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会兰:让爱流淌在岁月两端

郭会兰:让爱流淌在岁月两端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031 更新时间:2014/11/26 17:10:36

    一群老人,他们或无儿无女,或无人照顾;一个女人,她很普通,却比一般人更懂得坚守,28年来,她每天都做着同一件事—为五保老人洗衣做饭,端屎端尿。
    家的这头,老人是她的大孩子

    初冬的水寨,寒意来袭。距保山城区30多公里的水寨乡敬老院里,88岁的李宝金和62岁的王新全坐在院场的石凳上,边晒着太阳边嗑着瓜子。50来岁的“老长远”和 “阿牛”正在嬉笑打闹。
    “这人老了吧,就更像孩子了,这话一点不错。”身着蓝色对襟棉袄的郭会兰看着院子里正在聊天、嬉笑的老人们笑眯眯地说,“他们都是我的大孩子。”
    68岁的郭会兰,个子很高、身材微胖,交谈中,不善言辞的她经常局促地捏着已经洗得发白的衣角。她很普通,但却比一般人更懂得坚守。在敬老院方寸之间的土地上,她默默奉献了半辈子。
    水寨敬老院建立之初,郭会兰就开始在这里工作了,从最初只有8位老人到最多时30多人;从本村范围扩展到来自全区各乡镇村组的老人;从老人们的衣服全部需要手洗到拥有第一台洗衣机……27年来,郭会兰照顾了近百位老人。28年来,敬老院变得更宽,设施更加完善,郭会兰的身体却每况愈下—精力大不如前,癫痫病发病频繁了,患有旧疾的腿行走时更加疼痛了。
    现在的敬老院,连上郭会兰共有3名护工不分白昼地照顾20位老人,其中年纪最小的45岁,最大的88岁,他们大都或没儿没女无人照顾、或身体残疾无法自理。
    7时起床,打扫卫生,做饭、洗衣,闲暇时间陪着老人们晒晒太阳,聊聊天解闷,是郭会兰每天必做的工作。
    “有些日常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我每天得帮他们端屎端尿。”说起工作,郭会兰的话开始多起来,“我们还要教他们洗澡换衣服,保持个人卫生,至于每天的饭菜,也是我们做好给他们送去,每顿有肉有菜,他们爱吃呢。”
    “阿秀对我们好着呢,我们有个头疼脑热的,她忙前忙后的像照顾她的子女一样照顾我们。”在敬老院里,老人们都亲切地称呼郭会兰为阿秀。
    “去年7月份,多亏了阿秀啊,如果不是她,我现在还不知在那呢。”施翠英回忆起去年生病的事。
    去年7月的一个晚上,患有胰腺炎的施翠英犯病了。当时已经是夜里12点,郭会兰没有丝毫犹豫,立马起床叫上其他两位护工,把施翠英送到了卫生院。这一打针,就是一整夜,郭会兰安排两位护工回去照顾好敬老院里的其他老人,自己守在病床前,一夜没合眼。施翠英在卫生院住了3天,郭会兰在她身旁陪护了3天。
    “我们基本每天晚上10点半查一次房,凌晨1点又查一次房。”水寨乡敬老院的护工郭永英说,“阿秀姐太负责了,我们担心她的身体,让她晚上不要起夜查房了,她死活不肯,说这些老人都是她的大孩子,要看着他们睡了她才放心。”
    “工资啊,最开始60块,现在960块,多少钱并不重要,我就是想照顾他们,这么多年来,都有感情了,哪能说走就走,他们就跟大孩子似的,哪能没有我的照顾。”郭会兰淡淡地说。
      家的那头,孩子是她的小帮手
“路的那头,就是我的家。”顺着郭会兰手指的方向,一条被岁月沉寂的古道弯弯曲曲地伸向远处。
从敬老院到她的家,800米的回家路程,一般人只需10分钟,但瘸着一条腿的郭会兰,则需要20分钟左右。“我每天都要经过这条路,中午敬老院没事儿的时候,就回家看看家人。”
在郭会兰的28年里,工作与生活早已密不可分。
“我的工作比较特殊,必须吃住在敬老院,所以孩子们经常来敬老院看我,还别说,他们还真帮了不少忙呢。”郭会兰笑言。
    从儿子到儿媳,再到孙女,在郭会兰家里,每个人都是敬老院的小帮手。提起到敬老院帮忙的经历,郭会兰的儿子陶以春记忆犹新:“第一次去帮忙时,我才17岁,那时候敬老院就我妈一个工作人员,忙不过来的时候,我就去帮忙做饭和打扫卫生。当时有个叫马占曲的老人,卧病在床很久,我妈一直尽心照顾他,直到    老人去世,当时老人生活不能自理,我妈每天都要把饭菜做好喂他,老人去世后,妈妈伤心了很久。”
    帮妈妈干活,陪妈妈难过,是陶以春爱妈妈的方式。在陶以春快乐温暖的儿时记忆中,也有妈妈专注耐心地喂他吃饭的片段。那时,妈妈总是把他揽在怀里,把小勺里食物的温度吹了又吹、试了又试,然后再小心翼翼喂进他的嘴里;放学回家,闻着从厨房散发弥漫开来的饭菜香味,他会欢快地叫嚷着肚子饿,看妈妈慈爱地盛饭给他。那个时候,他觉得妈妈是天底下最好的妈妈,却并不觉得她有多伟大。后来,当他看到妈妈像照顾他们一样照顾敬老院里的老人时,才意识到母亲心里装满了大爱,才意识到母亲很伟大。
    “我们都是农村人,没什么文化,但从小看着我妈妈照顾敬老院的老人,我们也体会到付出的快乐,我知道自己能力有限,但别人有个什么事,还是会尽力帮忙。”陶以春擦了擦额头的汗憨厚地说,“妈妈给了我无私的爱,也教会了我如何去爱别人。”
    年夜饭对于中国家庭来说,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一餐,每逢这个时候,都要全家围坐在一起,共同举杯相互祝福,但在这个家里,郭会兰已经缺席了整整28年。“越是过节,就越要和老人在一起,他们没有家,我要给他们一个家。”郭会兰讲话很直白。
    “以后妈妈干不动了,我想接她的班,继续干下去。”郭会兰的儿媳妇王玉英说。
    是啊,经过28年的岁月沉淀,郭会兰坚守与付出的可贵品质,早已融入每个家人的骨子里。“你们看,我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使,这鞋底就是她儿媳妇帮我纳的,她们一家都是好人。”“就是就是,那天搬东西,也是她儿子帮我搬的”……邻居们争相讲述着乐善好施的郭会兰一家。
    28年过去了,郭会兰也老了,家人希望她退休享清福,但她不肯,她心中放不下的还是敬老院里那些需要帮助的老人。
    28年的风雨,她心里的爱就这样在家与敬老院,在孩子与老人的岁月两端温情流淌着。