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彩纷呈:保山传统习俗齐“赶”花街

异彩纷呈:保山传统习俗齐“赶”花街

作者:苏加祥  … 文章来源:保山日报 点击数:5545 更新时间:2011/9/5 2:11:30

民族民间文化:摇曳的本土风情

  走进梨园路东段,扑面而来的,是浓郁的民族民间文化气息:琳琅满目的竹篾制品、多姿多彩的民族服饰、式样各异的民族乐器、别致典雅的工艺精品、庄严威武的民族图腾等等。五县区的这些展品,实在让人惊叹叫绝。
  隆阳区展出了苗、彝、傣、傈僳四个民族的服饰以及乐器、日常用品:长号、吹号、二胡、三弦、四弦,弩子、长刀,动物头骨,还有木制手工纺织机、600公斤的大香炉等,把个民族文化摆弄得风情摇曳。龙陵的黄龙玉精品依然炽手可热,成为游客们的“钟爱”;还有原生态产品草包土鸡蛋,也十分畅销。昌宁的苗族服饰作为保山市第一批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项目,自然成为外地游客们首选参观和合影的对象。施甸的腌腊展台前挤满了前来咨询的家庭主妇,她们一一记录着腌制酱菜的原料、流程。腾冲的药品、茶叶也非常抢手,果脯成为外地游客带回去馈赠亲友的佳品。
  除此之外,在这条街上,还可以领略保山戏剧演出团演出的端阳大戏:民族舞蹈、古典舞蹈,滇戏、花灯、京剧等,都是名舞名剧,是一场正宗的“视听大宴”。
  当然,百米长的大街上展品自是数不胜数,唯有亲自观光一趟,才能感受到保山丰富多彩的民乐、饮食、陶器、古道、服饰等民族民间“瑰宝”!


隆阳区芒宽乡展厅的傣家妇女在织机前为游客进行操作表演“织布”

“最是夕阳醉意浓”

———2007端阳节保山大理书画联展小记

  “巍巍城楼接丽天,铮铮铁骨曾屏边。历经千载风霜后,广厦连云遒梦牵。”保山永昌古城、大理太和古城,千年以来为滇西历史文化的发展树立了丰碑,伴随着新中国的繁荣与发展,保山与大理,从此走向了光辉的历程。2007端阳花市期间,在市文化馆开展的两地书画联展,为保山传统佳节献上了一份大礼。他们用心血泼墨抒发身心,歌颂祖国大好河山、歌颂党的英明领导、歌颂改革开放带来的光辉、歌颂两地无限风光、歌颂各族人民的艰辛创业。画展共展出100多位书画家的120幅作品,有“叙说”两地友谊的,有描绘两地山水的;有表现为人处世的;有抒发哲理思想的……用展品中的字句和留言簿里的话来说,此次联展,堪属“诗品文意,翰墨芬芳”,充分反映出两地“神龙腾飞,共创和谐”的精神主旨。


开幕式文艺晚会热烈奔放的舞蹈

永昌古乐端阳夜

  在灯火辉煌的易罗池内,端阳期间每天晚上8点半以后,由陶祖武医生发动组织起来的团队都会倾力为观众演奏出经典的保山洞经古曲。洞经是流传久远的传统古乐,经文精深、音律庄重、优美动听,是高尚、吉祥的象征。8年前,陶医生邀约十多个古乐爱好者,借市歌舞团的场地组建了博南艺术团,经过几年的发展,目前,已经有了50多名团员,他们当中,年纪最小的50岁,最大的已经68岁了。这其中有文工团退休的专业演员,更多的却是来自各行各业的业余爱好者。他们自己花钱定制服装、买乐器、维持团队日常消费,条件是艰苦了点,但平日里却是严格的专业水准训练。工夫不负有心人,这支团队多次参加省级比赛、赴大理等地演出,获得了省内外游客的好评,听众们亲切的称他们为“红夕阳”、“俏夕阳”。
  艺术团的成员非常辛苦,他们每晚需要演奏两场共20多个曲目,有《孝顺歌》,有《倒吹莲·大团圆》等。团里的演员们说:累点苦点不算什么,我们要用手中的乐器歌颂新时代,呼吁大家加入“三万三讲”的队伍中,共同为构建“和谐社会”而努力!

花市药农:尽显“药王”风流


瓦渡两位售药的药农在研究分析:游客到底喜欢哪一类药?


   汉庄大堡子的王姓妇女售药纯属一种“提醒”:现在洗“药澡”太贵,用我这个药洗一次,只需4-5元钱!

  保山端阳花街,旧时俗称“药街”。今年的“药市”之上,各种草药在保山天津中学附近的四条大街上,琳琅满目,争奇斗艳,尽显“药王”风流。
  据业内人士透露:被称为“植物王国”的云南省,中草药的种类达6000多种,今年保山药市上的草药种类绝不会低于4000多种,其品种之繁多超过往年的端阳药市。
  地处大山深处的隆阳区蒲缥镇黄泥村,今年44岁的村民熊朝树,从14岁开始就随父亲上山挖药,至今已越过30个年头。他向记者介绍自己的挖药经历时颇有点“药王”的自豪:云南有6000多个草药种类,不是吹牛,我至少挖过2000多种,卖出的药少说也要有10多汽车!有人问他:那你算得上是保山的“药王”了?此时熊朝树感到自己的“牛”实在是有点“吹”大了,打算“谦虚”一下,但想想那漫长的30年挖药的辉煌经历,在别人面前实在舍不得“保留”,因此仍坚持说:“在保山,我大概算不了什么,但至少在蒲缥、在我们黄泥村,称上个‘药王’,恐怕不算吹牛?”说完,看了看身边随他一起来卖药的3个侄儿子。3个老实的侄儿子急忙附和着说:“不算吹!不算吹!”其实,熊朝树今年花街上卖药的收入,也只2000来元,加上3个侄儿子所卖的最多也仅6000多元。他说,我跟我的侄儿子们,每年也就端午节期间来卖一次药,平时我们主要还是以盘庄稼为主;我们来卖一次药,目的是想提醒大家一下:要经常学会用点草药,这样毛病就会减少一些,等大病来了才进医院,恐怕已经晚了。比如进入“三伏天”,应该找一点“发散”类的药驱驱“邪”、去去热;到热天,过去的保山,大部分人有洗“药澡”的习惯,像妇女产后用蟒草、透骨草、九里光、香菜等类药煮后洗身,这对身体有好处;我的看法是,不仅女人应该恢复这种习俗,男人也要养成这种习惯。在熊朝树旁边的一个姓王的妇女,是汉庄镇大堡子村的人,她卖的草药类都是妇女洗澡用的蒿子一类的“扫毒药”。王姓妇女说,从家里拿来的这些药,总共只卖得20来元钱,眼下大部分人都不喜欢洗我们老百姓的“药澡”了,城里人洗“药澡”都到“店”里去洗,一洗就是百多元,我帮他们算算,太划不来了———买我这个药回去煮了洗,多便宜!
  记者三天在药街上的采访,发觉今年不仅卖中草药的人增多,买中草药的人也增多。一个抱着一大捆草药的中年男人说,一有病就去看医生,不是好事;要学会自己买点草药“管理管理自己”,这样长期做下去,对自己的健康绝对是台好事!
  买药人有买药人的“说法”,卖药人有卖药人的“道理”,因此形成了今年药市极为繁荣的景象。但也有人担心,保山地界内有些草药在逐步减少,会不会影响保山中草药类今后的发展?熊朝树说,挖药要有“药德”:比如要坚持“逢冬不挖,逢春不采,”同时还要抱定一个“挖一留一”原则。他的理由是:冬天各种植物都在“睡觉”(植物休眠期),你不要去吵“醒”它;春天是它们长“身体”的时候,你更不能去惊动它们;不得不挖的时候,要挖一棵留一棵,不要把它挖绝了。这样,山上的药就会永远有“种子”,永远不会断了后代!


美丽壮观的花市主门


博南艺术团在易罗池内演奏永昌古乐

民族民间文化街一角

花市欢乐大看台”文化宣传展示活动之“舞动龙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