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山文化史回首三万年(之一)

保山文化史回首三万年(之一)

作者:耿德铭  … 文章来源:保山日报 点击数:4963 更新时间:2011/9/5 2:21:43

 历史·文化—


腾冲曲石江南村出土的西汉铜案


汉庄出土的三国蜀汉墓陶塑禽畜模型

造物主的杰作———保山大地

  两千年前,现今保山市地属哀牢部族,这里的原住民“哀牢夷”是傣、佤、布朗、德昂、彝、景颇等民族的祖先。从公元前4世纪的战国中期到公元1世纪中后期的东汉前期,这里是哀牢王国的统治中心,哀牢国疆域东界澜沧江两岸,西含缅甸北部,南达今西双版纳南外地区,北抵缅甸与西藏交界处。公元69年,东汉王朝以哀牢国地及洱海区域设置了“天下第二大郡”———永昌郡,全郡231897户,1897344人,郡政府在永昌坝即今保山坝。三国时代,诸葛亮把洱海区域划出去设立了云南郡,但永昌郡地域仍然很辽阔。到唐宋时代,这里是南诏———大理国属下的永昌节度———永昌府。元明清行省时代,先在大理万户府下设永昌三千户,后来改置金齿军民指挥使、永昌府。因为永昌辖地位于我国西南“极边”,地貌独特,民族众多,是云南政区设置最复杂的区域,直到清代永昌府下仍设有土府1个,厅、县、土州、长官司各2个,安抚司3个,宣抚司5个。新中国建立后,滇西政区经过历次调整,两千多年的哀牢———永昌的政治经济文化核心区成为了现在的保山市,市政府设在已被扩大了的永昌府城,下辖隆阳区和腾冲、龙陵、施甸、昌宁4个县,东南西北与大理、临沧、德宏、怒江接壤,西北和南端连接缅甸,国境线167.78公里。
  保山市处于非常独特的地理环境之中。在地质发展史上,距今两三亿年前的古生代后期,世界上统一的大陆整块破裂为6大板块,其中的印度板块向欧亚板块漂移俯冲,两板块接触带向上掀升、断裂构造出雄浑、瑰丽、神奇的横断山系,形成了南北两大生物过渡区和迁移通道。位于横断山南部的保山境内,一系列北南纵列的巨大山系夹持着澜沧江、怒江和伊洛瓦底江上游的龙川江,三江汹涌奔流。这里有气势磅礴、动人心魄的世界第二大峡谷,有托云截日、气象万千,被称为生物基因库、动物乐园、花的海洋的高黎贡山,有蒸腾迷蒙、蔚为奇观的100多处热泉,有哀牢古国九隆王族发祥所在的神山圣岭。三江四山纵横网布的支流支脉把大地切割成无数大小块片,面积达1-170平方公里的99个坝子(平原)镶嵌在山水之间。这里是中、印两大世界古代文明的交汇枢纽。东来的南方丝绸之路,到此后横穿三江走廊再走向缅、印、欧洲,使保山自古成为“殊方异域”人口、文化、商品交流的“集散地”、“西南一大都会”。
  许多史书记载保山“土地丰腴,宜五谷蚕桑”。保山是水源相对丰富的地区,人均耕地面积、占有水量大大高于全省、全国。自古以来以农耕文明著称于世,至今保山等坝子耕地多数都是稳产高产的吨粮田,市区已出现大批优质高产的粮食、蚕桑、烟草、蔗糖、茶叶、咖啡、核桃基地。保山地处三江多金属成矿带,史书记载和现今勘查证实,区境矿产资源颇为丰富,品种较全,铜铁铅锌锡、金属硅等的开发、生产都具有相当规模。
  “保山气候甲天下”名不虚传。来自昆明的旅客的共同体验是:无论什么季节,只要一下飞机就感到气候比“春城”更舒爽。原因是保山地处来自西南海洋孟加拉湾暖湿气流通道,而北有青藏高原为屏障,南下的冷空气不易侵袭境区,加之日照充足,降雨适量,空气湿润,形成四季如春的宜人气候,气候学“舒适度”指标远高于其他地方。

保山的原始社会———史前文化

  远古时代的保山等西南边远地区,曾长期被误认为“渺无人烟”的“蛮荒异域”。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来自北京和省、地(市)、县的大批文物工作人员进行了长期艰苦的调查、发掘工作,一系列非同凡响的考古发现,证实了这里不但有过一个颇为繁盛的原始人类社会,而且是重要的人类起源地之一。
  生物进化科学告诉我们,在1000多万年前的大自然生态巨变中古猿逐渐分化为两支。继续生活在树上的一支后来演变为大猩猩、黑猩猩、长臂猿;被迫下地生活的一支,到200多万年前进化为直立人。这一科学理论相继得到了地下出土猿、人化石的确凿证明,但1992年以前国内外发现的古猿化石时间都在距今800万年以前和400万年以后,全世界都在等待新的发现来填补这段空缺。1992年1月9日是保山考古史上的一个大喜日子,多次前来保山苦苦寻觅的北京人类学家徐庆华,在隆阳区羊邑煤矿突然看到了一块保存很好的古猿下颌骨,颌骨弯曲形状和7颗牙齿的变化特征证明,它就是距今800-400万年的人类祖先,徐庆华惊喜得热泪盈眶。同时代的其它动物和植物化石则证明,一直沿着人类方向演进中的羊邑古猿,生活在温暖湿润、森林间有灌木丛和草原,山前有沼泽和水域的自然景观。这一重大发现轰动了国内外,国内各大报和日、英等国纷纷报道、评论和祝贺。
  原始人类社会经历了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两大发展阶段。旧石器时代人类从自然产物中寻取生活来源,还不会生产。保山发现的旧时期时代遗址,集中在市区中部隆阳区、施甸县的保山坝、蒲缥坝和姚关坝。6个遗址发掘了5个。有3个遗址出土了人化石,塘子沟、万仞岗两遗址的人化石命名为“蒲缥人”和“姚关人”。6遗址出土了原始人用石头、动物骨、角、牙制作的各类工具近千件,还有两件用石头打琢而成和用关节骨刮磨而成的工艺欣赏品。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文化遗物,数量最多的一大类是打断鹅卵石而成的石锤,称为“单平面砾石手锤”。其次是以锥、铲、矛、镞为代表的大量骨角牙器。出土动物化石数量大,种类多,肉食在居民生活中所占地位很高。6个遗址基本特色一致,统属一个文化共同体,被称为“塘子沟文化”,时代距今二三万年到八九千年。人们以渔猎和采集为主要生活来源。当时人们都栖息在碧波荡漾的古湖周围地势稍高的山腰、丘陵地带,附近森林、草地、河流、沼泽错综交叉,气候暖热湿润。
  到了距今六七千年的新石器时代,全市各大坝子周围山麓地带和三江河谷两岸,还有少量山岳地带,已发现人类文化遗存100多处,当时不少地方已经村寨相望。各遗址出土大量磨制石器、原始陶器、炭化稻米、家畜遗骨、竹篾器以及省内外罕见的父系氏族标志物“陶祖”、原始艺术品石刻花卉、被认为与文字有关的陶器刻划符号等等,证明当时保山已居住着各具文化特色的三大民族族系,即濮人族系(布朗、德昂、佤族祖先),越人族系(傣族祖先),氐羌族系(彝族等民族祖先),越、濮族系居住在河湖平原和附近山区,氐羌人主居山区。人们普遍定居在竹、木、草结构的地面长方形、半地穴式、干栏式房屋内,以农业、畜牧业为主要生活来源,种植稻谷,普遍经营制陶、纺织、木作、竹编等等手工业。大规模科学发掘了的龙陵怒江两岸大花石遗址具有多种民族特色,出土文物标本2500多件,陶器3万多件(片),房屋、墓葬形式、石器生产规律、陶器形状和花纹与我省其他新石器文化显著不同;石刻四瓣花卉近似大江两岸数十种植物花形,是峡谷自然景观的最早艺术写照,它的产生宣告了滇西绘画、石刻历史的开始。大花石原始居民生存在距今4017至3335年的我国夏商时代。大花石文化已经声誉远播。

保山的早期文明时代———哀牢国

  延接于保山新石器时代的是青铜时代。最早的青铜器出现在距今3335年的大花石遗址晚期埋藏层。保山的青铜时代由此延续了1300年左右。在青铜时代中后期的云南,存在过两个奴隶制国家,滇东是滇王国,滇西至缅北是哀牢王国。
  哀牢国的诞生和存续事绩,记载在汉晋以来的百多种史书中,流传在滇、川和东南亚各地(其中以哀牢国首邑、永昌郡首府所在地保山坝传说最为丰富),远在100多年前美、欧、日本的一些学者就开始译述研究,近20多年来还得到了地下出土一批批考古材料(主要是青铜器)的验证。
  有的史书记载哀牢王族的军事活动早到公元前8世纪初期,说周宣王时印度古国的三个王子率领部众入滇返印时,被“哀牢夷君主”———“前哀牢王”“阻兵塞道”遂不得归。但更多的史书,包括时代最早的汉晋史书则一致记载,哀牢王族发祥和哀牢王国肇基于九隆“神王”称王立国的战国中期,即公元前4世纪。被视为族国起源神话典范之一的九隆故事记述:哀牢山下有一个名叫沙壹的妇女,在水中捕鱼时接触了沉木,怀孕生下了十个儿子,后沉木现出龙身分水而出问她:“你为我生的儿子呢?”九个儿子被吓跑了,只有最小的儿子坐着走不了,龙亲昵地舔了他的背。沙壹的语言称背为九,称坐为隆,就给小儿子取名九隆。九隆长大后,很有统领族众的才能,又善于统兵作战,兄长(各部落首领)们一致选举他做了第一代哀牢国王。哀牢部族从此废除了推选制,哀牢王实行父子继承制,代代相传到公元1世纪后期。期间战争频繁,哀牢国有盛有衰。
  哀牢国有一整套大、中、小王王制体系,各级首领都是“王”,军事将领也称王,各级首领都集政务、军事、神权于一身。哀牢王族生活豪华,就连打猎时的着装都很精美,马笼套的金银装饰闪闪发光,平时(包括祭祀、礼宾、宴会等活动)的贵族人体装饰更多金、银、珍珠、翡翠、琉璃、玛瑙、珊瑚、宝石、水晶等等“宝货”。史书明确记载的战争有9场,其中有3场给哀牢国造成了巨大变动和社会震撼。公元前2世纪晚末期,汉武帝调动大军征讨洱海区域的昆明族,追过澜沧江,在哀牢东北部澜沧江两岸设置了不韦(今隆阳等地)、唐、比苏3县,哀牢国统治中心被迫西移到滇越(今腾冲)。公元42年栋蚕率滇池到洱海“昆明诸种反叛”,东汉光武帝又调大军征伐,公元45年追到不韦“斩栋蚕帅”,俘虏万多人、马牛羊三四万头。公元47年,哀牢王柳貌派遣儿子(后为他的继承者)扈栗,先后统率水陆两军一二万人进攻业已归属汉王朝的鹿茤部落,惨遭大败,几乎全军覆没,并死6王,与汉王朝关系十分紧张,于是决定让扈栗向汉王朝请求将不韦西南17659人的一个片区归属汉朝。汉王朝以其地并洱海及以西地区设立“益州西部属国”,封扈栗等为君长,双方关系和好,经济文化交流加速。
  今保山坝东山名哀牢山。坝西也有哀牢山,还有九隆山,山下有九隆池,保山城因“在九隆山之阳”又名隆阳城,“春满隆阳”历为保山内八景之首。千百年来,九隆池、九隆山一直是保山人百游不厌、流连忘返的“老地方”,百游不厌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一辈辈保山人在娓娓动人地讲述着发生在这里并已中外驰名的哀牢开国神话,历代文人墨客还在这里留下了许多赞美九隆山水、史事的美好诗文。同时因为九隆山“王气”很旺,哀牢归汉后新王又曾反叛,不少史书又记述着同一个故事,说诸葛亮南征时指派他的军队凿断山脉,大破了九隆山的“王气”。在保山坝西山北段的著名景区龙王塘,流传着哀牢王大战龙王的故事;溶洞奇景卧佛寺,相传为哀牢王辟建于汉代,唐代扩建。在坝东哀牢山顶岩面有“哀牢金井”,井水终年不涸,千百年间农民年年到这里观察水情以预测来年丰歉。山腰溶洞内外有哀牢后裔南诏王世隆为祭祀祖先始建的哀牢寺,寺内原塑有沙壹和两代哀牢王。寺外曾有色香味美、每个桃子足够8人品尝的哀牢寿桃园。山麓台地有史书记载的哀牢夫人墓地。山下风景优美的玉泉,当年是哀牢王的御花园。玉泉所在的大官庙村原名哀牢村,大官庙、小官庙原塑哀牢大官、小官。村北有水质清冽的公主泉,是哀牢王三公主的仙壶砸破变出的甘泉,原建有纪念三公主的庙宇。山下麦场村原为哀牢王的麦仓。金竹林村内的永封寺,是哀牢归汉时汉王朝代表郑纯和哀牢代表扈栗谈判所在地,正殿有郑、扈塑像,顶棚绘有结盟图。我省考古专家曾来哀牢山一洞穴中调查发现石刻哀牢王族群像。保山坝民间历来广传着与哀牢有关的歇后语和顺口溜,例如针对赤身或言语粗俗的人往往说:“你这人真是哀牢寺的菩萨———衣裳都不穿了!”顺口溜如:“哀牢国里有座哀牢山,哀牢山上有个哀牢洞,哀牢洞里住着个哀老官,哀老官就是哀牢王。”
  哀牢是农耕民族并以农立国,有些古老的农耕遗俗一直沿传到现在依然红红火火。保山坝哀牢山下一年两度的哀牢犁耙会被称为“农民的狂欢节”,自发前来赶会、朝山、进香和游玩的人少则两三万,多则四五万,山坡上下人山人海,数十类竹、木、藤、草、铁、石质生产生活用器摆满街头,各种传统小吃四处飘香,挑重比赛、赶猪入圈比赛、登山比赛、农具评比、洞经演奏、篝火晚会……气氛热烈而又祥和。以古老农耕传统为突出特色的这一节日,国内外独一无二。
  滇西哀牢国地已经出土青铜器千余件,大部分出土于昌宁至腾冲一带。这些青铜器包括了礼乐器、兵器、生产工具、生活用器四大类。奴隶制国家最大的两件事是祭祀和打仗,礼乐器和兵器的铸造,为的是哀牢国频繁的祭祀和战争的需要。礼乐器主要有铜案、铜盒、编钟、铜鼓和铜铃。云南出土了两件铜案,滇国铜案是名扬海内外的牛虎案,哀牢案的独特之处是不设4条腿而以两个“山”字形边框合成支撑脚架。已出土的“国之重器”———铜鼓18个,包括了国内外公认的“始祖型鼓”、过渡类型鼓和“小字辈”鼓,长幼有序;保山博物馆的建筑造型,就是一个古朴壮美的大铜鼓。15件哀牢王室、贵族的打击乐器———编钟,以精美的纹饰为其独有特色。在隆阳及其周围4个县区出土的8件鞍顶束腰高梯形大、小铜盒,隆阳及其东北3县区出土的6把人面纹大弯刀,隆阳及德宏州4县区出土的10余把凹边叉角肩铜斧,昌宁出土的一批鱼形、蝶形、蝉形、花形圆雕饰品……都是国内外罕见的哀牢特有器物。昌宁坟岭岗发掘的战国西汉墓葬群,男性墓青铜器以与战争有关的矛、斧、铠甲和有猛兽搏斗装饰的牌饰(近于护心镜)为代表,女性墓主要是装饰品和纺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