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深处写华章

峡谷深处写华章

----保山市隆阳区“最美家庭”事迹

作者:闵黎黎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239 更新时间:2015/7/28 9:05:05

  在神秘美丽的怒江大峡谷深处的芒宽乡,有一个被乡亲们传为美谈的“书香家庭”,这个家庭的男主人经过自己坚持不懈的追求,从一名犁田耙地的普通农民成为一名“农民作家”、“乡村诗人”,并通过努力,考取了公务员,成为一名国家干部;女主人则从保山城区嫁到芒宽热区,与丈夫相夫教子、孝敬公婆、勤俭持家,默默地传承着“忠厚勤劳、读书耕田”的家风,使整个家庭既充满了书香,又溢满了温暖,这就是家住保山市隆阳区芒宽乡新光村浪坝小组的王国文家庭。

  今年42岁的王国文(笔名王柯)受父亲的影响,从小喜欢看书读报,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就经常自己购买连环画、杂志等,并很好地进行收藏,至今已有家庭藏书1000多册。因经常看书读报,而且喜欢文学,经过自身不懈的努力,王国文16岁时就开始在一些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1992年高中毕业后,王国文家的书越来越多,除了父亲以前订阅的一部分书刊外,他自己还购买、订阅了一些报刊杂志。因平常写的文章还可以,且书法功底也不错,1993年,王国文被当地的小学聘请为代课教师,后又于2000年当选为新光村民委员会副主任,并连选连任三届至2009年。在此期间,他在《中国新农村商报》、江西《微型小说》、山东《青年作家报》、重庆《摩托车信息》、《云南日报》、《边疆文学》、《今日民族》、《云南广播电视报》、《春城晚报》、《保山日报》、《活水》、《高黎贡》等报刊杂志发表散文、诗歌、通讯、报告文学、小说等各类题材文章500多篇(首),他不但收集了两大本剪报,出了一部《拥抱高黎贡》散文集,而且还装订了三大本自己的诗集、小说集、新闻作品集。被吸收为隆阳区文联会员、隆阳区文学学会会员,2012年当选为隆阳区作家协会常务理事,被誉为隆阳区的“农民作家”、“乡村诗人”,并荣获“隆阳区优秀文艺工作者”和“优秀通讯员”称号。2009年11月,通过参加云南省定向招聘乡镇公务员考试,王国文考取了公务员,进入党政机关工作,成为了一名国家干部。

  王国文一家不但喜欢读书,而且惜书、爱书,也喜欢与邻居们分享读书的乐趣。每当买了新书或两个孩子发了新课本,一家人都要一睹为快,先浏览,再细看,然后品读。因家里书籍多且家人都热情好客,所以邻居们都喜欢到他家看书、借书,以查阅资料、收集信息,而王家也经常热情地为乡亲们提供一些信息,与乡亲们共同分享书籍所带来的“无形的资源”。在书籍这个“人类进步的阶梯”上,可以说,王家人都在不断攀登,并且在传递着“接力棒”。因受曾祖父、祖父、父亲的影响,女儿王晓艺、王晓萌也非常喜爱读书。上高中的大女儿王晓艺虽然发育不良,身材瘦小,但却非常懂事,上学从不乱花钱,周末回家总是帮爷爷奶奶干家务,为爸爸妈妈洗衣服,传承着农村的质朴和善良;小女儿王晓萌聪明伶俐,学习勤奋,在学校曾多次荣获“优秀班干部”、“三好学生”、“红色少年”等荣誉称号,她的理想是当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今年38岁却苗条漂亮的瞿福会与王国文自由恋爱后于1995年从保山城区嫁到了芒宽,当时的整体环境和家庭条件并不算好,但她却从来未嫌弃过这里的一切,不会干农活,她就在婆婆的带领下一样一样的干,不会做饭,她就跟小姑认认真真地学,虽然当时的房屋并不是什么高楼大厦,但是在她的精心收拾下,却是那么的整洁有序、和谐温暖,亲朋好友们都说:“一进小惠(瞿福会小名)家,就感觉怪舒服,到处亮堂堂的,风水好啊”,其实,这种感觉是与她的勤脚快手、爱做爱干分不开的。

  在寨子里老辈子人的眼里,瞿福会是“嘴有一张、手有一双”的人。她不但爱学爱干,也爱说。对父母长辈,她说孝顺尊敬的话,对丈夫,她说关心支持的话,对女儿,她说教育、引导的话,对邻居,她说团结、和睦的话,对亲人朋友,她说真诚友善的话……

  2008年,王国文带着大女儿到昆明儿童医院检查身体时得知女儿发育有问题、身材长不高时,父母亲和妻子十分难过,但他们一家人始终对身带残疾的大女儿不离不弃,经常在节假日陪她看书、游玩或带着干家务活,增强她的独立能力和自信心。2013年,大女儿王晓艺在保山市第八届“少年儿童书信大赛”中荣获第三名,既给她自己也给整个家庭带来了欢乐和自信。

  刚成家的几年里,夫妻俩起早贪黑,种烟叶、砍甘蔗、收包谷、卖蔬菜,一心一意持家立业,为的是让父母能过上更好的日子,让女儿健康成长。2006年,夫妇俩在老宅地建盖了一幢二层小楼,小楼建好的第一天,他们首先就将父母搬进新屋居住,然后才搬自己的房间。2012年,夫妻俩省吃俭用并用住房公积金贷款在保山城买了一套住房后,也是首先为父母留下一间卧室,让父母有一个清静的住处,有一个愉快的心情。2013年3月,父亲王才因心脏病住院期间,王国文安排好工作后请假照顾父亲,给父亲送饭、穿衣、洗脚,父亲出院回家后,王国文只要有空就跑回家陪他说说话或住上一夜,给他带点食品或几本书,每当这种时候,父亲的心情都十分地好。寨子里30多户乡亲或亲朋好友们来看望他的礼品,他都要分成几份给邻居和孙子孙女们,还总是说:“我也吃不掉多少,放长了过期了,丢掉又可惜,‘搭伙吃大伙香嘛’!”父亲闲不住,每天都要把院场打扫一遍,还满有兴致地修剪花草,把农家小院弄得清爽宜人、花香四溢。去年9月,母亲因摔伤手臂住院期间,瞿福会也跟丈夫一样给婆婆喂饭、洗澡、泡脚、穿衣,一家人和睦温馨,虽然身有病痛,但却心情愉快,邻居们都说:“王家儿女有事做,但老人不孤单,这样的家庭确实难找呀”。

  王国文的母亲陈世巧因小时候生活困难,练就了坚强不屈、勤劳善良的性格,时至今日,已年过六十的她依然还保持着做事麻利、整洁大方的风格。她做的菜真有“家”的味道,她和老伴的卧室随时保持清洁明亮,许多亲朋好友来到家里,都要尝尝她做的菜饭和小吃,也要到她的卧室看看她年轻时端庄秀丽的照片,听她讲讲过去的往事。母亲虽然没念过书,但却满肚子的故事,她讲的故事总是充满意想不到的趣味,这些故事伴随着儿女们成长,现在又伴随着儿女的儿女们成长,因此,母亲的故事已经是“奶奶级”的了,但她的孙儿男女们却很爱听,特别是王晓萌将奶奶讲给她的故事拿到课堂上去讲,竟获得满堂喝彩。母亲陈世巧吃得苦,也会享受生活。她经常去逛逛超市,买些符合她年纪的时髦衣服,有时候也进进美容厅,染染头发洗洗脸,“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可能会有个别“老古董”说些风凉话,但她不在乎,她只希望自己过得自在些、自信些。因此,王国文很赞许母亲的做法,有时候还让妻子主动带着母亲去保养一下。因为他深知:一个农村妇女能在劳作之余充分享受生活,这是她莫大的快乐,母亲的快乐应该就是儿女的快乐,有谁能阻止这种快乐呢?

  通过几年的打拼,家庭生活有了起色。王国文也当选为村干部并考上国家公务员后,夫妻俩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一切,他们不但要搞好自己的“小生活”,更要多关注乡亲们的“大生活”,时常为村民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2000年,他家被评为芒宽乡的“十星级文明户”。王国文一家人热心公益事业,村子里修路,他家除了缴纳自己的筹资外,还积极捐款,修路占用到自己的土地面积时,他家从不为难集体,总是积极支持。几年来,王国文一家人为修路、为灾区、为学校捐款已达2000多元。2015年春节前夕,王国文看到距离六曼公路较远的寨子没有路标,很多人都找不到时,就东奔西走拉石头、找石匠、写寨名、刻字体,筹资、垫资并邀约小组里的热心人于大年初二投工投劳为寨子立了一块指路碑。村民们都说:“寨子美了、房子美了,但如果没有象国文这样热心为寨子‘打扮‘的人,我们的村庄也不会‘亮“起来。目前,他又计划着为寨子写一部寨谱,让子孙后代们记住寨子的来历、记住自己的祖籍,记住自己的家乡而更好地建设自己的家乡。

  乐于助人是王家人的一个“家传”: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从昆明到浪坝寨子插队的知青有好几个都在他家吃住过。当时,王才、陈世巧夫妇年纪比知青们大一点不多,他们把知青当成自己的兄弟姊妹,除了帮知青干农活完成生产任务外,还热心地为知青们织毛衣、补衣服、给粮食、送蔬菜,现在已年过六十的昆明知青陈萍英、邓欢五、於怀昆等人还经常回到浪坝“娘家”来看望他们,逢年过节都要带礼品或打电话回来问好。可以说,这一份至真至爱的情谊,是王家人用自己的真诚和热情“烤”出来的;2015年6月,邻居李大爹家建房资金不足,导致房子建了一半就停了工,眼看几吨水泥就要过期报废了,王国文得知情况后,主动为他家写申请、找材料、托人情,三番五次到信用社办理手续后贷款10万元解决了燃眉之急;寨子里的老张叔因放牛割草不慎摔伤了腰,王国文及时用自己的车把他送到已驶出车站10多公里的班车上去保山治疗,后来还亲自到医院看望;乡亲们家里有婚庆喜丧之事,他和妻子都要抽空回去帮忙。俗话说“人不亲土亲”,虽然寨子里的亲戚不多,但在王国文夫妻二人心中,全寨子100多户人家都是自己的亲戚。大家都说“国文一家子都是热心人,随时笑咪乐呵的,只要遇到他家人,赶街生意好,连打麻将都赢个不得了哟!”如今,夫妻俩多数时间在外工作,每次回家,瞿福会都会替寨子里的大姑娘、小媳妇们买些衣服鞋子或化妆品之类的东西,让大家一同“领导最美乡村潮流”,每次夫妻两都是到村头就下车,一路和乡亲们拉着家常回去,他们的手机电话簿里大部分都是乡亲们的号码,四乡八邻的人们也经常打电话联系或找上门来叙旧或请求帮忙解决些小问题,夫妻俩总是乐此不彼为大家提供帮助,在他们心里,只有“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王国文家庭只是中国千千万万农村家庭的一个缩影,他的父亲母亲就是中国农村千千万万忠厚朴实、勤劳善良的劳动者中的一员。他们不懂哲学,却能把庄稼读穿,他们文化不高,却知忠孝礼仪廉耻,他们翻种土地,也耕耘生活。最重要的是他们始终秉承着祖父当年写下的“一等人忠厚勤劳、两件事读书耕田”的家风祖训。

  孩子们一天天长大,父母亲一天天老去。时光就是这样有意而无情地把迎来和送往揉合在一起,让亲情变得让人既喜又悲。王国文夫妇虽然每个星期只能回家一两天,但他们随时都牵挂着父母的身体健康和日常生活,每天都要打电话报平安、问平安。孔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为惧”。意思是父母的年纪不可不知道并要常常记在心里,一方面为他们的长寿而高兴,一方面又为他们的衰老而恐惧。确实如此,父母盼望孩子们长大并有所成就,而孩子们也希望父母亲健康长寿共享天伦之乐。家庭生活,总是在代代相传中生生不息的。王国文说“我愿意用父母亲给我的血脉延续他们的希望、浇灌他们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