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黎贡山三条古道的形成与消亡

高黎贡山三条古道的形成与消亡

作者:肖正伟  … 文章来源:本站 点击数:4800 更新时间:2011/9/5 2:21:42

西南丝绸古道从今四川成都出发,分为东西两条向南又西转汇合于今云南大理,从大理开始,向西过永昌(今保山),到腾冲出缅甸,其中从大理至腾冲这段称为“永昌道”。而从今大理开始的永昌道到今保山坝又先后分为北道、中道、南道3条往西过怒江翻越高黎贡山过腾冲城出缅甸。这3条古道又是何时从今保山坝分岔过怒江翻越高黎贡山到达腾冲的呢?现将考述如下:
  第一条为过怒江勐古渡上高黎贡山过北斋公房古道。这条为北道,其路线是:今保山坝板桥———西庄———清水河———一碗水梁子———二道桥———瓦房———汶上———新民———勐古渡———高黎贡山北斋公房———界头———腾冲城———缅甸———印度。这条古道形成最早。据西汉司马迁在其《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西汉元狩元年(公元前122年),汉武帝派博望侯张骞出使西域到大厦(今阿富汗)见有商人在街上卖着今四川产的邛竹杖和蜀布,便问商人说这些邛竹杖和蜀布从哪里运来的?商人说这是从身毒(今印度)运来的。张骞想,身毒在大厦东南“数千里”,离今中国四川肯定不远。于是回朝廷后便向汉武帝汇报这件事。并建议汉武帝派人考察从四川到印度的这条西南通道,于是汉武帝便采纳了这个建议,认为这对进一步扩大中国领土有利无害。就立即派出王然于、柏始昌、吕越人等人出使西南从今四川成都开始考察,到了今云南大理时,被居住在这里的昆明族所阻拦,结果没有走通今印度,只听说“其西千余里”有个名叫滇越的乘象国(属哀牢国下属的一个部落王国),他们就返程回去了。实际上离这个“名叫滇越的乘象国”已经不远了,就在今腾冲、德宏一带。这条最早从今大理到保山坝,又从保山坝西行过怒江翻越高黎贡山抵腾冲出缅甸的古道也应该就是这一条。可见,这条古道至少在西汉以前就形成了。但随着中道的形成,这条古道的人流也就逐渐少了。此道至今虽然不再行走,但在一碗水梁子、高黎贡山等路段的古道遗迹还大量存在,诉说着其悠远的历史。
  第二条为过怒江双虹桥上高黎贡山南斋公房古道。这条为中道,其路线是:今保山坝板桥———保山城仁寿门———磨房沟———老鼠山———杨柳青岗坝———乌头塘———大海坝———阿东———渔塘———河湾———联合———怒江双虹桥———烫习村———大渔塘———百花岭接待站———高黎贡山南斋公房———江苴———腾冲城———缅甸———印度。这条古道略晚于北道,虽无史籍资料记载其形成时期,但可以推定应该形成于东汉设立永昌郡前后。因为在今诸葛营村东侧出土大量汉晋城砖,虽无出土文字记载说这里是永昌郡城,但可推论这里即为“永昌郡城”是没有问题的。我们认为古道的开通,主要是以汉文化为主体的文化流通。而城市又是一个地方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从地理位置上来看,诸葛营古城位距今保山城南5公里处,这条古道的起点又是从今保山城西老鼠山上去,这对于到达腾冲无疑是更便利的。可以这样认为,自东汉成立永昌郡和诸葛营古城形成,永昌到达腾冲的主干道,就应该是这条了。这时对于北道的人流自然也就会减少。
  第三条为过怒江惠仁桥上高黎贡山过天池古道。这条为南道,其路线是:今保山坝板桥———保山城南门———汉庄———辛街———蒲缥———道街———怒江惠仁桥———坝湾———高黎贡山蒲弯哨或禾木树———天池———腾冲城———缅甸———印度。这条古道何时形成,据清光绪《永昌府志》载:“在蒲缥打板箐,两山壁立,只容一人一骑。相传武侯南征时,火烧藤甲兵于此。”又说“在盘蛇谷旁,即武侯南征之哑泉也。饮者多哑。”然而传说当年诸葛亮在此烧火煮饭吃的刨石灶至今还在。这个地点就在这条古道上,从而可看出这条古道早在三国蜀汉时就已形成,并且还是一条繁华的大道。唐樊绰《云南志·卷二》(《蛮书》)载:“高黎贡山永昌西,下临怒江。左右平川,谓之穹赕(今道街)、汤浪(今坝湾),加萌所居也。草木不枯,有瘴气。自永昌之越赕(今腾冲),途经此山,一驿在山之半,一驿在山之巅。朝济怒江登山,暮方到山巅。冬中山上积雪苦寒,秋夏又苦穹赕、汤浪毒暑酷热。河赕贾客在寻传羁离未还者,为之谣曰:“冬时欲归来,高黎共山雪。秋夏欲归来,无那穹赕热。春时欲归来,囊中络赂绝。”由此可见,这段史料记载的就是这条古道早在唐代高黎贡山商旅行走的情景,是繁华而又艰辛的。说明唐南诏在今保山城始建土城并设永昌节度时,主要行走的也就是这条古道了。到了元代又进行了大的修建。《元史·卷十世祖纪》载:“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六月癸巳,诏金齿(今保山)、蒲缥、曲蜡、缅国立站递,设卫送军。”设立驿站在明朝更为重视,明景泰《云南志》载:“蒲缥驿,在城南六十里,正统十二年建置;潞江驿,在潞江安抚司北一十五里,正统十一年建置。”又说:“其本司所辖者,……打板箐、蒲缥、八湾……凡二十二铺。”如明嘉靖二年(1523年)刻立的《八湾驿站告示碑》,就记载了八湾(今坝湾)驿站设施配置情况。到清代,驿铺更多,清乾隆《永昌府志》载:“总铺南去三十里蒿子铺,三十里蒲缥铺,三十五里打板箐铺。”这条古道一直到民国时期都是繁华的,成为第三条主干道。这样对于中道人流虽然没有消失,但自然也就稀少了。
  由此可见,从保山到腾冲翻越高黎贡山的这3条古道,其形成主干道时期即大约为:北道于西汉以前,中道于东汉永昌郡设立前后,南道于三国蜀汉前后。这3条古道的人流真正消亡,主要是在民国二十六年(1939年)滇缅公路竣工通车后,才完全结束其历史使命,告别了千年人挑马驮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