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其实也有另一类

北京,其实也有另一类

作者:市二院 段…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463 更新时间:2018/8/16 10:48:29

  上班,上班,上班,累了,然而不管是否情愿,生活总在催促我们迈步向前,放风吧。

  定了心,也就定了行,带上孩子,我们朝风的另一个方向出发。目的地——北京。

  对于北京来说,一年中的大部分时候这城市都笼罩在灰蒙蒙的天空之下,地面的人群永远是热闹的。上班族和游客们在咖啡馆和茶馆里进进出出,在某一个点交汇相错。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着的他们,和多肉植物一样,拥有着令人羡慕的强大的能力,将自身的优势发挥到极致。像极了电影中百老汇的替补演员们,虽然无名但都异常的努力。

  密云的城和人

  这是一个需要空调的城市,我们出发时,女儿说,“妈妈,其实保山除了发展的速度慢些,哪儿哪儿都挺好的。”我知道她指的是气候,享受惯了四季如春的气候的云南人出门,冬天怕冷,夏天怕热。

  北京是高冷的,在文化上的建树让全国人民都想当代表,去北京。然而,冬天的零下,夏天的炎热,时不时报道的雾霾还是让很多人不断地逃离,又耐不住落叶凋零又回北京。

  有人说,暑运和春运一样的拥挤,大多人都是为了莘莘学子去北大清华接受熏陶而去的北京,果不然,在携程上定北大清华周边的酒店民宿都是人满为患,最后,我干脆选择了离市区60多公里的密云区。

  我们到北京的时候是8月初,迎接我们的是热辣辣的炽热。刚迈出飞机的机舱,一阵热风几乎要把我们卷回机舱。此时已经是下午的4:20,从保山到北京,飞了3个小时,我们做的是直飞的航班,没有转机停留时间。城市上方是我所熟悉的微弱而羞涩的日光,冯姨早已在F1的2号出口等着我们。她是我们这次行程的专职师傅。上了车,一阵凉意席卷全身,冯姨说,我怕你们不适应,先“凉”好了车。一口京味腔十足浓郁,传到耳朵里,舒服极了。孩子们很快就和她打成一片,一会让她教普通话的“儿化音”,一会又教上她保山方言。有些缘分是妙不可言的,她知道我从沙溪古镇来,在医院工作。而她的外甥女曾就职北京医院,三年前辞职旅行到沙溪,就舍不得离开,开了家客栈,把家安在了沙溪。

  我们入住的是鲸密设计师风格民宿,民宿,大家都知道,他有别于传统的酒店、旅馆,这是一种为游客提供体验当地风土人情、自然文化生活的住宿方式。人们远离都市,来到青山绿水之间,住进各具风情和地方特色的民宿中,观景之后,还可以在民宿中尽情地感受当地人的日常生活。密云的民宿,可是给了我们无限的惊喜。设计师思远是个80后女孩,我俩算“一见钟情”,我坦诚,她坦心,我们北京之行路线策划“密云生态城、慕田峪长城之行、看升国旗大栅栏的住宿”都应尽了心。

  我们当晚的民宿在密云城的新北路,打开房门的一瞬间,孩子们就兴奋了起来。妥妥的“回家”,房间隔音效果佳,关上门里面就是自己的世界。在一个以喧嚣繁华的大都市,寻得一处静谧之地并非易事。当我把房间拍小视频给家人分享时,连一下古板的先生也赞叹起来。女儿也忍不住把房间的设计发给了要好的同学,同学回话:“你变了,你一下是低调的人,这一次怎么也炫耀起来了?”。

  孩子们舍不得出门,我也舍不得,女儿一遍遍强调:“果然是出自设计师之手啊,连WF都是ILOVEYOUJINGMI”,侄儿说:“找不到一点瑕疵。”的确,孩子们的世界是单纯的,小小的惊喜就会满足不已。进门的鞋柜上有温馨的提示,“欢迎回家 请换拖鞋”。客厅、沙发、电视、餐桌,甚至连卫生间,哪儿哪儿都舒服,我们都很喜欢。

  长城之旅

  我们从怀柔出发,爬的是慕田峪长城,和我之前爬过的八达岭相比,感觉长城更长,人更少,不用去看人头。我们坐摆渡车到景区底下后就开始往山上爬,计划上山时步行,下山乘缆车或滑道,然在下山时也是步行而下。在高温的天气爬山确实需要勇气,几分钟后,我们就开始汗水淋漓。侄儿的脚在一次打篮球中受过伤,上山途中累到几次要放弃,后来咬牙坚持了下来。

  慕田峪被群山环抱,享有“万里长城慕田峪独秀”的美誉,据说是明朝万里长城的精华所在。这里关隘险要,敌楼密集,建筑结构有着独特的风格,是全国明代长城遗址中保存最完好的长城。由城墙、敌楼、关城、墩堡、营城、卫所和烽火台等多种防御工事所组成。依山就势,以险制胜。我们最先达到的是7、8号敌楼。我们在长城上认真走着,似闲庭信步,这里游人不多,没有摩肩接踵的急促,不时会遇到一些外国友人。几位年轻的外国女子迎面走了过来,一路说说笑笑,身上简单至极,一件丁字吊带,一个双肩包,不像我们“把自己武装到牙齿”,头戴太阳帽,穿了防晒衣,头上还打了一把伞。一群身着绿衣的年轻男孩从我们身边走过,朝气而有活力,一瞬间,我以为是梅西带着足球队员们穿越到了长城。

  在皇城行走并不是我们这次的重点,但是既然到了北京,不去看看好像并不符合“仪式”,我们就象征性的去了故宫。人多得下“下饺子”,我们混沌而盲目地随着人走着,看着,听着。抚摸着旧城墙的砖瓦,听着它们向我们诉说着明清的故事。

  下山后直奔了我们定的酒店——正阳西舍,就在德云社对面的胡同里。推门进入大堂的一霎那,仿佛进了天堂,凉快极了。前台的小姑娘在我报了名字后,就打电话告诉她的老板~小陆,小陆很快就到我们身边,一边表示欢迎,一边表示歉意。他说“姐姐你们从思远的民宿过来,一定对我的酒店会有些失望。”然而,事实并非他所说的那样,我们的房间是有窗户的,这在天安门附近已经算“高端”了,房间除了面积小些,其它的细节和思远的民宿有80%的相似度。

  我给冯阿姨、思远、小陆都分别带了咖啡豆,保山的小粒咖啡,他们都很喜欢。我们聊起了咖啡,聊起高黎贡山,聊起腾冲的火山热海。几天来的旅程,仿佛就和相识多年的朋友在一起聊天。

  凌晨4:00,我们起来去天安门看升国旗,白天到老前门乘坐铛铛车,感受老北京有轨电车的记忆。也奢侈了一回,去庆丰包子吃了包子和酸梅汤。到鲜鱼口看人来人往,到北京坊pageone书店去看书,去胡同里看赤胳膊的黄包车师傅脖上挂的毛巾在一滴一滴的淌汗。“好嘞,您楼上请”一声声北京方言让我们感受着老北京浓郁历史文化。

  名校之旅

  最后一天的行程是参观“北大”与“清华”,校门口的人群之多是超出我的想象力的,是的,很多人,几乎都是家长和孩子,我和孩子是其中之一。父母们牵着孩子的手,带着渴望与梦想,在校门口排队,等候着进去。两校的门卫人员成了最忙碌的岗位。

  北大清华,是很多莘莘学子和家长的梦想,当年也曾是我的梦想。来之前,我几乎带着一颗膜拜的心。

  在北大的未名湖,景色如诗画,这个季节,在北方能有这样的景已实属难得。钟亭、祁隆石碑与未名湖相映衬,几株未知名的花儿开得正欢,一对水鸭在水里嬉戏。

  北大的校园太大了,半天的时间,我们走了近乎两万步,才绕了校园的一小部分。

  转身,我们来到了清华大学西门。大门上面的“清华园”字体刚劲有力,就是我心中心心念念想了一万次也在各种视频里看了一万次的熟悉,它是清华的象征。

  我们去时,正值暑假,校园里看不到三三两两刻苦学习的学生,都是到校园参观学习的游人,不时碰到的是抬着喇叭讲解的旅游团。我恍惚了,这里是校园还是景区?三伏天里,在校园行走,我们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走到脚底板火辣辣地疼起来,我们才不舍地离开校园。说实话,这次名校之旅,我打的是陪孩子们的旗号 ,但其实也是满足了我多年来的夙愿,看看北大的未名湖,吃一餐清华的校园餐。我和孩子们,也算各取所需吧。

  孩子们最喜欢的是密云的民宿。离开密云时,主动把用过的拖鞋放置回原位,把垃圾整理好带下楼,锁上门,仿佛我们不曾来过。下车时比平时都要主动和师傅说声“谢谢您。”每认识一位新的陌生人都会主动去学习普通话的发音,把自己“儿话”。这一次的行程,我几乎都没怎么拍照,女儿说,有些东西记在心里就好。我策划好的是“旅程”,他们给我的是“旅行”,仿佛瞬间长大了。

  在去首都机场的路上,师傅小李告诉我们,他是河北保定人,在北京30年了,虽然户口还在保定,但自己的心早已是北京人。北京这个城市是包容和接纳的,在北京,临晨两点小女孩独自出门都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在北京生活的人,素质都很高。

  北京之行是结束了,但却成了我脚步开始的出发。是的,最难的不是如何抵达,而是如何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