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霞客的芒宽之行解读

徐霞客的芒宽之行解读

作者:政协 刘义…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137 更新时间:2019/2/13 15:58:02

  从明崇祯十二年(1639年) 农历七月初五日开始,徐霞客从保山城九龙池出发,经太保山、虎坡、锣鼓寨、大寨、干海子、玛瑙山、烂泥坝村、松坡、新安哨、打郎、猛林、猛赖、蛮边、歪瓦、北冲、箐口、卧佛寺,到七月十七日结束回到保山城,历时13天。徐霞客此行的本意是游览干海子,后来在永昌马氏兄弟的影响下才改为游览芒宽的。这条线路主要记述了杨柳乡、芒宽乡和瓦房乡的地理风貌,但目的地是芒宽的石城,因此我们把这条线路叫做“芒宽之行”线路。这是徐霞客在隆阳境内游历的第五条线路,也是徐霞客最后一次在隆阳区内进行完整的游历,足迹踏遍了板桥、杨柳、芒宽和瓦房四个乡镇。现对徐霞客在芒宽辖区内的几个重要游历地点解读如下:

  关于打郎。《徐霞客游记》原文:“二里,其中复环为一壑,闻水声淙淙,数家倚西坡而居,是为打郎。入询居人,始知上江路在外峡之西,壑东北亦有路逾岭,此亦通府之道,独西北乃山之环脊,无通途也。”

  打郎,行政村名,隶属于区芒宽乡,地处芒宽乡东南部的怒江东岸,西临怒江,北面与勐林行政村接壤,东面和南面都与杨柳乡河湾村相连。打郎村距离芒宽乡政府所在地35公里,海拔1700米,年平均气温25℃。从乡政府所在地到打郎村,需要过怒江勐赖渡口。打郎村包括老打郎、龙洞坡和缅戛3个自然村。龙洞坡因龙洞坡旁边的大箐内有从大榕树根部流出的大小两个龙洞而得名。缅戛村紧邻怒江,缅戛石龙坡山有一个壁立千仞的悬崖,紧邻怒江;石龙坡悬崖有两道瀑布,一明一暗,外露的瀑布在悬崖之上显得很细长纤秀;有一条弯曲而陡峻道路通到缅戛渡口,这是一个季节性的渡口,只在甘蔗收获季节使用。

  关于猛淋。《徐霞客游记》原文:“二里余,有聚落倚南坡,临北壑,是为猛淋。此乃打郎西山,南下西转,掉尾而北,环为此壑。其壑北向颇豁,遥望有巨山在北,横亘西下,此北冲后山,夹溪西行,而尽于猛赖溪北王尚书寨岭者也。壑中水当北下北冲西溪。其人指余从猛淋村后西南逾岭行。”

  猛淋,现在已经演变为勐林,为行政村名,隶属于隆阳区芒宽乡。勐林村地处芒宽乡东南部的怒江东岸,西临怒江,北面与大门坎行政村接壤,东面与瓦房乡交界,南面与杨柳乡河湾村相连。勐林村距离芒宽乡政府所在地16公里,海拔1220米,年平均气温25℃。从乡政府所在地到勐林村,需要过怒江勐赖渡口,原来过江是靠渡船,现在猛赖大桥联通东西,一路畅通。

  关于猛赖。《徐霞客游记》原文:“此地为猛赖,乃上江东岸之中,其脉由北冲西溪北界之山,西突为王尚书营者,下坠坞中为平畴,南衍至此;上江之流西潆之,北冲西溪东夹之,而当其交会之中;溪南即所下之岭,自猛淋南夹溪南下,峙为下流之龙砂,而王尚书营岭即其本支,而又为上流之虎砂也。……”

  猛赖,古渡口名,现在已经演变为勐赖,位于大门坎行政村与吾来行政村之间的怒江上,是永昌瓦房古道的必经渡口。勐赖渡口因紧靠流经大门坎村的勐赖河口而得名,距离芒宽乡政府所在地约5公里。勐赖渡口附近有温泉、孤峰耸立的石棺材大岩石和王尚书岭(又叫营盘山)。勐赖渡口东边的勐赖坝曾经是傣族土司早龙江的居住地,大门坎村民还保存有清代早土司的墓碑。王尚书岭在勐赖渡口东岸,王骥三征麓川时曾经驻兵于这座山上,王尚书岭因此而得名。王尚书岭上有两块平地,据当地人说那里就是王尚书的练兵场和洗马池。

  关于蛮边。《徐霞客游记》原文:“东北一峰特耸,西临江左者,为王尚书驻营之峰。西北重峡之下,一冈东突江右者,是为蛮边,昔麓川叛酋思任踞为巢。……西北三里,有溪自西峡出,北渡之。半里,有聚落倚坡东向罗列,是为蛮边。……下午雨止,遂别僧下山,宿于蛮边火头家,以烧鱼供火酒而卧。十四日从蛮边饭而行。”

  蛮边,现在已经演变为吾来,为行政村名,隶属于隆阳区芒宽乡。吾来村位于怒江西岸,北与芒宽行政村相接,东到怒江边,南与敢顶行政村接壤,西到高黎贡山。吾来村距离芒宽乡政府驻地4公里,海拔860米,年平均气温25℃。吾来村的风景名胜主要有黑山河、大叠水瀑布、龙王潭(绿荫塘)、老缅城和石城(鬼城)。

  关于王骥营盘山遗址。《徐霞客游记》原文:“东北一峰特耸,西临江左者,为王尚书驻营之峰。”

  王骥营盘山遗址,位于芒宽乡大门坎村北面的怒江边上,距芒宽集镇约7公里,与芒宽隔江相望。营盘山高约100余米,顶部东西向约50米,南北向约100余米,西坡陡峭险峙,山上树木稀少。山顶上有洗马塘。民间传说,三国时诸葛亮率军在此安营扎寨,要攻打怒江以西的老缅王。老缅王盘踞在吾来背后的山上。那里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人称老缅城。诸葛亮看到此城占据天险,难以攻打,决定智取:他命令所有士兵排成纵队,到怒江舀水传递到山顶。山顶上有一个无水的深塘。他命令士兵把水倒进深塘,然后挖了各种颜色的土调成泥浆用来染马。他又命令士兵把马时而染成红色,时而染成白色……分批放到红土坡山上。多种颜色的马成群在山上出现,对门的老缅王看到诸葛亮军队马匹众多,弄不清究竟有多少兵马,因此胆战心惊,不敢恋战而逃之夭夭。明代麓川(今德宏州陇川县)的傣族土司思伦发反叛,王骥“三征麓川”,营盘山也是兵部尚书王骥正统六年(1441年)首次与麓川叛军隔江对垒的驻兵之地。站在营盘山顶,眺望怒江对面的麓川叛军兵营老缅城,老缅城则一览无余地展示在眼前。

  关于老缅城遗址。《徐霞客游记》原文:“其后重岸上,是为石城,思酋恃以为险,与王尚书夹江相拒者也。此地昔为战场,为贼窟。……”

  老缅城遗址,位于芒宽乡吾来行政村吾来自然村北约500米处,为明代正统年间麓川叛军兵营所在地。老缅城遗址是一处易守难攻的军事要地,为进入芒宽集镇的门户。老缅城遗址为圆形巅坪,面积3万平方米,山顶长满树木荆棘,四周残留着两米宽、一米深的护营沟,和怒江东岸大门坎村的王骥军营遗址形成对峙局势。民间传说,老缅王驻扎老缅城之时,兵强马壮,人丁兴旺。他把士兵排成4-5里长的运水队,用相互传递的方式从怒江边运水到老缅城。运来的水不仅能够满足饮用,还可以用来洗马,洗马池就建在山凹里。老缅王用缅花织布供军民使用。诸葛亮南征之时,派人制了一支箭,插在老缅城门外。这支箭使老缅王大吃一惊。原来,这支箭的箭花是直径为3尺的大簸箕,箭身是14-15尺长的牛胆,箭头是一个大犁头。这也罢了,最使老缅王恐惧的是诸葛亮竟然有会飞的神马。原来,诸葛亮用木头制作了一匹巨型木马,用绳索悬挂在悬崖上,一上一下地拉动,使木马快速地上下,远观真如飞马一般。老缅王想,自己既不能使用神箭,又不能拥有神马,怎能敌得住孔明呢?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吧。于是,老缅王就率领部下,逃到今天的缅甸境内去了。老缅王走了,陪伴多年的老缅花哭了,那飘散的花絮就是老缅花的伤心泪。为怀念主人,老缅花就长成了攀枝花,变小变短的花絮就再也不能织布了。

  关于歪瓦。《徐霞客游记》原文:“于是折而北上山坳,二里,闻犬声。又里余。山环谷合,中得一坪,四五家倚之南向而居,曰歪瓦,遂止而宿。”

  歪瓦,现在已经演变为小瓦马,为自然村名,隶属于芒宽乡大门坎行政村,海拔905米,年平均气温23℃。小瓦马村地处芒宽乡东部的怒江东岸,南临勐赖河,西面和北面都靠大山,东面与瓦房乡新寨交界,整个村子的地形如一片斜躺在山坡上的瓦片。过怒江勐赖渡口之后,沿着勐赖河东行约13公里即可到达。小瓦马村进村道路为沙石路。

  徐霞客“芒宽之行”既走了杨柳古道(保山城至大寨)又走了瓦房古道(去程的勐赖至蛮边和返程的蛮边至卧佛寺),历经汉庄镇、杨柳乡、瓦房乡和芒宽乡这四个乡镇,古道路途艰险,但是景色风光迷人。徐霞客游历过的芒宽,以民族文化为特色,老缅城遗址、彝族火把节、傈僳族刀杆节、傣族爱情悲剧《叶罕佐和冒弄央》的传说、《三叠水藏金银财宝的传说》等文化旅游资源无不体现出她独特的文化魅力。

  循迹徐霞客,发现芒宽的多姿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