死去”的信念,虽尝尽苦头却始终不低头,确实非一般人能为。


  在日机轰炸中死去的袁一芝的弟妹。


  马力生妻子袁一芝。

  袁一芝在保山“五·四”被炸中双脚致残。

  幼年时期的马力生。

  马力生青年时期的牢狱写生。



  1941年1月3日,保山首次遭到日机轰炸,这是马力生的现场写生。图中文字为:残酷的轰炸,折栋断梁,血肉横飞,繁盛的都世,顿成瓦砾,平民的住宅变为废墟。


  1941年1月3日,保山首次遭到日机轰炸,这是马力生的现场写生。图中文字为:残酷的轰炸,折栋断梁,血肉横飞,繁盛的都世,顿成瓦砾,平民的住宅变为废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