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山民族文化的艺术成果

保山民族文化的艺术成果

作者:魏国彬  … 文章来源:保山日报 点击数:4782 更新时间:2011/9/5 2:21:47




  近日看到《隆阳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53.7万字)和《隆阳民间文学集成》(50万字)这两本书,我的眼睛一亮,既为之震惊,也格外的敬佩。《隆阳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一书由丁今主编,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隆阳民间文学集成》一书由丁今、肖正伟主编,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它们是隆阳区文化馆所有文化工作者及其同仁三年普查心血的结晶。这两本书的装祯特别具有文化的厚重感,所汇集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几乎囊括了隆阳区的民族民间文化。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两本书应该是迄今为止保山民族民间文化当中最有价值的两部著作,填补了保山民间文艺方面的历史空白,在保山民族文化的历史长廊中,永远记录着保山民族文化的精彩。

(一)

  在来保山之前,我就从书籍上得知了历史悠久的哀牢文化和永昌文化。来到保山之后,我就马上开始在保山坝做田野调查。当时,我是多么想找到一些有价值的历史遗迹。然而,我发现曾经光耀千秋史册的哀牢文化和永昌文化却罕见物质文化的痕迹和民族文化的遗韵。作为一名民族民间文化艺术的研究者,我为保山失去历史文化遗存心痛不已!
  历史的车轮不可避免地要向前进,越来越多的现代化因素也必然要渗透到我们的生活当中去。如果用现代化的观念主导我们的经济发展,传统文化就必然会被忽视,甚至被当作牺牲品。历史事实已经表明,割裂历史文化,摧毁文化遗产,漠视残存遗迹,这样的情况在全国各地都见怪不怪,在保山也极其严重。来保山后,我也曾经目睹过这样的事情在我的努力中无可奈何地发生。保山的民族民间文化在现代化的冲击下正在急剧消失,生存环境日益恶化,一些靠口头和行为传承的技术、礼仪、节庆、游艺、文艺等面临着后继乏人的局面。随着最后一代传人的去世,有些民族民间文化将面临灭绝的危险。可以说,保护文化遗产刻不容缓。
  我国各族人民在长期历史发展过程中创造的民族民间文化丰富多彩,源远流长,是中华文化的根基和重要组成部分,是承载中华民族精神与情感的重要载体,也是维系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的基础和联系世界的桥梁。因此,保护文化遗产就是保护我们的民族立身之根本。党和政府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设立了中国文化遗产保护日,启动了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以此强化对文化遗产的保护。保山隆阳区的文化工作者响应国家的号召,积极投身文化保护工作当中,历经三年的艰辛普查,终于实现了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挽救性保护。他们走在了全市乃至全省的前列,成为塑造艺术丰碑的开拓者,《隆阳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隆阳民间文学集成》这两本书的出版就是最好的证明。
  保护文化,也就是传承文化。作为保山市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隆阳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隆阳民间文学集成》这两本书必定会将保山市的悠久历史文化永远地传承下去。

(二)

  《隆阳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隆阳民间文学集成》这两本书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对保山民族民间文化的保护与传承,更重要的是,它们还为保山市发展文化产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文化旅游是目前发展最为迅速的产业部门。建构一个景点,推销一个景区,依靠的是什么?除了优美秀丽的自然景观之外,当地特色文化就是对旅游者的最大吸引力,也是景点景区经营的卖点。厚重的历史文化感,浓郁的民族文化氛围,靠什么来营造?只要我们走进民族生态博物馆,或者是民族村寨,我们就会体会到,民间美术、民族工艺、民族舞蹈、民族建筑等民族民间艺术是其中水乳交融的元素。甚至可以这样说,一个民间神话故事或者是一个历史传说就能够将景点景区玩火。所以,保护好这些民族民间艺术,建构出具有游览价值的旅游景点景区,对发展文化产业来说显然是一条有价值的探索之路。像《保山西庄———猪八戒的故乡》这样的神话传说,如果能够充分利用,完全能够借助猪八戒的知名度打造出一个让保山闻名海内外的著名景点。
  即便是撇开文化旅游这一块,从文学创作的角度来看这两部书,我们也能够为保山的文化产业找到一条值得尝试的发展之路。谐趣的谎张三(《焐烂眼》、《龙王缺的东西》、《火烧房子》等),羁旅边地的杨慎(《杨状元智惩刁官》、《杨升庵的传说》、《杨慎与张含和诗》等),回民领袖杜文秀(《杜文秀避祸上拉堡》、《杜文秀告状》、《回汉友谊佳话》等),这些民间文学中的人物已经活在了保山人的心中,受到保山人的喜爱和永远的怀念。如果将他们的民间故事串连起来,拍成电影或电视剧,既有受众市场,又能发掘民间文学的价值,这样的尝试是不是值得考虑一下呢?
  来自民间的艺术,生命力也最悠久。采风民间形成的《诗经》是中国诗歌的第一个高峰,整理民间故事而形成的《西游记》、《水浒传》、《三国演义》组成了中国四大文学名著的主体,靠摆茶摊收集民间故事而撰写的《聊斋志异》也是文言小说的典范之作。这些生动事例已经说明,保山影视产业的突破口可能就在对民间文艺的转化上。

(三)

  可能最喜欢《隆阳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隆阳民间文学集成》这两本书的人就是研究保山民族民间文化的学者。在这些学者的眼光中,书中的故事可能就不仅仅是故事,更多的可能是民俗的原始来源,是文化的原初阐释,是民族的集体记忆。
  研究民族民间文化的文化人类学者看这些故事,他们能够拨开罩在神话传说上面的那层雾纱,透过故事的表象探寻到民族的原初生活本相。拿《九隆传说》为例来说吧。有学者就认为,传说中哀牢民族的始祖沙壹是妇女,由此断定哀牢民族当时还处于母系氏族社会;根据沙壹下海捕鱼这个信息,他们断定当时的哀牢民族是渔猎民族;根据九隆被推选为第一代哀牢国王这一信息,九隆时代的哀牢民族已经到了父系氏族社会末期。由于民间故事和神话传说是一个民族的集体无意识,是民族的集体记忆,它们也必将反映出其中内容所涉及的时代的文化本质,暗示出民族的心理意识与集体情感。
  对保山的民族民俗艺术研究来说,这两本书应该说是一个资料基础。且不论《隆阳民间文学集成》当中的民俗专辑部分,就是在这些民间故事传说里, 我也发现了许多有研究价值的民族民俗艺术信息,它们揭示出民族民俗艺术的文化起源意义。这样的民间故事传说,如《傈僳族“咱务杂”节的由来》、《苗族喜欢养狗的传说》、《彝族神龛的传说》、《德昂族泼水节的传说》、《德昂族文字传说二则》、《德昂族腰箍和筒裙的来历》、《芦笙的传说》等,无不是民族民俗艺术的宝贵的研究资料。作为一个多民族和谐共生的边疆地区,这些民间故事传说在民族研究方面的价值更是不可低估,特别是民族艺术对民族和谐社会的建构所具有的作用更是值得我们民族学者的重视。
  总之,我为《隆阳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隆阳民间文学集成》这两本书的出版感到高兴,看到它们能够为保山民族文化的保护和传承做出应有的贡献而感到欣慰。有文化良知的民族看重传统文化,在保护和开发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发展经济,永远不忘民族的立身之根。可以说,《隆阳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隆阳民间文学集成》这两本书就起了这样的作用,双双成为传承保山民族文化的夺目奇葩!
(作者系云大人文学院中文系中国少数民族艺术专业博士研究生)


  近日看到《隆阳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53.7万字)和《隆阳民间文学集成》(50万字)这两本书,我的眼睛一亮,既为之震惊,也格外的敬佩。《隆阳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一书由丁今主编,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隆阳民间文学集成》一书由丁今、肖正伟主编,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它们是隆阳区文化馆所有文化工作者及其同仁三年普查心血的结晶。这两本书的装祯特别具有文化的厚重感,所汇集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几乎囊括了隆阳区的民族民间文化。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两本书应该是迄今为止保山民族民间文化当中最有价值的两部著作,填补了保山民间文艺方面的历史空白,在保山民族文化的历史长廊中,永远记录着保山民族文化的精彩。

(一)

  在来保山之前,我就从书籍上得知了历史悠久的哀牢文化和永昌文化。来到保山之后,我就马上开始在保山坝做田野调查。当时,我是多么想找到一些有价值的历史遗迹。然而,我发现曾经光耀千秋史册的哀牢文化和永昌文化却罕见物质文化的痕迹和民族文化的遗韵。作为一名民族民间文化艺术的研究者,我为保山失去历史文化遗存心痛不已!
  历史的车轮不可避免地要向前进,越来越多的现代化因素也必然要渗透到我们的生活当中去。如果用现代化的观念主导我们的经济发展,传统文化就必然会被忽视,甚至被当作牺牲品。历史事实已经表明,割裂历史文化,摧毁文化遗产,漠视残存遗迹,这样的情况在全国各地都见怪不怪,在保山也极其严重。来保山后,我也曾经目睹过这样的事情在我的努力中无可奈何地发生。保山的民族民间文化在现代化的冲击下正在急剧消失,生存环境日益恶化,一些靠口头和行为传承的技术、礼仪、节庆、游艺、文艺等面临着后继乏人的局面。随着最后一代传人的去世,有些民族民间文化将面临灭绝的危险。可以说,保护文化遗产刻不容缓。
  我国各族人民在长期历史发展过程中创造的民族民间文化丰富多彩,源远流长,是中华文化的根基和重要组成部分,是承载中华民族精神与情感的重要载体,也是维系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的基础和联系世界的桥梁。因此,保护文化遗产就是保护我们的民族立身之根本。党和政府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设立了中国文化遗产保护日,启动了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以此强化对文化遗产的保护。保山隆阳区的文化工作者响应国家的号召,积极投身文化保护工作当中,历经三年的艰辛普查,终于实现了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挽救性保护。他们走在了全市乃至全省的前列,成为塑造艺术丰碑的开拓者,《隆阳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隆阳民间文学集成》这两本书的出版就是最好的证明。
  保护文化,也就是传承文化。作为保山市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隆阳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隆阳民间文学集成》这两本书必定会将保山市的悠久历史文化永远地传承下去。

(二)

  《隆阳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隆阳民间文学集成》这两本书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对保山民族民间文化的保护与传承,更重要的是,它们还为保山市发展文化产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文化旅游是目前发展最为迅速的产业部门。建构一个景点,推销一个景区,依靠的是什么?除了优美秀丽的自然景观之外,当地特色文化就是对旅游者的最大吸引力,也是景点景区经营的卖点。厚重的历史文化感,浓郁的民族文化氛围,靠什么来营造?只要我们走进民族生态博物馆,或者是民族村寨,我们就会体会到,民间美术、民族工艺、民族舞蹈、民族建筑等民族民间艺术是其中水乳交融的元素。甚至可以这样说,一个民间神话故事或者是一个历史传说就能够将景点景区玩火。所以,保护好这些民族民间艺术,建构出具有游览价值的旅游景点景区,对发展文化产业来说显然是一条有价值的探索之路。像《保山西庄———猪八戒的故乡》这样的神话传说,如果能够充分利用,完全能够借助猪八戒的知名度打造出一个让保山闻名海内外的著名景点。
  即便是撇开文化旅游这一块,从文学创作的角度来看这两部书,我们也能够为保山的文化产业找到一条值得尝试的发展之路。谐趣的谎张三(《焐烂眼》、《龙王缺的东西》、《火烧房子》等),羁旅边地的杨慎(《杨状元智惩刁官》、《杨升庵的传说》、《杨慎与张含和诗》等),回民领袖杜文秀(《杜文秀避祸上拉堡》、《杜文秀告状》、《回汉友谊佳话》等),这些民间文学中的人物已经活在了保山人的心中,受到保山人的喜爱和永远的怀念。如果将他们的民间故事串连起来,拍成电影或电视剧,既有受众市场,又能发掘民间文学的价值,这样的尝试是不是值得考虑一下呢?
  来自民间的艺术,生命力也最悠久。采风民间形成的《诗经》是中国诗歌的第一个高峰,整理民间故事而形成的《西游记》、《水浒传》、《三国演义》组成了中国四大文学名著的主体,靠摆茶摊收集民间故事而撰写的《聊斋志异》也是文言小说的典范之作。这些生动事例已经说明,保山影视产业的突破口可能就在对民间文艺的转化上。

(三)

  可能最喜欢《隆阳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隆阳民间文学集成》这两本书的人就是研究保山民族民间文化的学者。在这些学者的眼光中,书中的故事可能就不仅仅是故事,更多的可能是民俗的原始来源,是文化的原初阐释,是民族的集体记忆。
  研究民族民间文化的文化人类学者看这些故事,他们能够拨开罩在神话传说上面的那层雾纱,透过故事的表象探寻到民族的原初生活本相。拿《九隆传说》为例来说吧。有学者就认为,传说中哀牢民族的始祖沙壹是妇女,由此断定哀牢民族当时还处于母系氏族社会;根据沙壹下海捕鱼这个信息,他们断定当时的哀牢民族是渔猎民族;根据九隆被推选为第一代哀牢国王这一信息,九隆时代的哀牢民族已经到了父系氏族社会末期。由于民间故事和神话传说是一个民族的集体无意识,是民族的集体记忆,它们也必将反映出其中内容所涉及的时代的文化本质,暗示出民族的心理意识与集体情感。
  对保山的民族民俗艺术研究来说,这两本书应该说是一个资料基础。且不论《隆阳民间文学集成》当中的民俗专辑部分,就是在这些民间故事传说里, 我也发现了许多有研究价值的民族民俗艺术信息,它们揭示出民族民俗艺术的文化起源意义。这样的民间故事传说,如《傈僳族“咱务杂”节的由来》、《苗族喜欢养狗的传说》、《彝族神龛的传说》、《德昂族泼水节的传说》、《德昂族文字传说二则》、《德昂族腰箍和筒裙的来历》、《芦笙的传说》等,无不是民族民俗艺术的宝贵的研究资料。作为一个多民族和谐共生的边疆地区,这些民间故事传说在民族研究方面的价值更是不可低估,特别是民族艺术对民族和谐社会的建构所具有的作用更是值得我们民族学者的重视。
  总之,我为《隆阳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隆阳民间文学集成》这两本书的出版感到高兴,看到它们能够为保山民族文化的保护和传承做出应有的贡献而感到欣慰。有文化良知的民族看重传统文化,在保护和开发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发展经济,永远不忘民族的立身之根。可以说,《隆阳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隆阳民间文学集成》这两本书就起了这样的作用,双双成为传承保山民族文化的夺目奇葩!
(作者系云大人文学院中文系中国少数民族艺术专业博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